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对攻击行为的影响: 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的双重中介作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4-03 18:08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医学论文
服刑人员是社会中的必然存在的一个特殊的群体,其攻击性是监狱心理矫治工作重点之一。一般个体 在儿童期遭受虐待状况后,普遍出现情绪功能、心态认知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很
摘要
服刑人员是社会中的必然存在的一个特殊的群体,其攻击性是监狱心理矫治工作重点之一。一般个体 在儿童期遭受虐待状况后,普遍出现情绪功能、心态认知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可能进一步引发不良行 动,导致犯罪行为或狱内再犯罪的发生。目前对于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与攻击疔为 的关系研究甚少,因此本研究专注于探讨四者之间的关系以及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在儿童期虐待对攻占行 为倾向的双重中介作用。
本研究采用《儿童期犀待问卷》、《犯菲心态址表》、《多伦多述情障碍问卷》、《攻击行为虽表》 对448名监狱服刑人员进行问卷调杳,统计分析,研究获得如下结论:
⑴服刑人员儿蛍期虐待、述悄障碍、犯罪心态与攻击彳亍为在文化程隊 抚养方式上均存在显茗差异, 除述情障碍外.其余在在犯罪类型、前科次数上也存在显著建界,儿童期丿占待与犯罪心态还在婚姻状况、 抚养者上存在显著差异。
(2)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与攻击彳亍为存在显著相关,儿童期虐待与犯罪心态显箸止相关, 儿童期虐待只与述情障碍的辨别不能维度显著正相关,其余维度相关不显著。
(3)儿童期唐待可显著正向预测攻击行为。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足服刑人员攻击行为的重要影响因 素,在儿童期虐待与攻击行为Z间起到完全中介的作川。
摘要 VI
Abstract.    VII
1•前言 11.1文献综述   I
LL1儿童期虐待的相关研究   I
1.1.2述情障碍的相关研究   3
1.1.3 犯罪心态的相关研究 6
1.1.4攻击行为的相关研究 8
2研究方法 15
2.1研丸目的 15
2.2研究被试   15
3研究结果 19
3.1研究工具的信度和效度分析 19
3丄1研究工具的信度分析 19
3.1.2研究工具的效度分析 19
3.2描述性统计分析结果 23
3.3人口统计变量对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菲心态和攻击行为的影响 24
331年龄对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菲心态与攻击行为的影响 24
1前言
1.1文献综述
近年来,伴随着社会文明的整体发展和公民素质的飞速提升,以及服务型政府的建设要求,刑罚执 行机关的主要职能已不再停留在监禁刑的限制和隔离功能,提倡底线安全意识,而是越来越多强调以软性 矫治方式用来教育人、挽救人 改造人,推行治本安全理念。自2013年I月1 H起修正的《中华人民共 和国监狱法》第一章第二条明确规定:监狱对菲犯实行惩罚和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将 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20【6年3刀17 □,最高人民法院对2015年全国法院审理的案件信息进行公布, 数据显示暴力犯罪案件虽有卜'降,但是仍然占刑事案件的13.71%°而监狱目前主要关押的暴力型、经济型、 智能型、风俗犯罪等四种罪犯类型,暴力型罪犯数量庞大,约占四成左右,在日常改造过程中,易因小事 发生口角、动手等违规事件,对监管安全存在…定的隐患,也是犯情分析研判的重点内容。这部分罪犯往 往个性较强,心理阴暗面较大,自觉前途渺茫,但又易接受心理咨询、放松训练等主动性配合疗法。但日 前围绕暴力型罪犯的攻击倾向研究在曰益增多,但受到的关注度仍然不够。
从日常谈话中监管人员关注较多的几个维度出发,探究暴力型罪犯的攻击倾向成因,进而以心理矫治 疗法降低其暴力倾向,这是本研究的基本思路。有研究表明,固然在监狱内部禁锢、封闭、单调、沉闷的 环境中,服刑人员更容易出现心理问题,但更多的可能是服刑人员在入监前存在心理问题,并进•步使Z 走上犯罪的道路(+•首道,2015)0绝人部分服刑人员的成长坏境较普通人坎坷,如因父母离异导致管教 缺位,或因父母出去打工造成教育缺失.还有被亲生父母抛弃,家庭暴力,学校霸凌等问题。儿龍期经受 过忽视或唐待的未成年人成长丿G更易突破法律法规的掣肘,发生盗窃、抢劫、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等犯 罪行为(鲁明辉.高」匕陵,2015)o而个体述情能力的表现是成长过程逐渐发展的,与儿童期虐待状况密切 相关"因缺失合适的情感倾诉通道,监内服刑人员存在不同程度的述悄障碍,这部分服刑人员不会表达、 交流内心情感,思维固化而刻板,往往遇事猜疑,无法充分感知社会亲附情感,所采取的行为常常不符合 国家制度、社会规范要求。而心态是行为的准备状态・可以有效预测行为,犯罪心态的改变直接牵动服刑 人员对犯罪行为的认知,服刑人员在犯罪前后、服刑过程中的心态认知变化,直接影响其日常改造表现, 与攻击行为的发生密切关联。犯罪心态与攻击行为研究属于在犯罪学研究中还不深入的版块,需要我们进 一步探矩本文将国绕服刑人员在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与攻击厅为倾向等几个方而展开相关 研究。
L1.1儿童期虐待的相关研究
1.1.1.1儿童期虐待的界定
儿童期唐待(child abuse・简称CA), II前并未形成壯界公认的统一定义,受国家文化、社会风俗、 宗教信仰及价値观丼异等的影响,壯界各国笔用汕本国实际來对儿童期虐待内汹予以界也例如,受到宗 教信仰等冈素驱使,每逢节11穆斯林地区対所仃家庭的孩葩施行割礼,并作为约定成俗的仪式传承下来, 并逐渐形成具有民族性的彳『为,这肯定即砧待作木质区别的,但放在非伊斯兰世界往往看成虐待行为。 山F价值观差片,北欧国家对儿章财j任何程度的休罚均不介法,被看作唐待行为,而在中南业等部分亚
洲国家,家长,乃至教师对儿童处以轻度体罚就不会受到舆论批评,将其与虏待挂钩,而是作为一种行之 有效的管教儿童手段(李文涛,2014)o
虽然各国对儿童虑待的界定不一.但内涵差异并非不可统合,现在学界对儿童溝待的认识卞要区别 在是否将忽视归结于儿童虐待的范畴。焦富勇专家(2005 )在《第15届国际防止虐待忽视儿童会议介绍》 中倡议,在情感、性虐待、躯体等外,应将对儿童躯体、情感等的忽视纳入虐待的范畴口世界卫生组织(2014) 将儿童虐待定义为对18岁以下儿童的虐待和忽视彳亍为。它包括在一种责任、信任或有影响力的亲密关系 中的各种身体和(或)情感虐待、性唐待、忽视、疏忽、商业或其他剥削,这给儿童健康、生存、发展或 尊严造成了实际伤害或潜在伤害。这-界定将忽视川入儿童虐待形式,吻合我国目前对儿童全而发展的整 体要求,同时整合『忽视对人成氏过程屮的豺心影响,较符合本本研究的日的^因此 研究者采用吐界卫 生组织的定义,将忽视归入儿童期唐待范畴U
R前学界主要将儿童虐待归纳为四种形式:①報体虏待:指儿策抚养义务人通过直接施加伤害行为来 造成儿童实际的或潜在的身体伤害或痛苦°躯体虐待方式多样,如殴打、威胁儿童等。英虱 我国香港地 区还将儿童受伤或遭受痛苦作为身体虐待的形式(Kai】ys& Johnson. 2002)。②性虐待:指对儿童实施的任 何形式的性方面的侵害行为,这类虎:待往往隐藏性高,身心危害持久(闵达珍,2015)。③情感虏待:指 対儿童抚养义务的人给儿童提供的生活成长环境不利于儿童心理健康发展,如不适当的限制儿童活动、诋 毁、奚落、威胁、恐吓等非躯体性伤害(Dar John, &Eron,200)⑷忽视:乂分为悄感忽视和躯体忽视, 指对儿童有扶养义务的人有能力抚养儿童,却在健康、教育、心理发育、营养、庇护和安全的生活条件等 方而不给儿童提供应冇的帮助(Barlow, Turow, & Gerhart, 2017).
