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关系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3-11 16:40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语言学论文
摘要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 极向上的社会心态。大学生作为社会成员中的一批大规模群体,其心理健康教育是心理服 务体
摘要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 极向上的社会心态。大学生作为社会成员中的一批大规模群体,其心理健康教育是心理服 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关注成长性心理问题,增强学生自我管理,从而更好的成长与有 效的学习和生活。大学生宿舍的成员大多来自不同地方,习惯、性格、文化、思想等存在 差异,容易发生冲突与矛盾,这时如何应对出现的问题,关乎宿舍人际关系和谐水平,进 而影响个体孤独感的体验。因此,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都是学者们研 究的热点方向,也成为学校、社会、国家关注的重点。本研究探讨应对方式如何在大学生 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之间发挥作用,对其进行中介效应检验,分析模型是否符合现实。
本研究以广西五所大学的977名大学生为研究对象,采用Russell与Cutrona编制的 UCLA孤独量表(第三版)、解亚宁编制的简易应对方式问卷(SCSQ)、杨荣修订的大学 生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进行问卷调查,应用SPSS和AMOS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与建 模,结果如下:
(1)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在整体上表现困扰较少,在性别和是否独生上存在显著 差异,具体表现为:①男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困扰显著高于女生;②独生子女的室友支持困 扰显著高于非独生。
(2)积极应对方式平均分高于消极应对方式平均分,两个维度在以下人口学变量上 差异显著,具体表现为:①男生的应对方式显著低于女生;②独生子女的应对方式显著低 于非独生;③文科生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理工科学生;④大一学生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大 二、大三学生,大四学生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大二、大三学生。
(3)大学生的孤独感在总体上处于偏上孤独水平,在性别、学科、年级上存在显著 差异,具体表现在:①男生的孤独感显著高于女生;②理工科学生的孤独感显著高于文科 学生。③大二、大三学生的孤独感显著高于大四学生。

(4)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应对方式、孤独感二个变量两两显者相关。宿舍 人际关系各维度与孤独感显著正相关;应对方式与孤独感显著负相关;宿舍人际关系各维 度与积极应对方式显著负相关,与消极应对方式显著正相关。
(5)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和应对方式可以显著预测孤独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 中的交谈因子和应对方式中的积极应对是孤独感的最重要预测源。
(6)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可以直接与预测孤独感,又可以通过应对方式间接预 测孤独感。
1 弓IW 1
1.1提出问题 1
1.2研究目的与意义 1
1.2.1研究目的 1
1.2.2研究意义 1
1.2.3研究假设 2
2规雛 2
2.1宿舍人际关系的石开究综述 2
2.1.1宿舍人际关系概念 2
2. L2人际关系相关理论 3
2.1.3人际关系测量 4
2.1.4宿舍人际关系研究现状 5
2.2应对方式的研究综述 5
2.2.1应对方式概念 5
2.2.2应对方式相关理论 6
2.2.3应对方式测量 6
2.2.4应对方式研究现状 7
2.3孤独感的研究综述 8
2.3.1孤独感概念 8
2.3.2孤独感的分类 8
2.3.3孤独感相关理论 8
2.3.4孤独感测量 9
2.3.5孤独感研究现状 10
2.4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关系研究 11
3研究方法 12
3.1研究对象 12
3.2研究工具 13
3.3方拒测过程 14
3.4数据分析 14
4•研究结果 15
4.1大学生应对方式的总体特征 15
4.1.1大学生应对方式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分析 15
4.2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的总体特征 18
4.2.1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分析 18
4.3大学生孤独感的总体特征 20
4.4宿舍人阮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相关分析 21
4.5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之间的回归分析 22
4.5.1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22
4.5.2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23
4.5.3宿舍人际关系与应对方式的回归分析 23
4.5.4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24
4.6宿舍人际关系、孤独感的关系: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 24
1.1提出问题
宿舍是大学生活的重要场所之一,汇集了工作、学习、思想和情感交流,是整个大学 阶段所处时间相对较长的区域。因具有背景和区域差异的学生组成一个小集体,时间与空 间距离的缩短使得他们易于产生交流,同时也暴露出个体更多真实的思想和个性,这些均 具有独特性和差异性,相处过程中不免会产生碰撞,为此宿舍可能陷入纠纷和矛盾中。
经过相关资料文献的收集、整理和分析,发现各研究者们对于人际关系和孤独感的研 究及应对方式与其两个变量之间的关系研究很多并取得一定成果,研究人际关系的相关因 素主要有主观幸福感、依恋、情绪、归因倾向等,两两变量之间的相关研究较多,而对三 者相互作用机制探究较少,因而本次研究将重点探讨这三个变量的相关。
所以本研究将逐一探讨下列6个方向的实质情况
(1)了解大学生孤独感、应对方式、宿舍人际关系现状
(2)大学生孤独感和宿舍人阮关系的相关分析。
(3)大学生应对方式和宿舍人际关系的相关分析。
(4)大学生孤独感和应对方式的相关分析。
(5)检验大学生应对方式在孤独感与宿舍人际关系的中介效应
(6)讨论研究结果并得出结论
1.2研究目的与意义
1.2.1研究目的
成年时期的成长重点是建立自身亲密感避免孤独感,从人格发展理论上看,大学生恰 好处于这一时期,如果成长任务未完成,就会缺乏安全感,长此以往,这种孤独感会诱发 大学生心理疾病,阻碍心理正常发展。本次探究采用问卷调查法,以UCLA孤独感量表、 简易应对方式问卷、宿舍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为测量工具,主要分析大学生宿舍人际关 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相互作用,及在人口学变量上是否存在差异,孤独感如何受到宿 舍人际关系和应对方式的作用,用数据和模型来验证其实际关系。
1.2.2研究意义
宿舍人际关系是大学生处理人际问题中极为敏感的一面,这对于个体的心理成长、生 活轨迹都极具关键性。个体遇到挫折或困难情境时,采取何种应对方式,影响孤独感主观 体验和人际关系质量,亦有可能影响学生学业成就。本次研究讨论孤独感、应对方式与宿 舍人际关系的真实近况以及作用机制,研究结果有利于丰富大学生心理健康有关理论知
识,也为后续研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如果研究结果能够证明应对方式在孤独感和宿舍 人际关系中中介作用显著,那么心理健康辅导者就可以从学生的应对方式入手,通过引导 学生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以降低孤独感,改善人际关系困扰,发展学生和谐融洽的宿舍关 系,这对于推动学生健康成长,具有实际意义。
1.2.3研究假设
H1大学生孤独感、应对方式和宿舍人际关系在人口学变量上具有显著性差异;
H2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具有正向显著预测作用;
H3大学生应对方式对孤独感具有负向显著预测作用;
H4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对积极应对方式具有负向显著预测作用,对消极应对方式具 有正向显著预测作用;
H5大学生应对方式在孤独感与宿舍人际关系中存在部分中介效应;
其假设结构方程模型,如图1所示:

2文献综述
2.1宿舍人际关系的研宄综述
2.1.1宿舍人际关系概念
人际关系(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触及的学科较为广泛,例如社会心理学、管理心
理学、组织心理学等。人际关系在美国人事管理协会被首次提及,并以名词形式呈现,以 学说形式最早是由梅奥(1993)通过霍桑实验提出,随着相关研究范围的不断扩大,不同 学科、不同研究者对于人际关系的定义持不同观点。社会心理学中关于人际关系的定义明 确指出了心理联系中的认知、情感、行为成分;在伦理学中,人际关系是指社会中的个人 与个人、组织、群体的联系。从现代劳动关系词典上看,人际关系的交往基础是直接心理 联系和个体利益关系,表现为个体与个体的相互作用关系。《人际心理学》中提到,人际 关系的广泛定义是所有个体之间的联系及其各个方面;狭义定义是人与人因沟通和交流而 产生的心理联系,这种联系具有直接性。张灵等人(2007)认为,人际往来的协调作用可以 填补个体、群体的心理需求。
庄国波和唐平秋(1999)阐述了宿舍人际关系的发展过程,即宿舍人员与精神所形成的 联系,而作为媒介传播的重点有学识、思维、情绪和符号。杨荣(2005)觉得宿舍人际关系 是指个人与其同室人员经历孤立、同化、产生与发展四个时期中所建立起来的相互心理联 系。蒋丹(2011)提出宿舍人际关系是同寝室成员相互使用语言标识和非语言标识进行互动 交流所形成的联系。
本次研究以大学生为被试,通过文献梳理,采用杨荣对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的定义, 即宿舍人际关系是指学生与室友之间在交流互动过程中所形成的心理关系。
2.1.2人际关系相关理论
人际交往理论是基于人际交往机制产生。符号互动是一种间接沟通,形成过程主要以 “符号”作为媒介,这个理论的提出者是米德。人类与动物之间的互动是有差异的:人类 能够使用记号和符号进行交流互动,动物只能通过记号进行互动,正是符号把两者相互区 分,语言、文字、表情等象征性符号是社会生活的基础。社会交换理论是霍曼斯(1910) 提出,围绕理性、价值、成功、剥夺、攻击、刺激六个命题展开,论述命题之间的相互制 约、联系解释人际交往机制,认为人与人之间按“公平分配原则”进行交往,对付出与所 得进行判断。戈夫曼(1959)提出自我呈现理论,别名为印象管理,他认为完成人际交往 需要通过“自我”的表演来实现,个体的一生本质就是一场表演,控制他人对自己的反应, 把自己的积极形象呈现给对方,以获取他人信任。T组理论从潜意识出发解释人际关系交 往,认为个体对角色、交往动机与目的处于无意识状态中,应让情感自然流露,进行情感 交流,促进形成良好关系。
需要理论、公平主义、期望主义、归因理论是人际激励学说的主要内容。在马斯洛的 人际心理学中,提出个体的基本需求具有先天性和共同性,归属和爱、尊重这两个层次的 需求被纳入基本的人际关系范畴,此层次的个人寻求和谐氛围的人际关系,并受到他人 尊重;探讨人际关系与自我实现的相互联系,人际关系是否稳定、融洽影响自我实现的完 成,同时其不协调性容易引发心理疾病。亚当斯(1965)曾探究公平主义,该主义又被称 为社会对照。社会对照指公司职员把自己与他人进行对比,体现在工作投入和薪酬之间的 比值;历史比较指个体与自己的比较,体现在自身某一时期与另一时期的比值。收支结果 相等时,个体就会感到公平,继续努力工作,反之会产生受挫心理,消极工作。期望理论 出现于《工作与激励》一书中,由弗鲁姆(1964)提出,企业员工积极性由期望值与效价 共同决定,公式表现为激励程度等于期望值乘以效价,激励程度指个体内部潜能被诱发的 程度,期望值是多大程度上能完成指标,效价为目的与个人需求的匹配度。海德提出归因 理论,认为个体总是使用共变原则和排除原则解释事件发生的影响因素,分别有内在因素
和外在因素。
人际特质理论。包容、控制和情感需求是人际关系三维理论的主要内容,该理论由舒 茨提出,后添加主动与被动,使之组成三种需要与两种表现形式的关系,经过不同组合发 展出六种新的人际行为模式,人际关系倾向的差异化会形成特定的人际模式。舒茨还指出 若任何一种需要得不到满足,这种未能满足的需要也会在以后的虚拟网络世界中找寻。
2.1.3人际关系测量
关于人际关系的测定,主要有他评和自评两种方式,他评可划分为社会测定法和参照 测定法。社会测定法一般采用问卷形式,宗旨在于丈量团体的人际关系,从而显现团体中 人际关系中的吸引或排斥水平,最后使用图表等数量化方式把这种程度表达出来,该法由 美国心理学家J.L.M〇ren〇创立。参照测定法以个体动因为基础,宗旨是选出团体中最具权 威和影响力的人,由彼得洛夫斯基创立,值得关注的是:每一个人只能看到团体中几个组 员对自己的评价。从国内外人际关系的研究上看,更多的是采用自评测量方法。
郑日昌等(1999)编订《大学生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整体有28个题目,主要用 于大学生人际困扰水平,由交谈、待人接物、交际、异性交往困扰四个因子组成,每一因 子7个题目,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6,计算方法为使用是或否(1或0)进行评估,数值 在0-8之间表示人际关系困扰很少,数值在9-14之间表明有一定人际关系困扰,得分15-28 分说明有较为严重的人际关系困扰,数值越往上,表明人际关系困扰水平就越高。
杨荣(2005)在郑日昌编订的《大学生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基础上进行修订,把 区域限定在宿舍,编制了宿舍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共有交谈、交际交友、待人接物、 室友支持四因子,同时也有28个条目,采用5点计分,0-1代表肯定不是一肯定是,其中 第4、8、16题进行反向计分,分半信度为0.972,效标关联效度系数为0.715。
人际信任量表(ITS)由Rotter (1967)编订,目的是探讨研究被试对他人的举止、 允诺或言语表述进行信任度估计,社会角色包括亲属、同伴、一般人群等。量表共有25 个项目,执行5点计分,“1”表示“完全同意”,“5”表示“完全不同意”,总值在25-125 之间,中介值为75分,数值愈高,说明人际信任水平愈高。
社会回避和苦恼量表(SADS)。社交回避表现为躲避社交往来的偏好,其的对立面不是 社交介入而是躲避;社交苦恼表现为社交时郁闷的情绪状态;在社交方面具有困难或障碍 的个体,其特定的举止和自我感觉体现在社交躲避与郁闷情绪,应用5级评分,数值大小 与社交回避和苦恼水平正向相关。
吴连海、钱兰英等(2007)编著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质量问卷,有19个题目,13题 正向计分,6题反向计分,共有四个维度,包括寝室人际情感融洽、行为沟通、区域差异、 扰他影响,运用Likert 5点计分,总问卷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86。
蒋丹(2011)编著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调查问卷,有17个题目,采用5点计分,“ 1” 代表完全不符合,“5”代表完全符合,题目包含群体认知、个性特质、言语沟通、扰他行 为、共享行为,总问卷Cronbach’sa为0.839,重测信度为0.955。
2.1.4宿舍人际关系研究现状
从国内分析宿舍人际关系的情况来看,注重点在于宿舍人际关系近况与干预介入、作 用要素、人格特征、交往水平、网络、学业等方面。姚本先(1995)把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 划分成融洽与淡漠型,融洽型关系中各成员均有集体荣誉感、互相帮助、组织氛围和谐, 淡漠型人际关系表现为情感交流较少、缺乏团体意识等;杨荣(2005)研究发现,在男生 宿舍,个体的行为习惯影响宿舍人际关系,在女生宿舍,父流是否积极、有效与宿舍人际 关系的维护紧密联系,团体辅导是改进人际关系的紧要手段;付梅(2005)研究结果表明 大学生自我效能感与人际交往技能呈正相关,两者能够有效预测社交焦虑程度;高亚席 (2006)研究显示,在宿舍人际关系和谐程度上,独生子女比非独生表现的好;吕林(2014) 调查发现,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质量对孤独感显著负向预测;杨雪花、陈万明(2016)探 究结果:人际交往能力与幸福感密切联系,自我表露能力可通过宿舍人际关系而间接影响 幸福感。
通过外文文献查阅、整理与分析,发现与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研究相关度较高的是同 伴效应、人际压力、社会知觉、种族、心理健康等方面。ThomasEJoine.Jr.(2003)对主动选 择与被动选择同住成员影响人际关系所产生的压力值,与某些自杀指数有相似性,表明压 力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室友自杀程度相似率;StinebriCkner(2006)研究表明,学业成绩的下滑 与室友打电子游戏相关,游戏时间越多,学习时间越少;RalphStinebrickner等(2006)通 过探讨宿舍成员关系,发现存在同伴现象,与伙伴相处对学习时间和质量有一定作用;Clay Russ等(2012)探究种族类别的宿舍人际关系,结果发现宿舍类型可直接影响学业成绩, 也可以通过归属感间接影响学业成绩。
2.2应对方式的研究综述
2.2.1应对方式概念