1.1.1.2儿童虐待的测量
国内外关于儿童期唐待测量的问卷们艮务,工耍足以冋顾性调查问卷为工,国内学者除了译制国 外测量问卷以外,还根据具体国情编制了一竖测量问卷,经检验适用性良好。
童年期创伤问卷(Childhood Trauma Questionnaire-28 Item Short Form. CTQ-SF )是冃前应用比较广泛 的儿童期當待测量间卷,山美国纽约的临床心理学家Bernstein等人「1998年编制的用以评估儿能期创伤 经验的工具。国内赵辛;福,张亚林,李龙《(2004)将只译制成屮文,经检验,量表总Cronbaclf “系 数为0.77,备分fit农的Cronbach' s。系数为0.41-0.68,分星表号总星表相关系数为0.45-0.76:相关系 数在分竝表Z间没右达到显著水平,说明吐农达到测虽I I的耍求,11右心理学总义。各项实证研究证明笊 年期创伤问卷是研究儿童期虐待问题的右效工几
儿童虐待史问卷(the Child Experience of Care and Abuse Questionnaire, CECA.Q)是由英国学者 Moran, Bifuleo, & Ball (2002)编制而成,它是通过回顾性地调查成年人在童年时是否存在妪体、性或精神 方而的澎待的口评量表。国内心理学家引入该问卷并对具进行初步的信度、效度分析,通过对308轻成 年人群被试进行评定,结果區示CECA.Q对中国的普通成年人群有较好的信、效度,町以作为我国冋顾 性儿童虐待史筛选调查的白评工具。随后乂将其用于160例抑郁性疾病患者屮进行测试,结果显小CECAQ 在抑郁性疾病中具有较好的信效度,「”作为抑郁型疾病患齐的儿讥唐待史筛选门评IJI (今鹤丿曲怅亚林, 周永红,张迎黎,王国風杨1比昌,2004).
儿童心理虐待与忽视量表(Child Psychological Abuse and Neglect Scale, CPANS)由国内邓云龙,潘辰, 唐秋萍,袁秀洪,肖长根(2007)编制,通过对444名中小学生进厅调查进行信度、效度检验。结果显示: 全量表的重测信度系数为0.82,各维度、分量表和全量表的同质信度为0.56〜0.88探索性因素分析表明 各维度对所属因子有中度以上的负荷,抽取的两个因解释了总方差的68.9%。随后.又通过对7644名中 小学生进行调查并且进行信度、效度检验。结果显示儿童心理虐待量表的信效度符合心理测量学要求。
儿童期虐待史自评量表(Personal Report of Childhood Abuse,PRCA)由国内学者朱相华编制,通过179 例小学生进行测试,检验结果显示信度效度良好;随后乂将其用于2374名大学生中进行检验,结果显示 PRCA在大学生群体中有很好的信效度,町以作为评佔我国小学牛.和人学儿童期受虐待情况的冇效工具 侏相华,梁光利,乔娟,李林,赵后锋,杨永杰,耿徳勤,杨雪,2011).
1.1.1.3国内外儿童期虐待的相关研究
根摇调查研究发现,儿童虐待是世界范1111内时有发生且难以根治的顽疾,但大多数国家都出台条例, 采取措施对此类行为严厉打击并事府救济。Salanova(2000)研究表明,家庭无固定居住地的、家庭屮有失 业者、社会经济地位相对低的家庭,以及有受虐待史者的家庭受虐待的发生的比率较高,家庭暴力屮涉及 到儿童虐待的有30%-50%«美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遭受虐待的儿童数量达180万(Ikeda, 1991); 葡萄牙通过对1000位家长抽样调查发现,该国儿童期受唐待的发生率达73%(Figueiredo,Bifiilco, Paiva. 2004):而根据我国受虐儿童方项统计数据推测,屮国遭遇过家庭暴力的人群达2亿之多,其屮儿童占绝大 多数(陈品琦,2004)。尽管儿童虐待问题由来己久,然而,对儿童虐待问题V项研究却迟至上世纪 60年代才开始,美国儿科专家Kempe ,Silvennann? &STe(1962)对类国749例因虐待重伤真至致死的 案例进行的研究,并于同年发表了《受虐待儿童综合症》一文,初步考察了儿童虐待问题的影响因素,提 岀"受虐儿童综合症”这个概念,对美国乃至世界各地受虐儿童的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催生了全球 首部针对预防受虐儿童法案,即《美国儿锻膚待治疗和预防法案》(焦富勇,焦文雁,潘建平,2004).