应对(coping)是能够顺利地解决外部情境所面临的挫折和困难,这是最初的解释。 应对理论中提到从行为表现可以反映出个体的潜意识心理活动,这是自我防御机制理论的 重要内容,由弗洛伊德提出。H.Seley (1936)研究了应激理论,认为应激(Stress)是外 在刺激导致个体焦虑反应。六十年代,Lazarus等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应对概念进行重 新定义,即当个体具备的能力无法抵挡外部刺激时,将在认知和行为上做出一定改变。随 后,应对以一种有意识的活动方式进入学术研究领域。
肖计划(1992)认为应对的本质是个体对应激事件先做初级认知评价,继而进一步做 次级评价,然后据评价结果采取相应措施,争取恢复平衡状态。黄希庭等(2004)认为应
对方式指个体改变认知和行为是为了减少因外部环境刺激带来的负向影响。Bensky,MilesK (2016)研究证明了应对方式的变化与行为变化存在一致性,当个体采取积极应对方式时, 其表现更为出众。压力的结果是适应,从受到应激到产生适应这个过程,压力方式如同一 个中介,承担缓冲任务。本研究使用的定义为:应对方式(coping style)是个人在面临压力 源时所采取的认知和行为模式,它在整个心理应激过程中承担中介角色,个体应对方式的 差异对认知和行为反应的性质、强度有不同的影响。个体应对方式的影响因素有性别、人 格特征、年龄、家庭教养类别、环境等,应对方式的研究方向主要有特质、认知与评价和 情境取向,应对方式的差异导致行为结果的差异。
2.2.2应对方式相关理论
心理防御机制理论是精神分析的重要内容,主要表现在幽默、补偿、隔离、潜抑、合 理化、升华、否认等,由弗洛伊德提出。它的目的在于为心理失衡重新找到平衡状态,减 少因挫折情境产生的负面情绪,这种方式属于潜意识活动,如能采用建设性方式,可恢复 平衡,若采用消极方式,容易导致心理疾病。
应对人格特质理论。其是在防御机制学说的架构上成长的,其核心内容是人格特性决 定应对倾向,应对方式具有稳固性和一致性。特质理论描述了人格特性与应对方式的相关 性,因个体独特性,继而人格的差异性导致面对应激事件所采取的应对风格也存在差异, 所以,应对方式类型可以经过人格特性来有效估测。
应对情境-特质理论(Process-Oriented theory)。情境理论的核心观点是情景要素影响 应对倾向,这与人格特性理论是相互补充的,单独一种理论都不能对应对方式产生过程进 行全面解释,于是就出现了理论结合。应对情境-特质是以认知理论和现象学观点为基础, 关注应对的发展进程,当前情境影响应对方式,把应对看成是多维度和多变化的,个体面 对外部刺激,对应激进行初级评估和次级评估,选择相应的应对策略,做出应对行为,在 这一过程中,个体需要进行多次评估与选择并且依情境而变化,其中包含认知和行为活动。
2.2.3应对方式测量
应对方式的测定方式有很多,最重要的是一观察法和自陈量表法,而用的最多的是自 陈量表。压力概念最早起源于国外,我国学者考虑到文化差异及群体特征,进行问卷修订 和编制,不同学者从不同视角、研究对象进行编制,因而也衍生出不一样的应对方式量表, 常用测量工具如下。
肖计划等(1996)编制应对方式问卷,整体上有62题,三个因子,分别是积极应对 (如:针对问题、寻求帮助)、消极应对(自我批评、妄想、回避)、中性应对(合乎情理), 反向计分的题目有第19、36、39和42题,其余正向计分,问卷重测信度为0.70,内部一 致性系数为0.642。
解亚宁(1998)针对中国文化与群体特性,在前人应对方式研究基础上进行简化修订 简易应对方式问卷(SCSQ),积极应对方式的题项是第1-12项,消极应对方式的题项是第 13-20项,共有20个条目,使用4级评分,分别是“0”说明不采取、“1”说明偶尔采取、 “2”说明有时采取、“3”说明经常采取,问卷的Cronbach’s a为0.90,重测信度为0.89。
姜乾金、祝一虹(1999)修订特质应对问卷(TCSQ),共22题,其中NC有10题, PC有12题,采取5级评分,由肯定不是逐步到肯定是,NC和PC的Cronbach’sa分别是 0.69、0.70,重测信度分别为0.75、0.65。
大学生应对方式量表是由张敏、雷开春(2002)利用探索性因子分析技术编制而成, 共有38个题目,可应用于团体测量,分别有幻想、问题解决、自责、退避、攻击、求助、 消极情绪、转移8个因子,Cronbach’sa为0.733,折半信度为0.752。 2.2.4应对方式研究现状
从国内对应对方式的研究现状进行分析,发现涉及的研究领域较为广泛,比较集中的 有心理学、临床医学、教育学、军事、企业经济等;与之探究相关度较高有社会帮助、压 力源、心理健康、人格特征、自我效能、学业懈怠、人际和谐等,探究被试大多数在警员、 公司职员、公务员、老师、学生等。随着应对方式探索的不断扩展深化,国内学者获得了 丰硕成就。黄希庭等人(2000)研究发现家庭教养方式、社会环境、个体因素等在一定程 度上影响学生应对方式,并随着年龄与社会生活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刘瑶等(2008)以贵 州少数民族大学生为被试,结果发现其与汉族大学生在应对方式上不存在差异性。田代亮 (2010)以高等职业教育大学生为研究对象,探讨应对方式、人格特性和人际关系的相互 联系,研究结果表明,具备神经质、灵活性人格特征的高等职业教育大学生存在较为严重 的人际关系问题,而拥有外向、宜人和尽责性人格特性的学生更善于采取成熟的应对方式。 人格特性和应对倾向均显著预测人际关系。沈宏艳(2017)探索具有留守经验大学生应对 方式、压力源和人际和谐的相互关联性,并且运用团体心理辅导方法进行干预,研究结果 表明,生活性事件、内外在压力源与人际和谐各因子显著相关,釆用群体心理训练能够有 效调节压力源,缓和人际关系,促进和谐发展。
从国外研究来看,与应对方式相联系的概念表现在人格、社会、地位等。 P.Muris,H.Merckelhach (1994)等以医学院大学生为研究对象进行研究,结果表明大学生 主要采取焦点指向、回避型、情绪型应对倾向;Wood等(2007)探究结论显示应对方式 能显著预测幸福指数;Tang等(2009)研究发现抑郁程度、消极应对、防御机制显著相关; ArianneD.Stevens (2009)经过分析讨论,认为个体认知方面的敏捷性影响应对方式的选 择;S.Serbest等(2012)研究发现具有专注型依恋特征的个体倾向于寻求外部支持等应对 方式,具有害怕型依恋特征的个体倾向于在情绪上选择逃避行为;Rahat (2016)研究发现, 采取积极解释应对方式的个体具有良好的适应性行为,而选择情感和行为分离应对方式的
个体,其适应性比较消极。
2.3孤独感的研究综述
2.3.1孤独感概念
“孤独”一词最早出现于医学领域,指出孤独感属于情绪性体验范畴,Weiss (1973) 发表一篇论文一一《孤独,一种情绪及社会性孤立体验》,这是孤独感首次出现在心理学 领域。Robert指出孤独感是个人期待的交往水平与现实交往水平不符而获得的不良感受。 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Peplaul和他的学生们在前人分析的基础上以孤独感为中心进行 探索,提出孤独感是因社会关系在数或质上存在缺陷导致个体产生不愉快情绪。而后,越 来越多的研究者围绕孤独感展开钻研工作。王建(1997)在《孤独意识产生根源分析》的 内容里谈到,孤独感是一种精神现象,且为人类所独有,重申主体与客体的相互作用机制 认为两者相互疏远隔离会诱发空落感;黄希庭(2004)指出孤独感是不良的情绪体验原因 是实际的社会关系网络无法满足个人需要。从整体上分析孤独感的定义,其具备三个典型 特征:第一,发生在人际关系;第二,不愉快主观体验;第三,因人际交往期望水平与实 际水平差距而产生。本研究采用的孤独感定义为:孤独感是个体对社交期望值和实际值产 生差距时所体会到的不愉快情绪。
2.3.2孤独感的分类
社交孤独与情感孤独。Weiss (1973)认为个体缺少与自身相关的社交网络,有可进行 的活动,从而形成社会感不足的体验,一旦社交关系网建立,个体的孤独感将逐渐消散。 情感孤独是因为亲密关系的建立无法提供情感依恋,导致个体所需要的依恋关系缺失,而 这种依恋对个体来说往往是至关重要的情感和安全。
长期孤独、情境孤独和暂时孤独。这一分类根据时间划分,Young和Beck指出长期 性孤独是指个人长久处于社会交往缺失状态,实际人际关系长久得不到满足,获得孤立无 助感;情境性孤独指无法适应已经改变的社会交往环境;暂时性孤独具有普遍性,是个体 偶尔存在的寂寞状态。后两者孤独与前者孤独相比更容易恢复,但如果短期内仍不能适应, 就有可能衍变成长期孤独。
主动孤独与被动孤独。此分类根据个体主观能动性,由朱智贤提出,主动孤独指个人 积极寻求和其他人的心理孤立状况,被动孤独是个体因某些社会因素使他们的需要无法获 得填补而被迫与他人心理孤立,渴望与他人互动。
2.3.3孤独感相关理论
社会需求理论。其侧重于情感层次,沙利文(1953)指出孤独是因为需求的缺失而形 成的,这种需要指个体的内在社会需求,情境因素是满足社会需要的重要因素,当无法供
给个体贫瘠的社交需求时,将会经历难过情绪。依恋理论认为儿童早期依恋的干扰导致个 体特质和内心冲突是孤独感产生的原因,亲密关系是依恋的一个重要内容,有研究学者发 现,栄密关系与孤独感具有尚度相关性
认知加工理论。认知加工主要注重的是个人对社会交往的感觉、对照和评价,而不再 是集中于人际关系的满足。Altman (1975)指出,个体的认知加工与评价能够更好的解释 孤独感产生的原因,并对其进行预测,也有学者认为孤独感形成的源头是因为存在控制个 人发展的一些错误观念,以至于形成不正确的人际关系规范和脱离实际的社会交往期待, 所追求的社会交往水平高于实际社会交往水平就会产生孤独感。
行为主义理论。该理论认为社交关系是独特的社会强化,孤独的产生是由于个人缺乏 社会强化,孤独视为消极的,令人反感的情绪,个体把不良的社会关系解释为孤独与寂寞, 同时欠缺发展亲密关系和社会关系所必需的社会交往技巧。
2.3.4孤独感测量