国内外7者対受虐儿童问题硏究起步较晚,范囤和限,主要关注点还是在受虐状态、家庭以及社会成 因上。儿莹期虐待会对儿觅社会能力的形成与发展造成障碍,受虐待儿童的社会能力和自我不良心理调适 能力明显较差(魏贤玉,朱相华,李娇,杨永杰,田玉<2007)o于增艳,赵阿渤和刘爱书(2017)研究发现 儿童期受厲经历与抑郁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尤其是情感虏待与忽视对后期抑郁障碍的彫响最大。国外学 者研究也表明这…结论,遭遇过儿童期虐待经历的青少年要比未有相应经历的个体更容易抑郁或产化|'|杀 观念,并且其危险性要爲于成年期(Moretti & Craig, 2013; Dunn, McLaughlin,Slopes Rosand, & Smollei; 2013)。潘建平,杨了尼教授(2005)研究发现父母的文化程度、职业类型特点、家庭类型和家庭经济状况 都是儿童唐待◎忽视的汞•要影响因素。杨卞凤(2006)研究表明补会结构和社会体制和儿竜用待仃联系, 主要表现在社会分层等战乱、现实的社会建构、宗教的信仰、迷信的思想或邪教教义等也仃影响・Calvete (2014)研究表明儿童虐待经彷通过早期并常图式对个体的抑郁和社交焦虑产个影响朋加儿堇成年煩发牛. 精神障碍、人格障碍的可能性。马韵(2003)指出国内外的学X们得到的比较•致结论是:语订方而发育 比较迟缓、在学校的表现比较差的儿施相对较容易遭到忽视或者朋待。
1.1.2述情障碍的相关研究
1.1.2.1述情障碍的界定及其理论
述情障碍(alexithymia)这-概念在上世纪70年代提出,用来描述-类临床症状:难以识别情绪,难 以在躯体感觉和情绪之间做出区分:难以向他人描述情绪;想象活动或白口梦减少;外向性的思维方式. 缺乏对内心世界的关注.拘泥于外界事物的细枝末节(Tayloi; Bagby, & Parkei; 1997)。从述情障碍的性质上 来说,它可以理解为一种反映与调节口身青绪存在明显缺陷的多层面人格结构,也可以是一些心理问题和 疾病的反应,早期的学者将前者称为原发性述情障碍,玮者称为继发性述情障碍。随着此类研究的增多, 沖界着手对此概念进行更为统•和精准的定义來开展相关研究oSifneos (1996)概况了述情障碍的五大显 著特征:(1)减少或丧失体验内心的1止界;⑵ 减少或丧失用语吉表达洁绪能力;⑶减少或丧失幻想能力; ⑷具有外向性的思维模式;(5)难以辨别和描述情绪与情感。它集屮体现在缺乏情感辨别能力,缺乏情 感描述能力和外向性思维三个方血。情感辨别不能主要是指难以识别情绪,难以从他人的言谈举止屮识别 悄绪的变化,难以区分情绪情感和情绪激起的躯体感觉,易将梢神痛苦理解成躯体不适•悄感描述不能则 指难以正确地描述自己的情绪情感,在词语表达上存在欠缺;外向性思维主要是指内心壯界极度空1丄没 有个人自身的想法,很少关注自己的主观感受,只关注外部的事实信息。
经过近40年的研究,学者们对述情障碍的本质和形成机制的探讨也越来越多。
CD生物机制理论
国内夕卜对丁•述情障碍神经上物机制的研究多涉及大脑右半球、删氐体、额叶与扣带冋四个脑区(张蕾, 汪凯,2007)。Lareen,Brand&Bennond (2003)的研究指出,述悄障碍认知特征受损的工理星础是脚抵体 功能障碍,而其认知与情绪特征都受损的生理基础是人脑右半球和额叶障碍。Adolphs (2002)发现,额 叶受损的被试在对情绪图片进行识别时,反应时会冇延迟,且对恐惧情绪识别较困难。邱甜甜,芮了艺和 曾南华(2015)的研究结果得岀述情障碍5制氐体,扌II带皮层、脑岛及杏仁核和皮质的前额部分右关"
Q)认知机制理论
心理学认为述情障碍足个体在情绪的认知加工过程存在缺陷。根据情绪信息加工理论,情绪有五种基 本成分:刺激物、励评价、次评价、疔动准备与实施,五种成分Z间包含转换、处理、储存和提取四个阶 段"Frawley & Shi仙(2001)认为,情绪各个成分在认知加工过程时或信息传递时出现漏洞・个体任辨别、 描述情绪时会存在阻抗,进而产生情绪障碍.周丽(2007)的研究表明,髙述情障碍者在情绪信息的认知 加工过程存在缺陷。宫火良和郑希付(2010)也发现,嵩述悄障咼者在信息加匸选择I〔注亚工理信息丽忽 略悄绪借息,这种注意偏向便筒述悄障碍者的悄绪休验减少,更关注外部M物。国内学苕进r认 知加工过程中的情绪图式缺陷止是述情障碍认知缺陷的典型表现Z— (张春南,张进仙,张静秋,胀苹上 2011).
@社会机制理论
从社会和发展心理学角度出发,认为禹述悄障碍的严1小儿的年的•些经“J右关(LevantJlall, Williams, & Hasan, 2009).根据依恋理论发现,述怙肾碍9不安全型依恋仃密切关系,冋避型依恋和恐惧 型依恋会压抑人们对情感的认识,使其处理情绪方兀较驻•,缺乏情感农达技门,可能“致述帖障尙,体 社会支持水平降低,进而可能会影响述情障碍的形成(贝劲松,2009). Bankier(2001),魏吉隗(2012)研究 调查得出,不同文化程度的人述情障碍水平存在差异,社会阶层较低者更少有描述情感的语言,更少存在 幻想。这可能是因为这类群体情绪与情感词汇储备少,不善于表达情感或分析、理解自己与他人情绪状态 的能力有限。董婕,李强(2007)等人认为家庭屮母亲不恰当的教养方式可能会促发述情障碍的产生。朱 晓庆(2017)探讨了父母教养方式与述情障碍的关系,发现性格、家庭成长环境及社会经历对述情障碍有 显著影响,并且发现父母亲严防惩罚,过分干涉与过度保护,拒绝及占认©述情障碍乜正相关;父母情感 温暖与理解和述情障碍呈负相关。
1.L2.2述情障碍的测量
为了更准确地对述情障碍进行:ft性研究,国内外学若先后编制岀了各种测量工具。