一维孤独感概念量表,UCLA孤独量表(第三版)是由Russell等(1978)年编制,认 为孤独感是由于个体对社交的期望与实质存在差异而发生的。该量表有20个题目,其包 含11个正向题目与9个负向题目,采取4级评分,其中第1、5、6、9、10、15、16、 9、20题为反向计分。采取4点计分,“1”代表从不,“4”代表一直,把所有项目数值相 加,分数越高代表孤独感水平越高,数值在28之下代表低孤独,28-33之间代表偏下孤独, 39- 44之间代表偏上孤独,44分以上,代表高度孤独,Cronbach’s a为0.94。Schmidt & Sermat (1983)编制孤独感分类量表(DLS),评价个体社交活动的品质与数量。二维孤独感概念 量表,Gerson和Penman (1979)编制状态一特质孤独量表(STLS),即状态、特质孤独 两个维度。Russell (1984)和Wittenberg (1986)编著了情感一社交孤独量表(ESLS), 可分为感情孤独和社交孤独两个维度。三维孤独感概念量表,Marcoen (1987)编订青少 年孤独量表(LLCA),其中包含孤独感的正性与负性态度、与伙伴和父母相关。
情感与社会孤独量表是如塞尔和温滕博斯(1982)编著,共10个条目,可分成情感 孤独与社会孤独,且Cronbach’s a分别为0.78和0.76,其中第3、5、6、7、9项为反向计 分,量表采用5级评分,1-5表示从无到很经常。
孤独量表是王登峰(1995)在Russell编制的UCLA孤独感量表第三版基础上实行修 正,结果更加贴合国内群体特征,共有18个题目,其中含有10个“非孤独”反向题目和 8个“孤独”正向题目,采用4点计分法,1-4象征从未到常常,整体的Cronbach’s a为0.92, 分半信度为0.93。
大学生孤独感结构问卷是李艺敏(2004)以河南省大学生为研究对象编著,共有81 个题目,其中含有3项测谎项目,30项采取反向计值,问卷中有社会孤独、人际孤独、自 我孤独和发展孤独因子,采取5级计分方式,“1”象征从不如此,“5”象征总是如此,问
卷同质性信度为0.912,重测信度为0.863。
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质量量表是吴连海、钱兰英(2007)编制,共有19个条目,包 含人际情感融洽、行为沟通、区域差异、扰他影响因子,采取5点计分,1-5表示非常不 满一非常满意,其中有13题正向计分,6题反向计分,总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86,
2.3.5孤独感研究现状
孤独感概念源于国外,我国学者对孤独感的研究也不断深入,在国外有关孤独感量表 的基础上进行修订以符合中国文化背景,用于研究不同群体,并取得不错成果。国内学者 对孤独感的相关概念研究集中在社会支持、人际关系、心理健康、网络成瘾、应对方式、 自尊、社会关系等,而研究对象汇集在老年人、大学生、中小学生、留守儿童等群体,从 中国知网上搜素有关大学生孤独感的研究就有425条项目,研究内容大多数围绕其现状特 征、作用因子、原因与对策分析进行。
许丽华(2008)对河北省四所大学的本科生进行问卷调查,围绕大学生依恋内部工作 机制、孤独感与人际关系的相关性进行探讨,结果表明,人际关系与恐惧、焦点依恋正相 关,与安全依恋负相关,而孤独感与人际关系显著相关,忽视依恋工作方式与孤独感的相 关性不显着。原因可能在于具备这种模式的个体习惯采取回避的人际交往策略,否认人际 关系对自我的重要性,对自我持正面评价,因此其并不感到孤独,或者是个体内心确实体 验到了孤独,只是采取了否认态度。
周丽、于世刚(2015)釆用问卷调查和半结构访谈法研究大学生孤独感产生的深层次 原因,结果发现对个体而言重要社会生活事件是引发孤独感的客观因素,如亲友离开、求 职受挫等,性格特征与网络依赖是引发孤独感的主观因素,如好胜心强、父母教养方式、 自我评价等,学校应重点培养、掌握学生人际交往技巧,提升交往技能,正确对待情感方 面问题,关注学生生活方面。
李云峰、帅煜朦(2016)以西南地区大学生为被试,围绕网络交往、孤独感和应对倾 向的关系展开研宄,结果表明孤独感程度低的学生偏向于采取指向问题的积极应对方式, 如此可有效处理个体面临的人际关系矛盾,减少困扰;网络交往水平的高低不同,个体呈 现的孤独感水平也不同,表现出负相关,原因在于网络中的人际关系与现实人际关系存在 反差,用于真实社交时间偏少;应对方式在其中承担桥梁位置,即存在中介效应,且积极 应对大于消极应对。所以,对于网络交往引起的孤独感结构中,引导其采取积极应对措施 更为重要。
国外对于孤独感的探究是比较丰富的,很多探讨结果显示,孤独感的产生除了情境因 素外,最重要的是与个体的主观心理条件和人格特征有关,如自我表露、焦虑、依恋等。 国外对大学生孤独感影响因素的探索基本上是社交技能、恋爱关系、性别年龄等。孤独感 具有负向评判和相应社会交往技巧的欠缺两种经典人格特性,在交往中处于被动状态,自
我暴露极少,这是由Jones等(1982)和Nurmi等(1997)提出。Terrell等(2000)以青
少年为被试进行研究。结果表明,对亲密的态度与孤独感密切相关,如果一个人对亲密的 态度是回避的,他就会经历更多的孤独;相反,如果他接受一种开放的态度,他将体验到 更少的孤独感。Lernig (2002)研究察觉到个体的孤独感水平越高,网络自我表露程度就 越小,指出低社会存在可以减少个体被伤害的风险,促进更多自我表露,对表露者而言对 人际关系满意度偏低,所以,依然是偏向孤独。Demir (2003)探究青少年孤独感,研究 表示同伴关系能够显著预测孤独感,且解释的变异量为34%。AmyL.Gentzler (2011)研究 发现,在网络信息时代,相比于使用社交网站与父母沟通交流,通过电话与父亲和母亲进 行交流的学生,特别满足于父亲母亲的支持与鼓励,孤独感程度较低。Andrew Stickley (2016)研究捷克、俄罗斯和美国青少年的孤独感及其与心理和躯体健康问题的关系,结 果发现孤独的青少年在历史和文化上不同的国家,经历了更糟糕的心理和躯体健康的几 率,在美国青少年中孤独感与身体健康问题之间关系最强烈,在捷克男孩中,孤独症与每 个躯体症状的几率更高有关,孤独的俄罗斯女孩患头痛和感到恶心的几率更高。Edward C.Chang (2018)以美国黑人大学生为研究对象,研究孤独感与焦虑和抑郁症的关系,结 果表明性别差异显著地预示着焦虑和抑郁症状,与男性相比,孤独的非裔美国妇女中发现 了更高的焦虑和抑郁症状。
2.4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关系研究
宿舍人际关系是大学生人际关系的类型之一,目前对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两 两之间的研究还是比较丰富的,而针对于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三者之间关系 的探讨无明确研宄,根据前人的研究可以间接分析、探究它们的关系。
张秀春、王瑜(2011)研究大学生孤独感水平与应对方式的关系,结果发现孤独感与 应对方式显著相关,积极的应对方式可能会降低孤独感。刘海骅、李冀(2013)以北京大 学本科生为被试,研究了大学生宿舍人际冲突类型与应对方式的关系,结果表明大学生宿 舍人际关系整体状况良好,在性格、生活习惯、交往方面发生冲突的频率最高,采取合作 沟通的应对方式较多,宿舍人际关系与应对方式密切相关。孟恒芳(2014)以大同大学大 学生为被试研究孤独感与应对方式的关系,数据显示,孤独感与积极应对方式显著负相关, 与消极应对方式显著正相关;孤独感在男生和女生中存在显著差异,男生更多采用自责等 应对方式,女生更多采用合理化等应对方式;这表明可以通过应对方式训练,达到缓解孤 独感的目的。廖俊(2018)探究大学新生两性的应对方式与宿舍人际关系的关系,结果显 示:男生中,问题解决因子与宿舍人际关系显著负相关,合理化因子、幻想因子、退避因 子与宿舍人际关系显著正相关;女生中,问题解决因子和求助因子均与宿舍人际关系显著 负相关,其余均显著正相关。为此,可对不同性别的新生进行应对方式干预,维护促进宿 舍人际关系的良好发展。
人际信任是人际交往的前提,其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人际关系能否健康发展,林燕 (2010)以福州医科大学、福州师范大学、福州大学在校生为研究对象,探讨大学生人际 信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关系,研究发现人际信任、消极应对方式不能预测孤独感,而 积极应对方式对孤独感具有一定预测性。魏双峰(2012)研究发现大学生校园压力、孤独 感与应对方式密切相关,其中校园压力包含人际关系、生活等。杨禄禄(2014)探讨了大 学生应对方式、宿舍人际关系、孤独感、社交自尊、自我和谐的关系,结果表明,大学生 面对人际关系大多采取沟通、包容的应对方式,宿舍人际关系质量与孤独感存在显著负相 关,团体干预是构建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的重要手段。谷传华(2015)以农村留守中学生 为研究对象,探讨心理初性、人际信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关系,结果发现,积极应对 方式在人际信任与孤独感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人际信任可通过积极应对方式降低孤独 感。HouYongmei、HuPeicheng&HuangWanhui (2018)以广州市7所高校大学生为研究 对象,探讨大学生人际关系困扰、应对方式、孤独感与宠物依恋的关系,结果发现人际关 系困扰与孤独感显著正相关,应对方式倾向在人际关系与孤独感之间存在中介作用,应对 方式倾向、孤独感在人际关系困扰与宠物依恋起到链式中介作用,说明培养学生积极的应 对方式,建立良好人际关系,可缓解孤独感。
3研宄方法 3.1研宄对象
以广西高等学校的大学生为研究被试,共发放问卷1060份,收回1044份,剔除无效 67份,有效977份,有效率达到92%。样本中的人口统计学变量如表4-1所示:


3.2研究工具
UCLA孤独量表(第三版)。本研究使用的测量大学生孤独感的量表为UCLA孤独量 表,其中孤独感的定义为:由于个体对社交的期望与实质存在差异而发生的共有20个题 目,其包含11个正向题目与9个负向题目,采取4级评分,其中第1、5、6、9、10、15、 16、19、20题为反向计分。采取4点计分,“ 1”代表从不,“4”代表一直,把所有项目数 值相加,分数越高代表孤独感水平越高,数值在28之下代表低孤独,28-33之间代表偏下 孤独,33-39之间代表中间孤独,39- 44分,代表偏上孤独,44分以上,代表高度孤独。 预研究时,检验了量表的信度,其结果为孤独感Cronbach’sa为0.869。
简易应对方式问卷(SCSQ)。简易应对方式问卷是解亚宁考虑我国文化背景和社会群体 特点,在前人探究相关应对方式的架构上进行简化修订,问卷共有20个条目,1-12题测 量的是积极应对方式,13-20题测量的消极应对方式,采用4级评分制,“0”表示不采用, “3”表示经常采用。积极应对方式得分为:积极条目总数值/条目数;消极应对得分为: 消极条目总数值/条目数,分值越高代表越偏好于采取该种应对方式。经过预研究,得出该 量表的KMO为0.50,Sig.为0.00,说明两变量之间具有相关性,信度如表4-2:
宿舍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杨荣(2005)在郑日昌编著的《大学生人际关系综合诊 断量表》基础上进行修订,把区域限定在宿舍,编制了宿舍人际关系综合诊断量表,包含 交谈、交际交友、待人接物、室友支持因子,也有28个条目,采用5点计分,0-1代表肯 定不是到肯定是,其中第4、8、16题进行反向计分。经过预研究,得出该量表的KMO为 0.827,Sig.为0.00,说明各变量之间具有相关性,信度如下表4-3所示:




3.3施测过程
由本人、辅导员、教师担任主试,以随机抽样的方法选择班级,分别在教室发放问卷。 由主试认真宣读指导语,向同学们说明问卷用途和保密原则,强调不要漏题和错填,根据 自身情况真实填写,填写结束,立即统一接收问卷。
3.4数据分析
对回收的问卷进行筛选编号,把数据录入EpiData中,完成后将所有数据导出,为SPSS 形式,利用SPSS和AMOS软件进行数据的统计与分析。主要采用以下几种统计分析方法:
(1)描述性统计分析方法、独立样本T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ANOVA。这三种方法 主要用于各变量的人口统计学分析,从数据中了解基本状况及差异,以便做出下一步的分 析。
(2)相关分析。主要是使用Person积差相关分析,探究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
方式、孤独感三变量间的相关性。
(3)中介效应分析。釆用逐步回归分析方法进行数据剖析,探究应对方式在宿舍人 际关系和孤独感中的中介效应。
(4)结构方程模型。利用AMOS软件建立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结构 方程模型图。
4.研宄结果
4.1大学生应对方式的总体特征
表5-1应对方式描述统计及单样本T检验(n=977)


注:***表示 p<0.001
从表5-1中可以看到积极应对方式平均分大于消极应对方式,且积极应对方式的均分 大于常模(1.78),消极应对方式的均分小于常模(1.59),均具有显著差异性。
4.1.1大学生应对方式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分析
采取独立样本t检验,剖析大学生分别在性别、学科、生源地、是否独生上的应对方 式各维度及总分的差别状况,具体见表5-2, 5-3, 5-4, 5-5。
表5-2应对方式在性别上的差异
注:***表示;K0.001


表5-2显示,不同性别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及各因子上呈现出显著差异。女生在积极 应对方式和应对方式总分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生,女生在消极应对方式的得分显著低于男 生,说明偏好于采取积极应对方式,男生偏好于采取消极应对方式。
注:*表不/K0.05 **表不/K0.01


表5-3显示,不同学科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及各因子上存在显著差异。属于文科生的 大学生在积极应对方式和应对方式总分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理工科的大学生,在消极应对方 式上理工科得分极显著高于文科生。
表5-4应对方式在生源地上的比较


注:*表不p<0.05 **表不/K0.01
从表5-4可知,不同生源地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及各因子上无显著差别。
表5-5应对方式在是否独生上的差异
注:**表示/K0.01


从表5-5可知,是否独生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总分和消极应对方式上呈现显著差异, 在积极应对方式上无差异。大学生当中独生子女的消极应对方式得分高于不是独生子女, 而其在应对方式总分上低于非独生。
以年级作为自变量,应对方式总分及各因子作为因变量,利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方法检 验应对方式在年级上是否存在差异,结果如表5-6所示:


注:***表示;7<0.001
从表5-6可知,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及各因子上呈现显著差异。经过事后多 重比较LSD,从表5-7可知,在积极应对方式上,大一和大四,大二和大四,大三和大四 均存在显著差异;在消极应对方式上,大一和大二、大三、大四,大二和大四,大二和大 四均存在显著差异;在应对方式总分上,大一和大二、大三,大二和大四,大三和大四均 存在显著差异。
表5-7大学生应对方式在年级上的事后多重比较
注:*均值差的显著性水平为0.05。



4.2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的总体特征
表5-8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各因子及总分的描述统计结果(n=977)


由上述两个表可知,各维度平均分在2分左右,宿舍人际关系困扰总分平均分为6.69 分,说明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总体程度上困扰较少,宿舍人际关系困扰较为严重的占总体 的 7.6%。
4.2.1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分析
釆取独立样本t检验,分析大学生分别在性别、学科、是否独生上的宿舍人际关系各 因子及总分的差异状况,具体见表5-10,5-11,5-12。


注:***表示;7<0.001
从表5-10可知,不同性别的大学生在宿舍人际关系及各维度上呈现显著差异。男生在 交谈、交际交友、待人接物、室友支持总分上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
表5-11宿舍人际关系在学科上的差异(M土SX>)



从表5-12可知,是否独生的大学生在宿舍人际关系总分及交谈、交际交友上无差异, 在待人接物、室友支持维度上呈现显著差异,说明独生子女相比非独生子女获得更多的室 友支持,在待人接物上表现的更好。
4.3大学生孤独感的总体特征
表5-13孤独感的描述统计结果(n=977)


由上述两个表可知,大学生孤独感总分的均值为42.61,说明大学生孤独感整体程度 上属于偏上孤独,在总体样本中高孤独感的数量最多,占总数的44.4%。
采取独立样本t检验,剖析大学生分别在性别、学科上的孤独感的差异状况,具体见 表 5-15,5-16。
表5-15孤独感在性别上的差异土SXO