多伦多述情障碍量(TorontoAlexithymia Scale,TAS)由Taylor 人编制的,是国际上应用最广泛的测 评述情障碍的工具,其先后公布了 TAS-26和TAS-20两个版本。TAS-26,山26个项冃组成,被分为4 个维度,其屮FI代表的是描述情感能力;F2代表的是识别、区别情绪和躯体感受的能力;F3表示的是 没有丰富的想象力;F4代表的是外向性思维。测试时要求被试从实际情况出发,作出完全赞同(5分), 基本赞同(4分),中立(3分),部分不同意(2分),全部不同意(I分)的评分等级,结果发现分数越高其 述情障碍症状就越明显。各项冃均采用5级评分,总分越高表示述情障碍特征越明显o 1994年,Bagby, Parker与Taylor对TAS-26进行J7■修订,制订了有20个项忖的TAS量衣1992年修改版,简称TAS-20 & 表。在结构上分为三个因子,因子1,对情感辨别和情感描述能力的评估。冈子2,对外向型思维的评估, 因了 3,外向性思维…采用5级评分,总分越高表示述悄障碍特征越明显。述悄障碍TAS・20总分表现出 了与认知的高度相关,与缺乏幻想和情绪化只有弱相关,且和TAS-20的分屋表不相关。
Bemiond-Vbrst 述情障碍问卷(the Bermond Voret Alexithymia Questionnaire, BVAQ),由 Bermond 和 Vo陨开发编制,包含五个分量:(1)情绪化.⑵幻想、⑶ 识别 ⑷分析和 ⑸ 言语表达的情绪。类似 于区分述情障碍的认知和情感方面,在述情障碍的假设理论模型下,BVAQ是一个二因素结构模型,情绪 化和幻想分量表代表述情障碍的情绪成分;识别、分析和言语表达分量表代表述情障碍的认知成分。栾梦 娅(20⑷在大学本科生施测,发现Cronbacha系数为0.776,幻想维度和情绪化维度与髙阶因子情感显 著正相关,识别维度,分析维度和言语表达维度与高阶因子认知显著正相关,证实了 BVAQ的二元结构 理论。
多伦多述情障碍量表首先由姚芳(1991)传引入国内研究51.率先在人学空和I矢务丄作者中进行施 测,得到了国内高文化水平人辟的常模。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医学心理学研究中心蚁金瑶,姚树桥和朱熊 兆(2003)对TAS-20 fi表进行中文版的修订,Cronbacha系数为0.83;重测信度为0.87;条口间平均相 关系数在0.72-0.82。凌宇,蚁金瑶,章晨晨,钟斌,姚树桥(2009)在TAS-20的基础上编制了少儿述情 障碍问卷中文版(Alexithymia for Children, AQC),并在584例中学生中施测,取得的信效度打心理测吐 学的要求•致。
此外,国外专业工具还有 Schalling Sifiieos 人格量表(Schalling Sifneos Personality Scale, SPSS)、明尼 苏达多相人格量表(Minnesota Multiplasic Personality Inventory , MMPI ),述情障碍观察量表(The Obseiver Alexithymia Scale ,OAS ),临床访谈量表(The Beth Israel Hospital psychosomatic Questionnaire, BIQ)等。国内的测量工具有,徐莲莲和张理义(2009)编制的军人述情障碍量表,张春雨(2011)编制的大 学生述情障碍量表》,将其进行信效度检测,其量表信效度跟心理测量学的要求基本一致。
L1.2.3国内外述情障碍的相关研究
根据以往的文献来看,国内较多研究聚焦在述情障碍和人格特征的相关关系。枳极的情感体验利于人 格发展和成熟,反Z,消极的情感体检或情感的不协调性,可能会形成不健康或病态的人格。杨红君,赵 志丹,楚艳民(2008)研究认为,述悄障碍和人格障碍存点显著的相耳影响,即人格障碍能够显著预测述情 障碍,述情障碍对人格障碍也有显著预测作用。程敏锋(2006)通过临床分析发现.首发精神分裂症患者 人格紧张性越高,述情障碍特征越明显。傅鹃花(20⑹对监狱在押服刑人员调杏发现,述情障碍与强迫 倾向、内倾的个体特征存在某种关联,这可能和强迫倾向的人过分追求细节,惜绪隐忍等特征有关。部 分不良的人格特征如自信心不强、缺乏创造精神、不擅长保持良好形象、不注重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和反应, 直接影响描述情感的能力。
从本质上来讲,述悄障碍并非是一种梢神疾病或者楠神障碍,相当于一个人的悄绪分裂症状.但对于 许多心身疾病和精神障碍而笥 述情障碍是高风险致病因索之一。越来越多的研究在多种病患身上发现了 髙水平的述情障碍,这些疾病包括原发性高血压、胃溃疡、病理性赌博、进食障碍、药物依赖、冠心病、 高血压、神经症、长期疼痛、纤维肌痛、神经性厌食症,闭症谱系障碍包扌舌阿斯伯格综合症,抑郁症, 恐慌症,焦虑、强迫症、惊恐障碍、仓口伤后应激障碍等(Lumley, Neely, & Burger, 2007)。
在某种程度上,述情障碍还会影响精神障碍的治疗康复效果。内为述情障碍患者难以准确地向医生描 述自身的主观感受,通常都会耽误治病的2机,找至误导医心给出错谋的医学判断,降低了病惜的康复效 率。研究表明…患有生理疾病和心理疾病的患淞同时伴仃述情障碍时,他们的疾病将更难以治愈,对疾病 的治疗康复有较大的彫响(杨程屮•许明科,2015)。如果医生在治疗疾病时同时组合|:预述情障碍问题,能 明显提升疾病的治愈儿率。张金香,杨秋兰(2007)对抑郁症患者进行述情障碍的心理治疗,帮助患者止 确认识到自已的情绪体验,从而提高了疗效.
1.13犯罪心态的相关研究
1丄3」月RffJ人员犯罪心态的界定
服刑人员是指在押接受改逍的嗣犯“ 2009年修订的《浙江省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文件屮,明确 规立为体现人文关怀和法律规范,用软性的“服刑人员”替代駛性的T附IT称谓。为保持打国家法律文 书的•致恂本文便用“服刑人员”抬代研究对象。
法国年鉴学派的先驱Lucien Febvre和Marc Bloch第•次矿心态'•词提出完整的阐述,认为其足 淀 时空范鬧内人们的思维工儿 长期影响部分人类侔体的思维方式和工活方式,代表了当代社会特定的思想 氛由与当初集体民众的精神状态。法国历史学家Jacques LeGoffXj 'P世纪“心态”衣象的研究有所创新, 认为其为“一个特:定的人民集团所特冇的思想和感知方式” o《社仝科学人辞典》对“心态”作出更广泛 的定义,即影响个人 群体对事物发展与事物内涵的全部理解、倍仰和观点体系。《新闻学人辞典》中解 释“心态”是“一定社会历史条件下人们的心理状态和精神状态” o从上述有关“心态”的叙述,“心 态”归结为集体性和个体性的辩证统一,包含群体的精神状态和个人的心理状态,有积极和消极之分,貝 有不不稳定性和自发性。
目前,国内外对于犯罪心态的界定因研究领域的区分,未趋于统一,各有各自的侧重。对丁•犯罪心态, 国内现阶段比较主流的认识为,界定罪犯心态吋严格用绕犯罪事件,以犯罪事件的发生为中心点,明确关 键时间点,以研究时间点与犯罪原因最密切的内在状态为目标(林崇德,杨治良,黄希庭,2003)。更明 确的说法,即犯罪人在实施犯罪前后,出现的与犯罪和刑罚执行和关的态度倾向。罪犯心态的核心是犯罪 事件,研究罪犯心态的意义和价值也在「了解犯品原因和特征,预防再犯瞋
L13.2服刑人员犯罪心态的测量
犯罪归伙I问卷(The Criminal Attribution Inventory, C RAI),是根据内部归因和外部因两大维度进行设 计的。问卷细化为6个分量表,分别为精神病理状况、个人、酒精、受害人、社会、意外。其中前三个分 量表属于内部归因,后三个分量表属于外部归因(Kimer,Mills,&Yessine,2004)。
罪责归因问卷(The Blame Attribution Inventoiy, BAI)JVYf 42个题Uh主要是从!Ul人1的角度來/解'卅犯 的罪责感。BAI共设计了三个分量表,罪疚感、外归因和心理成分,贰中心理成分维度就代表着个体知觉 到的口我支配度,这一维度的内归因会降低罪疚感(Cima. Merckelbach. & Butt, 2007 )。
犯罪思维风格问卷(the Psychological Inventory of Criminal Thinking Styles, PICTS)由 Walters (2011) 开发,评佔了 8种与犯罪生活方式相关的思维风格wPICTS有两个简阶因了,主动性犯罪思维(P因门 和 反应性犯罪思维(R因子),前者和历史性犯罪思维相关联,代表着犯罪认知的冷酷性和精于算讣性,而 后者和当前的犯罪思维相关联,代表着犯罪认如的情绪性和冲动性特征。研究发现,PICTS不仅能够预测 重新犯粘 也能预测狱内适应"
国内対丁犯罪态度的测址基木还处J:起步阶段。曾天徳,王忠郎•何燕平(2010)编制的服刑人员监狱人 格量表,工耍考察监禁所导致的人格界化效应,共有双重性、低信任等8个维度。王伟,张石磊,关慕桢(2011) 以兵员筛查为目的,编制了反社会变态人格倾向问卷,包括偏离特质、冲动特质、悖逆特质三个维度。研 究发现,青少年暴力犯在三个维度上均显著高于正常应征入伍青年。陈伟民(2016)编制的犯罪心理量表 山理智性、情绪性、悔疚感、服刑态度和审•犯意圏五个维度组成,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对川r•评佔W 犯改造心态,比较符合本研究工要构想“
1.13.3国内外服刑人员犯罪心态的相关研究
至怕前为止,対服刑人员犯邪心态的研究不是很執工要集屮在理论研九罗人华(2002)在《犯卅 心理学》里指曲 导致一个反复发心违法犯罪行为的各种个性特征的仃机结介,形成的个性心理 结构。张春嫌和邹泓(2006)研究发现:虽然是仲犯用人格仍值紂怀疑,们仍处犯邪川!仃的 些 心理特征,即离神粘质、高紧张性、敏感、冲动、啜冒险、低服从、缺乏门律、门我屮心,对刖力沾动不 感兴趣等。刘建新(2014)调杳发现少年犯修人具有的破坏件、攻占件人格特质迅远超过IF•少年犯那:人对 照组,认为犯罪人身上存在一种独特而相对稳定的人格因素,并提出了“犯罪危险性人格的概念”。这都 一致说明心理因素是男性服刑人员人身危险性的易感因素(徐瞰,马立骥,2016)。
中国罪犯心理评估个性分测验近些年在罪犯心理研究方面应用较多。庄娥霞(2010)运用个性分测验 对82名服刑人员进行检测发现,外倾、冲动、波动、戒备、焦虑、暴力倾向、变态心理与犯罪思维指标 上,犯罪组的得分大于正常组的得分,而在自卑、从属、聪慧、同情指标上,犯罪组和正常组没有显著差 异,男性服刑人员缺失同情心,有很强的暴力倾向。国内外很多7音采用卡特尔16项人格因素测验作为 服刑人员的心理测量工具,研究结论比较•致。张春菊(2007)发现男性服刑人员衣现出"四高二低”的 心理特征,叩高兴奋性、高敢为性、高乐群性、高幻想性、低恒定性、低独性,対外側嶽性也比较低。 郭星华(2010)研究发现,犯菲人在进行犯罪行为归因时,外部川因多丁•内部归因,外部归因屮42.9%归 因于社会风气丼,393%归因于对方不讲理:内部!LII人忡何3&1%的犯罪人将原刚」结于自身的人格特 征。
未成年犯罪一直社会关注的热点,研究范围也较深入。胡婷婷(20⑵研究发现,未成年服刑人员还 存在高忧虑、高紧张、高敏感以及低自律性、低实验性、低稳定性等心理特征。且未成年暴力服刑人员内 部心理存在的特质愤怒得分显著髙于正常群体(陶琳瑾,2011)。李静华,中田,郑涌(2012)的硏究也支持这 一观点——未成年犯的攻击和敌意归因偏向得分显著高丁普通学生,在去除普通学生样木后,结果显示敌 意归因偏向显著影响白身止常的心理活动。
1.1.4攻击行为的相关研究
1.1.4.1攻击行为及其理论
Berkowitz(1964)与Feshbach(1970)均认为,攻击行为应该考虑攻击者伤害他人的总图,而不应仅仅 衡量其行为的后果。也就是说,攻击行为是对行动对象丈施有目的性和针对性的行为,不存化无意伤害的 情形。在1983年出版的第四版《儿敢心理乎册》中Parke Slaby(1983)提岀对攻击的理解:攻击是旨 在对他人(包插个体和群体)个理或心理进行伤書的行为oAnderson ^ Bushman(2002)在前人的研究基础 上提岀,攻击行为是指直接针对他人并以造成具伤書为H接口的的行为,同吋攻击者明白其行为将伤害到 口标,并I丄日标试图躲避。
国内学者叶茂林(2003)认为攻击性是人发起攻击的心理特征,即人格中所具有的产工攻占的内在可 能性,这个概念强调了攻击性的人格特征°黄希庭(2004)认为攻击是以伤出某个想逃避此种伤害的个体 为目的的任何形式的行为.