从表5-15可知,大学生孤独感在性别上呈现显著差异,即男生得分高于女生。从表 5-16可知,大学生孤独感在学科上呈现显著差异,即理工科大学生得分高于文科生。
以年级作为自变量,孤独感总分作为因变量,利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方法检验孤独感在 年级上是否存在差异,具体如表5-17所示:
表5-17孤独感在年级上的差异(M土SZO
孤独感
注:*表示;?<0.05*


表5-17显示,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在孤独感上呈现显著差异。经过事后多重比较LSD, 表5-18显示,在孤独感上,大二和大四,大三和大四均呈现显著差异。
表5-18大学生孤独感在年级上的事后多重比较
孤独感总分
注:*均值差的显著性水平为0.05。


4.4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相关分析
利用Person积差相关分析方法对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应对方式各因子、孤独 感之间的相关关系进行验证,具体成果如表5-19所示:
注:在.01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从表5-19可知,大学生孤独感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各维度及消极应对方式呈现显著正 相关,与积极应对方式呈现显著负相关,说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得分越低,体验到的孤独 感程度也相应较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各因子与积极应对方式呈现显著负相关,与消极应 对方式呈现显著负相关,表示采取积极应对方式,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程度将降低。
4.5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之间的回归分析
从表5-19可知,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三个变量各因子都呈现显著相关。 本研究采用逐步多元回归分析方法,探究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之间的 预测力。
4.5.1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以大学生孤独感作为因变量,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作为自变量实行逐步多元回归分 析。其数据结果如下表5-20.
表5-20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表5-20显示,宿舍人际关系预测孤独感时,逐步进入的维度有交谈、室友支持、交际 交友、待人接物。这四个维度总体上能够预测孤独感39%的变异量,其中交谈维度的预测 力最高,为31.8%,其次是室友支持,其解释量为4.5%,其余交际交友解释量为0.8%, 待人接物解释量为1.9%。从标准化回归系数看,交谈、室友支持、交际交友三个维度的P 系数均为正,待人接物的0系数为负,表示宿舍人际关系困扰中的交谈、室友支持、交际 交友程度越低,体验到的孤独感程度也相应降低。
4.5.2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以大学生孤独感作为因变量,应对方式各因子作为自变量实行逐步多元回归分析。其 数据结果如下表5-21.
表5-21应对方式对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从表5-21可知,应对方式预测孤独感时,逐步进入的维度分别是积极应对方式、消极 应对方式。这两个维度总体上能够预测孤独感17.9%的变异量,其中积极应对方式的预测 力为10.7%,消极应对方式的预测力为7.2%。从标准化回归系数看,积极应对方式的P值 均为正,消极应对方式的P值为正,表示采用积极的应对方式,体验到的孤独感程度越低, 釆用消极的应对方式,体验到的孤独感程度就越高。
4.5.3宿舍人际关系与应对方式的回归分析
以大学生应对方式作为因变量,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作为自变量实行逐步多元回归分 析,己排除交谈因子,其数据成果如下表5-22.
表5-22宿舍人际关系对应对方式的回归分析
从表5-22可知,宿舍人际关系预测应对倾向时,逐步进入的维度有交际交友、室友支


持、待人接物。这三个维度整体上可以预测应对方式22.1%的变异量,其中交际交友维度 的预测力最高,为18.9%,其次是室友支持,其解释量为2.9%,最后待人接物解释量为0.3%。 从标准化回归系数看,室友支持、交际交友、待人接物三个维度的P值均为负,表示宿舍 人际关系困扰中的室友支持、交际交友、待人接物困扰得分越低,应对倾向的总值相应会 升高,也就更偏好于釆取积极的应对方式。
4.5.4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以大学生孤独感作为因变量,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应对方式各因子作为自变量实行 逐步多元回归分析。其数据结果如下表5-23:
表5-23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对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注:**,<0.001
从表5-23可知,宿舍人际关系和应对倾向预测孤独感时,逐步进入的维度有交谈、积 极应对、室友支持、交际交友、待人接物、消极应对。这六个因子总体上可以预测应对方 式42.3%的变异量,其中交谈因子的贡献率最大,为31.8%,其次是积极应对方式,其解 释量为4.6%。
4.6宿舍人际关系、孤独感的关系: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
为进一^步考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内在机制,检验应对方式在宿舍人 际关系和孤独感的中介效应,釆用回归方程进行分析,具体步骤如图2所示,数据成果如 表5-24所示:
5-24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对孤独感的中介效应检验

从表5-24的数据结果可知,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0=0.576, p<0.001)、宿舍人际
关系对应对方式=-0.473, p<0.001)、应对方式对孤独感=-0.189, p<0.001)均达到

显著水平,说明应对方式在宿舍人际关系和孤独感之间确实存在中介作用。从数据中可以 看出,加入应对方式这一变量后,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的路径值仍然显著(0=0.487, 户<0.001),且ab与。同为正号,说明应对方式在宿舍人际关系和孤独感中起部分中介作 用,计算得出中介效应为15.5%。
为进一步检验中介效应,使用Zhao et al(2010)建议的中介效应分析程序,采用Bootstrap 方法实行。样本数采用5000,在95%的置信范围内,中介效应检验的数据结果确实没有包 括0 (LLCT=0.1133, ULCI=0.2235),说明应对方式的中介效应是显著的,且中介效应值 为0.1666。此外,控制了中介变量应对方式后,输出的结果为(LLCT=0.8007,ULCI=1.0135),
这表明了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的作用也是显著的。因此,应对方式在宿舍人际关系对孤 独感影响中发挥着部分中介作用。
使用Amos24.0统计软件对应对方式在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之间的中介效应再次检 验,并建立结构方程模型,如图3所示:

由图3中的路径系数可以计算得出积极应对方式的间接效应量为-0.23x(-0.20)=0.046, 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的总效应为0.57+0.046=0.616;消极应对方式的间接效应量为 0.40x(0.04)=0.016,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的总效应为0.57+0.016=0.586。
表5-25模型拟合指标
从上述结构模型及各项拟合指标可以看到,RMSEA<0.08,NFI、TLI、IFI、CTI都超 过0.9,由此可见,模型整体拟合良好,符合标准,说明应对方式在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