由此可知#攻击行为应同时具务以卜二个特点:⑴仃针対性,攻击者针对目标有意为之的;(2)有 回避性,被攻击口标有躲避的倾向;(3)仃名巫性,攻击LI标所得到的伤害既有生理层面的,也包括心理 层而的。
国内外关于攻击行为研究启动较早,涉及领域也较广泛,主要的理论右:
①攻击行为〜般模式(The General Aggression Model, GAM)
GAM山Anderson和Bushman (2002)提山,该理论认为,特定時境卜•发生的攻击行为是-个循坏过
程:输入变量一过程f结果f社会性遭遇(又可视为再循坏中的•'输入变量”)
在输入变量阶段,有两个因素影响人的攻击行为;人的因素和情境因素。前者包括个体的人格特征和 生理素质,其中,人格特征包扌舌个体的特质、信念、态度、价值观和长期目标。后者是指当时情境屮唤醒 或抑制攻击行为的各种特点,包括:攻击性线索(能心动储存于记忆中的攻击情感、行为的对象和事件)、 挑衅、挫折、疼痛与不适、酒精和药物、诱因(即个体希望达到的冃标或希望得到的东西)。过程阶段常控 的是个体存在的内部状态激发攻击行为的联系。认知过程、情感过程和唤醒水平构成了个体觉醒时的内部 状态,只要调动其屮•个过程,其余两个过程就会得到激活进而扩展至结果阶段。这阶段主要是用于对前 几个阶段的评价和决策,分为即时性评价和再次性评价。如果个体没有充足的资源(如时间和认知能力), 或者资源充足但是认为评价结果是不饥要的,就会引发冲动性疔为;如果个体右充足的资源11认为评价 结果是重要但不满意的,就会进行重新评价,重新评价有可能多次循环,丘至得到满惫的评价结果,筍 发慎思性行为°
②综合认知模型(Integrative Cognitive Model, ICM)
该模型是Witkowski和Robinson (2008)在整合已有理论模型和实证依据的基础上,探讨了在情境的 刺激下,不同人格特质的个体在敌意解释、反思注意和發力控制过程等方而的差异,并进一步分析了这些差 异如何导致不同的行为结果,从而构建了 -个综合的模型來解释攻击厅为的内部认知机制。该理论认为当 面临的惜境彼感知为未划的危险时,个体内在的思维结构就会自动化加丄,得出一个全面、整体的结论,如 果结论为负面结果.个体就会出现针对性的攻击行弘 需要指山的是,个体对惜景的解释受到人格特质的 显著影响,如果个休本身存在高特质愤怒,更容易形成带有负面偏见的结论,进而快速触发愤怒情绪,导 致攻击行为的表达。
③fl 我控制资源模型(The Strength Model of Self-control)
该模型将自我控制认为是对自我思想、悄感、庁动控制和调节的能力,又隐喻成一科[有限的资源,就 像肌肉在频繁使用之后就会变得很疲惫但不久乂会恢复力址,个体实施口我控制后会出现暂时性的耗竭, 导致个休缺乏足够的认知资源参与认知取评,使个体无法有效应对随后的口我控制任务,面对不满恿的结 果时更易选择攻击行为(Denson, DeWalL & Finkel, 2012)。这•现象被称为门我控制资源损耗(ego depletion),自我损耗状态将影响攻击行为的决策过程和结果评价两个阶段(Baumeister, Vohs. & Tice. 2007; Osgood & Muraven, 2016)。
1.1.4.2攻击彳亍为的测量
Buss和Peny (1992)在Bliss与Durkee的敌意问卷的®础上编制了攻击行为问卷(Buss-Perry Aggression Questionnaire, BPAQ"该问卷包含29个条目,何:个条IJ采用5级评分法。该问卷分为身体攻 击、言语攻击、愤怒、敌总等四个分问卷,其中,身体攻击、官语攻击划归为攻击攻i6的行为维度;敌虑 划归为攻击行为的认知维度;属r攻击的情绪范畴的是“愤怒”维度;属r攻山的认知范畴的是“敌对” 维度。攻击行为问卷(BPAQ)是该领域比较推崇的•个测SJ Jb经翻译为屮文版几 在以人学工为被 试的研究H |具有良好的信度、效度。
我国学者倪林英(2005)对Buss和Peny编制的攻击行为问卷(BPAQ)进厅中文版修订。修订后问卷 共23个条目,包含四个维度,分别是:愤怒,指攻击行为中的情绪因素;身体攻击,指直接的身休攻需; 敌对,指攻击行为中的认知因素;言语攻击,指直接的言语攻击(如讥讽、诽谤等)。
刘俊升,周颖,顾文瑜(2009)将被试替换为中国青少年,对Buss和Peny的攻击行为问卷(BPAQ)做 了初步修订,修订后的问卷共20个条目,包含四个因子:⑴ 身体攻击,包括6个项冃;⑵ 愤怒,包括 5个项目;⑶ 敌意,包扌舌4个项目;⑷替代攻击,包括5个项口。
较新的儿童社会行为评定量表,釆用同伴评定法,将攻击行为分为身体攻击和关系攻击两个因了"身 体攻击的测量包含3个项目,关系攻击包含7个项弘 本问卷以每个项IT被同性別同伴打分评定的结果, 作为被试在这•项目的实际等级。问卷采f]] 0-3的4点记分,得分越离表明攻击水平越窩(王姝琼,张文 新.陈菟李海垒,李春,周利娜,2011)。
1.143国内外关于攻击行为的相关研究
国内外学者对攻击行为的研究己经开展了半个世纪,研究领域也相当广泛。在家庭环境方面,已有研 究发现,当高冲动个体经历父母冲突后获得的愤怒、敌对等情绪得不到良好控制与约束时,就会更倾向于 加入那些缺乏集体主义感的不良团体屮并表现出具有破坏性和伤害性的疔为意图・甚至产生问题彳亍为 (Vitulano, Fite, & Rather. 2010)。国内学者对1406名初-学牛.进行问卷调査,发现家庭中父母的婚姻冲突 显著正向预测青少年攻击行为(苏萍,张卫,喻承甫,刘莎,许阳,甄霜菊,2017).Smokowski, Rose, Bacallao, Cotter, & Evans (2017)对亲子冲突与攻击疔为的联系研究支持了上述观点。在社会情境方血,Coker, Elliott Schwebel, Windle,Toomey, Tortolero,& Schuster(2015)研究发现.长期暴碟于暴力情境会影响个体的认知、 悄感和行为.暴力暴露的程度越高则个体的攻占行为越多.国内学苕也证实了这一论点,H常环境中的暴 力眾露,与攻击行为的发生有显著联系(张林,刘桑.徐强■吴晓燕,杨梦圆,2017)。此外,在模糊情境下. 愤怒水平较高的个体有敌意刺激进疔注意的偏好倾弘更容易形成带有敌意偏见的解#( de Jong,2014)o 这种敌意解释的倾向是攻击厅为的一个重要预测变量(Dodge, Malone, Lansford, Sorbring, Skinner, Tapanya, Pastorelli, 2OI5)U