感之间起到部分中介作用。
5.讨论
5.1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整体现状与差异分析
5.1.1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的整体现状与差异分析
经过数据统计分析,发现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在整体上表现为困扰较少,平均分为 6.69分显著低于中间值,说明与他人相处较好,善于言谈。这与许丽华(2008)研究结果 (人际关系困扰M=9.26)不同,人际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困扰,原因可能是经历十年时 间跨度,大学生的整体生活环境、文化背景,身心发展均发生较大变化,存在年代差异。
困扰程度分布情况如下:困扰较少(72.9%)、存在一定程度困扰(19.4%)、困扰较为 严重(7.6%),这与杨春红(2016)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各维度的平均值在2左右,表 明个体具有很好的交谈技能,擅长采取适宜方法进行情感互动,勇于承担责任,以自己的 宽容、真诚、热情,获得较好的室友支持与关心,周围的关系相对和谐融洽。总体来看, 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较好,分数偏低,原因可能如下:
(1)该量表涉及的题目较为隐私,敏感,填写问卷时受到社会赞许性的影响。
(2)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不论是家庭、学校、社会都比较重视身心健康的发展, 注重各方面的能力培养。
男生和女生在宿舍人际关系上呈现差异。数据分析结果表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得 分及各因子得分男生都多于女生,性别差异明显,这说明男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困扰比女生 严重。可能是因为男生性格比较大大咧咧,与人交往时,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女生 的情感则较为细腻,更多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寻求更多的社会支持。
年级类别的大学生在宿舍人际关系上的差异显著。大二年级的同学宿舍人际关系困扰 及各维度得分均高于其他年级,可能是大一学生刚进校,彼此都比较陌生,还未真正了解 彼此;到大二学期,室友关系基本发展确定,更多接触之后会发现朋友的一些缺点,在某 些事情上产生分歧和矛盾,导致人际关系困扰较为严重;大三大四学期的同学可能更倾向 于考证、升学、实习求职等学习活动,较少的关注宿舍人际关系发展。
学科类别、生源地类别的大学生在宿舍人际关系上的无差异,这与以往研究结果有所 出入,可能是因为其在样本量上分配不均,导致数据分析时有所差异。是否是独生子女的 大学生在室友支持因子上呈现显著差异,在交谈、交际交友、待人接物及宿舍人际关系困 扰总分上无差异,独生子女在大学生室友支持上的分值多于非独生,这说明独生子女在室 友支持上的困扰程度较严重,可能是因为独生孩子的大学生是家庭里唯一的孩子,家庭成 员的呵护、资源都给予她,缺少与同家庭里的其他孩子分享与交流,与其他人相比在这一 方面的成长环境较为单一,所以在与他人进行交谈互动、处理宿舍人际关系时缺乏经历或 处于弱势。
5.1.2大学生孤独感的整体现状与差异分析
从数据分析的结果可以看到,大学生孤独感整体平均分为42.61,高于中间分数,表 明大学生总体上的孤独感程度处于偏上水平,这与史从戎(2015)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可 能的原因如下:
(1)现科技、互联网普及,大学生沟通交流基本上都是通过微信、QQ、微博等通讯 设备,缺失面对面所带来的情感交流,心理距离在疏远,遇到问题,无法向他人求助,内 心产生无力感;或沉迷于游戏,与他人的现实交流较少,满足不了心理需要,有空虚感。
(2)现代国际国内环境竞争激烈,寻求综合性人才,大学生在校学习受到有来自家 庭成员、学校管理、社会发展、其他优秀者等阻碍其自身发展的影响因素所带来的压力, 而自身抗压能力相对较弱,追求的东西多又无法平衡兼顾,内心充满矛盾,又无法解决时, 将感受到更高程度的孤独感。
男生和女生在孤独感上呈现显著差异。数据表明男生的孤独感分值显著高于女生,而 以往研宄结果显示这一变量在性别上无差别,或女生分值高于男生。这可能是因为女生需 要更多的安全感,情感比较丰富,在遇到问题时,倾向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寻求社会支持, 从而解决问题,降低孤独感;而男生独立性较强,自尊心的影响,也不太会去寻求支持, 表达自己的情感,孤独感相对偏高。
学科类别、年级类别的大学生在孤独感上呈现显著差异。理工科的大学生孤独感得分 多于文科,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理工科的大学生大多数持理性思维,与人交流倾向于逻辑、 直观的表达方式,有时会被认为不近人情,这样容易形成与同学之间的疏离感,而文科的 大学生较为感性,感受力强,能够更好的拉近与他人之间的距离。低年级的大学生相对于 高年级的大学生感受到较高的孤独感,这是因为低年级的大学生侧重于人际交往,情感沟 通,寻求认同,而高年级则更多的侧重于成就、职业的发展。
5.1.3大学生应对方式的整体现状与差异分析
从数据分析的结果可以看到,大学生应对倾向的平均值为〇.〇〇〇,这表明大学生总体 上的应对方式处于积极与消极之间。这与姚滢滢(2014)的研究结果(应对倾向M=2.69) 不同,整体上更倾向于采用积极应对,一方面原因可能是其选择地区来自不同省市的高校, 如吉林省、上海市等,相比而言,更具有普遍性,而本研究集中于广西省高校,因此研究 存在差异性。另一方面,原因可能是在校期间经过较为系统的学习,身心发展得到完善, 面对学习、生活、社会工作等方面问题时,能够根据自身情况与周围环境变化进行调整, 采取不同应对方式,进而解决实际问题。
性别类别、学科类别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上呈现显著差异。数据表明男生倾向于采取 消极应对方式,女生倾向于采取积极应对方式,这与韩艳萍(2017)探究成果相同。这可 能是因为女生更加喜欢与同伴相互沟通交流,经常结伴而行;而男生大多数时候处于独处, 少有结伴行为。所以,当处于挫折、困惑情境中,女生偏好于采用沟通、理解等积极手段 去处理,而男生更偏好于采用回避、忍受等消极手段应对困难。理工科的大学生消极应对 方式得分多于文科,且积极应对方式得分低于文科,这表明理工科的大学生倾向于采取消 极应对方式,文科大学生倾向于釆取积极应对方式。这与以往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
不同年级、是否独生的大学生在应对方式上呈现显著差异。大一和大四学生应对方式 总分的平均值为正值,大二和大三学生应对方式总分的平均值为负值,表明大一和大四的 学生倾向于采取积极应对方式,大二和大三的学生倾向于采取消极应对方式。究其原因, 大一新生刚进校对一切都比较期待、好奇与憧憬,比较乐观的面对生活,大四经过前面三 年的成长,心智、经验、适应能力等各方面获得完善,面对困境压力时,能够采取比较积 极成熟的应对方式解决问题;大二和大三的学生已经适应了大学生活,没有当初的热情, 面对学业、社团、人际交往方面需要处理的问题比较多,倾向于采取不成熟消极的应对方 式。数据分析表明独生子女大学生偏好于采取消极应对策略,非独生子女大学生偏好于采 取积极应对策略。独生大学生大多数受到家庭长辈的呵护溺爱,成长环境比较顺畅,遇到 困难时抗挫折能力较差,容易釆取退避的消极应对方式,而非独生大学生家庭姐妹兄弟较 多,生活经历各方面较为丰富,心理弹性相对较高,遇到困难采用指向焦点的积极应对策 略。
5.2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关系研究
5.2.1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相关分析
经过数据统计,对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实行相关性分析,结果显 示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各维度与积极应对方式呈显著负相关,与消极应对方式、孤独 感呈显著正相关,表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得分越低,越倾向于采取积极应对方式,体验到 的孤独感程度越低。积极应对方式与孤独感呈显著负相关,与消极应对方式呈显著正相关, 即大学生采取积极应对方式解决问题时,孤独感体验程度降低。
大学生孤独感与应对方式显著相关,这与以往研究结果相一致。孟恒芳(2014)对大 学生孤独感和应对方式进行相关性检验,指出可以通过培养提高应用积极应对策略的能 力,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自身孤独感;李云峰(2014)在大学生孤独感研究时,结果表 明应对方式能够很好的预测孤独感,预测力为33.9%,两者相互影响,文献分析结果显示, 应对方式大多与人格特质相关,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形成的应对偏好对其人际互动,增进 双方友谊情感具有重大作用。总而言之,个体面对挫折困难时,采取求助、解决问题的积
极应对方式,有助于降低孤独感,反之,自责或其他消极方式导致孤独感程度增加。
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呈现显著相关,数据分析显示,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 扰程度与孤独感水平同步变化。外向、好交谈的大学生在人际交往过程中会有意识的维护 和扩展自己的朋友圈,营造和谐美好的人际关系氛围,即使遇到人际困扰也会积极解决, 这样孤独感的体验一定程度上就会减少。目前有关宿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的探讨相对较 少,而对人际关系与孤独感的探讨较多。宾洋(2018)以大学一年级新生为被试,探究宿 舍人际关系与孤独感之间的作用机制,数据结论表明大学新生孤独感在偏上水平,大学生 宿舍人际关系中的情感维度能够很好的预测孤独感,可通过改进人际困扰,缓和冲突,从 而使得孤独感情绪体验消失。学者们以大学生群体为探究样本(孙若东,2017;张颖,2018; 吕林,2014),研究结果一致显示人际关系各维度能够有效预测孤独感,人际关系困扰严 重的大学生较少主动与他人进沟通交流,无合理的渠道排解和表达情感,易于感受到较高 的孤独感,这种心理孤单在一定程度上可作用于个人学习和生活,使其失去平衡,妨碍健 康成长。
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与应对方式呈现显著相关。积极应对方式与宿舍人际关系中的室 友支持因子的相关最为密切,而消极应对方式与待人接物因子的相关最为密切。武慧敏 (2018)研究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质量时,数据结果显示积极应对策略与消极应对策略很 大程度上影响宿舍人际关系质量,增强应对与交际认识,从整体上把握互动技巧,改善宿 舍人际关系,从而提升友谊情感质量。韩艳萍、胡其图等(2018)研究发现人际关系困扰 各维度与消极应对方式显著正相关,说明大学生面对人际困扰时,采取回避、忍让等方式, 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久而久之,不仅没有消除人际困扰,还影响个体学习生活,主动 引导学生采用解决问题的应对策略,缓和出现的困扰局面,形成良好的人际网络状态。
5.2.2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5.2.2.1宿舍人际关系困扰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在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对孤独感的回归结果中,发现交谈、交际交友、待人接物、室 友支持对孤独感有显著预测作用。这表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程度愈严重,体验到的孤独感 水平就愈高,与以往研究的结果相同(许丽华,2008;杨禄禄,2012;范青等,2018)。 宿舍是大学生在校学习时接触最多的地方,和室友之间的相处方式与调节都影响到人际关 系发展水平,而人际关系发展水平将直接左右个人的孤独感程度。本研究中,交谈对孤独 感的预测力为31.8%,P是0.319;室友支持对孤独感的预测值为4.5%,P是0.314;交际 交友对孤独感的预测值为0.8%,P是0.275;待人接物对孤独感的预测值为1.9%,3是 0.247。这四个因子整体上能够预测孤独感39%的变异量,其中交谈因子在总体中的贡献率 最高,说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主要是通过交谈困扰因子作用于孤独感。人际关系的建立与 维护,大多都是经过沟通与交流进行,当出现人际关系困扰时,如果能及时沟通,传递有 效信息,恢复人际关系,主观上体验到的孤独感水平就会降低,这充分说明了交谈是孤独 感的重要预测源,而其他三个维度对预测孤独感的贡献率相对较低。
5.2.2.2宿舍人际关系困扰与应对方式的回归分析
在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对应对倾向的回归结果中,发现交际交友、待人接物、室友支 持对应对倾向有显著预测作用。这表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的严重程度与应对倾向分值成对 立趋势,更有可能采取消极应对方式,与以往研究的结果相一致(廖峻,2012;刘海骅等, 2013;雷希等,2018)。大学生在学习阶段会遇到来自各方面的学习、生活压力和困难, 其中宿舍人际关系是活跃较高的场所,当人际关系遭遇冲突与矛盾时,采取何种应对方式 将影响到个体的情绪、身心健康、学业等。本研究中,交际交友因子对应对倾向的独立预 测力为18.9%,标准回归系数P是-0.224;室友支持对应对倾向的单独预测力为2.9%,P 是-0.195;待人接物对应对倾向的独立预测力为0.3%,标准回归系数P是-0.107。这三个 因子整体上可以预测应对倾向22.1%的变异量,其中交际交友因子在整体中的贡献率最高, 说明宿舍人际关系困扰主要是通过交际交友困扰影响应对倾向。交际交友困扰因子主要表 现在社交场合与交友方面的行为,当出现人际关系困扰时,积极主动创造条件和环境,寻 找朋友,可创设融洽的人际网络,这样,想改善网络环境的个体就会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 这也说明了交际交友是应对倾向的重要预测源,而其他两个维度对预测应对倾向的贡献率 相对较低。
5.2.2.3应对倾向与孤独感的回归分析
在应对倾向各维度对孤独感的回归结果中,发现积极应对方式、消极应对方式对孤独 感有显著预测作用。这表明应对倾向分值更高,体验到的孤独感水平相应就更低,这与之 前学者们探究的成果相似(夏艳雨,2017;李静等,2016;张秀春,2011;余苗梓等,2007)。 大学生在挫折和困境情景下,运用何种应对策略都将影响个体的成长,积极应对可促进个 体成长、成熟,消极应对方式阻碍个人的成长甚至使其后退,这与个人的孤独感水平有很 大关联性。本研究中,积极应对方式对孤独感的预测力为10.7%,P是-0.365;消极应对方 式对孤独感的解析值为7.2%,P是0.272。这两个因子整体上能够预测孤独感17.9%的变 异量,其中积极应对在总体中的作用率最高,说明应对倾向主要是经由积极应对因子作用 于孤独感。当个体在学习、生活、社交等使用针对焦点、寻求帮助等积极策略,乐观面对, 事况向好的方向发展,成就感、心理需要都得到满足,获得成长,这时,主观上的孤独感 就会偏低,同时也说明了积极应对方式是孤独感的重要预测源,而消极策略对推测孤独感 的贡献率相对较低。
5.2.3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的作用——应对方式的中介效应
综上所述。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应对方式、孤独感两两显者相关。其中宿舍人际关 系困扰与孤独感显著正相关,宿舍人际关系困扰与应对方式显著负相关,应对方式与孤独 感显著负相关。逐步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宿舍人际关系和应对方式都能显著预测孤独感, 整体联合的解释量为36%。从这些关系中,可以看出宿舍人际关系困扰程度越小,倾向于 釆取积极策略,体验到的孤独感程度也越小,因此,研究假设应对方式在宿舍人际关系和 孤独感中存在中介效应。
为验证上述假设,根据温忠麟等(2004)探索得出的中介效应检验程序对数据进行验 证分析。回归数值显示,系数c、a、b均为达到显著水平,这表示应对方式的中介效应显 著,又因为系数。显著,并与ab同为正号,所以应对方式属于部分中介效应,换言之, 宿舍人际关系对孤独感的中介效应不完全通过应对方式这一中介变量来实现。釆用 Bootstrap方法进一步检验中介效应,分析结果显示中介效应显著(0.1666)。综上所述, 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可以直接作用于孤独感,也可以经由应对方式间接作用于孤独感。
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发生矛盾与冲突时,个体会感受到人际关系紧张,在心理和行 为上都表现出焦虑;相反,当其呈现良好状态时,个人接收到来自外界的关注信息而使心 理活动得到发展,自身得到认同。在这种人际关系危机中,好交往,积极维护人际关系的 个体在处理问题时倾向于釆取积极应对方式,积极应对方式对问题解决和个体发展具有重 要意义。首先,积极应对体现的是个体主观能动性,能够在困境中主动寻找方法,快速理 性分析问题;其次,大学生的整个学习成长轨迹是各种技能与品质的全方位培养提升,其 中包括个性成长,为即将踏入社会做准备,提高适应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助于建立良 好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为其未来的发展奠定基础。培养积极的应对方式需要家庭、学 校、社会乃至个体本身的协调配合。现在学生更多的是在学校这个大环境中学习和发展, 教师、学校应提供人际交往所需技巧,引导其在深陷困境期间可更多寻求有效策略,从而 建立融洽的宿舍人际关系,降低孤独感,促进身心顺利成长。因此,在面对孤独感这一主 观体验上,不仅要营造良好的宿舍人际关系,还要从引导其采取积极应对方式上入手来减 少孤独感。
6.结论
通过数据分析,探究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应对方式和孤独感之间的作用关系, 现得出以下结论:
(1)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在总体上表现为困扰较少。男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困扰显 著高于女生;独生子女的室友支持困扰显著高于非独生。
(2)积极应对方式均值高于消极应对方式均值。男生的应对方式显著低于女生;独
生子女的应对方式显著低于非独生;文科生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理工科学生;大一学生的 应对方式显著高于大二、大三学生,大四学生的应对方式显著高于大二、大三学生。
(3)大学生的孤独感在总体上处于偏上孤独水平。男生的孤独感显著高于女生;理 工科学生的孤独感显著高于文科学生;大二、大三学生的孤独感显著高于大四学生。
(4)大学生的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应对方式、孤独感三个变量显著相关。宿舍人际 关系各维度与孤独感显著正相关;应对方式与孤独感显著负相关;宿舍人际关系各因子与 积极应对方式显著负相关,与消极应对方式显著正相关。
(5)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和应对方式可以显著预测孤独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 中的交谈因子和应对方式中的积极应对是孤独感的最重要预测源。
(6)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困扰可以直接作用于孤独感,又可以经由应对方式间接作 用于孤独感。
参考文献
宾洋.(2018)•大学新生自尊对孤独感的影响(硕士学位论文)•华中师范大学.
陈星宇,秦桂芬,岳献荣.(2013).当代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探析.大学教育,21,103-105.
董杉,董晓槪彭淋.(2012).广州市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现况分析.中国学校卫生,
12,1446-1448.
董军强.(2013).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实证研究.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5,71-72.
付春新.(2014).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影响因素探究.宿州学院学报,29,125-127.
范青,原伟.(2018).大学生网络成瘾与其人际关系、孤独感的相关性.精神医学杂志,31,51-53. 韩艳萍,胡其图,张媛.(2018).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困扰与应对方式的研究.管理观察, 18,134-135.
何毅钦,威泽勇.(2015).大学生孤独感现状调查及原因探析.教育教学研究,4,18-19.
金桂春.(2011).大学生人际关系与孤独感的相关研究.科教导刊,27,168-169.
雷太甫,曹聪.(2016).大学生宿舍关系与心理健康的关系研究.教育教学论坛,08,55-56.
雷希,王敬群,张苑.(2018).核心自我评价对大学生抑郁的影响:应对方式和人际关系困扰的链 式中介作用.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4,808-810,830.
李云峰.(2014).大学生网络交往、应对方式和孤独感的关系研究.四川师范大学.
李小玲,唐海波,明庆森,张花.(2014).大学生孤独感和自我和谐的关系: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3,530-532.
李静,闫国伟,张静平.(2016).医学生手机依赖与孤独感的关系: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中国健 康心理学杂志,12,1828-1831.
李晴,孙俨,张宇,张文静,李校安.(2016)大学生学校归属感对宿舍人际关系的影响.心理学进 展,06,692-699.
廖峻.(2018)大学新生应对方式对宿舍人际关系的影响及其性别的调节作用.校园心理, 16,441-444.
吕林.(2014).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质量与孤独感的关系研究.绵阳师范学院学报,5,113-118. 廖峻,周波,罗承等.(2012).大学新生应对方式与宿舍人际困扰的关系研究.中国健康心理学杂 志,1,114-116.
刘海骅,李冀.(2013).大学生宿舍人际冲突类型及应对方式的实证研究.北京教育,6,10-13.
刘春雷,李铁镔.(2013).大学生寝室人际关系影响因素及应对方式的调查研究.吉林师范大学 学报,1,8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