攻击彳亍为不仅受到外部坏境深刻的影响,也祎催动攻击者门身的认知特征以及同伴关系的改变。在认 知因素方血,张林打昊晓燕(2011)的研究以中学生为彼试,得到结果,攻舟水平战者•对攻击词做出判断 的反应时均长于攻击水平较低的学生,表现出显著的优先选择倾向。也有研究表明攻击行为与抑制控制显 著负相关,攻击性的个体在控制注意与思维,克服强烈的内部倾向和外部诱惑上存在缺陷(纪林芹,潘斌, 郭菲,陈亮,张文新,2017)。在同伴关系方面,不良同伴交往与青少年的攻击行为有显著的.直接联系(Carlo, Mestre. McGinley,Tur-Porcai; Samper. &Opal, 2014人孙晓军(20⑵ 将学牛.作为研究对象进行了追踪研究, 研究发现,被试一旦减少自己的攻击行为,同伴积极评价就会增加,反之,同伴的积极评价就会减少"也 有实证研究发现,具备攻击性的个体会遭釧司伴拒绝,攻击疔为均可显著负向预测随后的同伴拒绝(他帕 Banny, Kawabata, Crick, & Gau,2013)。
1.1.5儿童期虐待与攻击行为的关系研究
儿童期是人格发展的重要时期,然而儿童虐待使其人格发展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道(Cicchetti, 2016). 国内学者针对两者的中介变量路径分析表明儿童期虐待既可直接影响攻击性人格的形成,也可借用不安全 依恋的形成影响攻击性人格的形成侏相华,杨永杰,李娇,2008)。余婷婷,江流和苏普玉(20⑶以初中生 为被试,论证了被伤害状况和暴力行为的发生与童年期反复虐待经历相关。周良凯(2015)随机抽取299 名在押服刑人员相关分析,得到结论:儿童期虐待总分与攻击行为总分以及各维度之间显著正相关。李宝 花王彬,张金响,张增,刘贵献和胡峻梅(2010)调查男性暴力犯菲服刑人员时也发现,童年遭受虐待可增加 个体的冲动、攻击性,从而增加暴力犯罪的可能性。傅鹃花(20⑹认为儿章期受点的服刑人员面对负性 生活事件吋,往往釆取不恰当的,不适应的应对方式,甚至从施虐音上模仿习得了报复攻击行为。相对于 成年人,青少年服刑人员的童年期被虐待、被忽视的程度相比正常人更严重,进而论证因暴力犯罪判刑的 男性未成年服刑人员的反社会行为始丁请少年期和儿童期的唐待经历(马中锐,蒙华庆湖华,2012)。
L1.6犯罪心态与述情障碍的关系研究
精神分析学界一般将犯罪归因于内在冲突、情绪问题以及无意识的自卑感与无能感(罗大华,2012)。 根据李仁山,严由伟和林荣茂(2010)的排摸调杏发现,男性服刑人员述情障碍状况较为严重,高述情障 碍者占26.2%,显示犯罪与情绪障碍存在联系o悄纟住障碍犯罪理论(Emotional Disturbance Theory of Offense)认为,情绪障碍是引起个体犯罪的最主耍原因。个体正常的欲望、愿蚩和冲动的实现受到妨碍时, 就会产生长期、严重的情绪情感不正常问题,进而发生一系列不合规的自我满足行为。如果个体没右长期、 严重的情绪问题,他可以通过社会性交往來实现欲望的满足。但是,在严重、长期的情绪问题丁扰下,由 于个人的自我控制很差,不足以压制在社会道德和法律法规的约束和控制中,因而不能抑制违反犯罪行为 的冲动。周良凯(20⑸ 研究表明个体罪犯情绪不稳定,易冲动,情感上对他人和社会冷酷,缺失责任感。 其情绪时刻沉迷在不健康的精神需嬰中,经常因为低级、卅f俗的需要发生机制,进而人量产生消极情感体 验,一方面」情感半富,与社会朋友偏感性,讲义九 另叨血情感脆弱,在挫折情境屮难以抑制,容易激 发愤怒、嫉妒等悄绪,极端的自卑和扭曲的自尊共存°祁弘(2013)的研究也说明,犯罪群体比正常人更 少采用认知重评,较少使用压抑的情绪调节方式.较少积极的情感表达模式。
1A.7述情障碍和攻击行为的关系研究
述情障碍木质上来说是」种适应不良的防御方式。高述情障碍者多采用不成熟的防御方式,面临外界 所带来的挫折与困境时,经常出现表达障碍,压抑的情绪容易暴也进而发生攻击性行为,这可能与其门 身的认知和悄绪发展水平有关(杨文辉,姚树桥.2009)u山尸述悄障碍者缺乏辨别和表达悄感的能力, 面临生活中的重大问题时,也容易对事物形成消极片而的认知,进而将爭件带来的负佃彤响夸人化,口我 又往往不能探索正确有效的解决问题的路径,最终形成个体负面的评价,而采用灾难化和消极评价的行动 策略(傅鹃花,2016).另外,情绪障碍打可能缺乏理押性认知,缺乏对事务发展的讣划性判断,促使个 体更加容易采取冲动性行为来对冲〔1我内心的剣讪绪情感,凶此更容易发t经常性打架斗殴等问题。当 个体对周囤越多的情绪不能辨別区分和描述表达,则越名使川爪抑或者负性的应对方式,越多岀现攻击性 现象(赵琨,2014)。
1.1.8儿童期虐待与述情障碍的关系研究
童年期虐待与述情障碍相关密切,影响了青少年期以及成人期的并常情绪调节(Vajda&価鸟2014)。 国内专家研究表明童年期遭受虐待的个体会存在较高的精神障碍发生率,尤其是抑郁症,儿乎所有类型的 虐待都与青春期和成年期的临床抑郁症状存在密切联系,进而影响情绪表达能力(王佳慧,刘爱书,2015). Cicchetti (20⑹ 指出,儿童情绪能力来源丁早期的亲于关系,儿童唐待严重损害了良好亲子关系的建立, 导致受虐待儿童经常体验较高的情绪唤醒,以及采取较差的应对方式,在遭受情绪问题时不能得到父劭的 支持,因而在调节与表达情绪吋更依赖不适应性策略。国内学者刘文,刘方和陈亮(2018)对1144名小 学牛问卷调查也论证了儿堇期虐待与情绪能力障碍存在显著止相关「
国内7者将述情障碍与儿童虐待的维度木咲分析进 步揭不两杵内在联系。其屮不能识别情感维度与 儿童虐待各维度均相关,这意味着任何形式的虐待,都可能导致情绪情感的识别能力的缺陷。不能衣达情 绪则与情感虐待、性虐待、躯体忽视显著相关。由于无论何种形式的虐待,都会给儿童带来负面情绪,而 施虐者往往不允许儿童表达这样的负面情绪,他们自身也学会去掩藏甚至逐渐不会去觉察自身的情绪。外 向性思维则与情感忽视显著相关,这是可能是因为受到情感忽视的儿童缺乏社会情感的模仿和学习,他们 对自身情感往往不会去考虑,更多的是只注巫事物的具体细廿 仔孟孟,徐莎莎,画妍,王雯,土晶.尼春 萍,20⑶。
1.2问题提出和研究假设
基于前述文献综述可知,以往对攻击行为的研究多是以社会正常群体和未成年服刑人员为研究对象, 而针对成年服刑人员群体的研究十分鲜心成年服刑人员不仅H备周密的思维逻辑,完整的人格待质,也 具备足够的行动能力,常被人们所忽视的特殊的危险群体"这个群体不仅本人具仃再犯罪:可能iftj.ll犯 罪者本身作为一种犯罪源.对于具他人也会发牛.邪z感染(赵林虎,2010).对社会秩序和国家安全带来r 威胁。因而,以成年服刑人员为被试的硏究显得十分冇意义。
通过对就人的文献综述以及变量理论的分析可知,本文中的四个变量部是被试在个别时空下,特定情 境下连续变化的结果,与客观存在的人口学因素紧密相联,如儿童期虐待与抚养方式、犯罪心态与婚姻状 态、攻击行为与文化程度等。很多文献论述了这部分变址受到年龄、文化程度、抚养方式等人口学变hi的 影响(韩R珠,2015;傅娟花,2016;朱晓庆,2017;孙建章,2017;周良凯,2015) °冈此,这些彤响 在成年服刑人员中是否显著,进而干扰硏究匸题,是本研究的内容Z乙
从儿童成长经历来说,童年遭受虐待可直接影响攻击性人格的形成,增加个体的攻击性(李宝花等, 2010),使其人格发展偏离了正常的发展轨道(Cicchett, 2016),从而增加暴力犯罪的可能性。同时,个体 遭受童年期虐待后,往往存在较高的精神障碍发生率(王佳慧,刘爱书,2015),在帖绪1-///I-问题, 情绪情感能力受损,甚至对青少年期以及成人期的异常情绪调节能力持续发生影响(Vajda& Ldn各2014)。 这表明儿童期虐待影响个体的述情障你9暴力行为的发工密I•丿J相瓶
从情绪的本质而总所右人类行为的H标(动机)足追求快怎或避免痛苫;犯邪(或攻山)行为所指向 的终极F1标也是迫求快圧或避免病苫,这利犯菲动机的追求快爪 避免病片倾向贾穿「犯II!沾动的个部过 程(刘建新,2014)。同时研究调查表明,70.3%的服刑人员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人格障碍(鲁明辉, 高北陵,2015),主要为以情绪情感障碍为主体的神经症。这表明述情障碍和犯罪心理存在某种内在联系, 进而反复影响犯罪行为的发生。
从犯罪的心理特征来讲,罗大华(2002)认为犯罪人的基本心理特征有犯罪信念,经常寻找违反规定 的兴奋,怨恨生活安定、收入富足的人群,利用一切机会为口己谋利。Kohlberg(19®)发现大部分的少年 犯罪道德发展处于(服从与惩罚定向或工具与相对主义定向阶段),而李静华,申田,郑涌(20⑵ 的研究论 证了未成年犯的攻击和敌意归因偏向得分显著高于普通学生。情绪障碍犯罪理论则认为,情绪障碍是引起 个体犯罪的最主要原因。这表明持续持有犯罪心态的个体往往会伴有严重的情绪情感不正常问题,为了自 身利益挺而冒险,促使攻击行为的发生。
从攻击行为分析,李宝华(2010)指岀男性暴力犯的攻击行为远高于止常群体,暴力犯罪判刑的男 性未成年服刑人员的反社会行为始丁•青少年期和儿童期的虏待经历(马中锐,蒙华庆,胡华,2012).罗艳 红,蔡太生,李满林,唐鑫,陈贵(2014)通过成年服刑人员抽样调查还发现其人格的神经质和冲动性 特征显著高于社会其他群体,且能够有效预测攻击行为的发生。这表明儿童期虐待可以影响攻击行为 的发生,且与犯罪者的人格特征有关。
综述所述,儿童期虐待是述情障碍的影响冈素,述情障碍的形成与服刑人员的成氏经历关系密切,乂 对能导致犯罪行为;而儿时虐待经历将会削弱个体不良心理的调适能力,进一步加剧服刑人员监狱人格的 形成,妨碍服刑期间改造心态;另外,儿童期虐待是个体攻击行为的显号预测因素,这说明吋能存在儿蛍期 虜待借用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云影响攻击行为的形成。因此,述情障碍耳犯罪心态足否可能是儿散期虏待 和攻击行为乙间的屮介因素,值得探讨。鉴于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和服刑人员攻击行为之间 紧密的联系,本研究拟考察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在儿童期虐待对服刑人员攻击行为的中介效应影响及其机 制,并提出以下研究假设:
假设1:人口统计变量对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述悄障碍、犯罪心态和攻占行为存在一定的差异。
假设2:服刑人员儿厳期當待与其攻山行为显著」1湘先、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与其攻击彳『为显著止相 关;此外,儿莖期虐待和述情障碍显著止相关,儿童期虐待和犯罪心态显著止相关。
假设3:述情障碍利犯罪心态在服刑人员儿童期膚待与其攻击疔为关系间起看显著的中介作川。
基于以上假设,本研究绘出了以下模型(0 1.1),来更好的表征服刑人员儿蚩期虑待、述悄障碍和犯 罪心态对其攻击行为的影响机制。

1.3研究意义
13.1理论意义
查阅以往相关文献,我们可以发现,儿童期虐待以往更多的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分析变量,而很少作 为研究的主题,E更多强调儿童期虐待是攻击行为的预测因素,但未考虑可能存在屮间因素的影响,本研 究注重述情障碍、犯罪心态的中介作用。
现有儿蛍期虐待、述情障碍、攻击行为等方血的研究聚焦在7生群体或其他i今通群体上,本研究以多 种不同刑期、类型的服刑人员为被试,从服刑人员视侑考察儿蛍期虐待对攻击行为的影响作川,对服刑人 员行为矫止工作具冇参考借鉴作用。
13.2现实意义
行为轿正是监狱改造服刑人员的重要于段.而攻击行为是行为矫正工作中研究的热点与重点。现有关 于服刑人员心理健康状况的普查性文献较多,而行为侨治的文献相对较少,且以综述性为主,缺乏攻击厅 为范畴的实证性文献。本研究如果能发现述情障碍、犯罪心态的屮介变量作用,将对于服刑人员的心理矫 治与行为干预具有重要的播导总义U
2研究方法
2.1研究目的
采用问卷调查法分别考察服刑人员的儿童期虐待经历状况、述情障碍水平,犯罪心理状况和攻击行为 倾向,并重点分析述情障碍、犯罪心理在儿童期虐待和服刑人员攻击行为之间的中介影响。
2.2研究被试
本研究对象来自于浙江省某监狱在押男性服刑人员,采用分层随机抽样的方法,在监狱六个监区中发 放问卷,共发放问卷500份,冋收497份,同收率99.94。厶 其屮有效问卷448份,有效率90.14%。
由表21叮轨 对象服刑人员主要集中在2450岁年龄段.其中31-50年龄段最多,有260人。依 据冃前的法定犯菲类型划分,暴力犯罪80人(包插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 绑架等);财产犯罪150人(包括抢劫、盗窃、贩卖、赌博等);风俗犯罪与破坏犯罪84人(包括强奸、拐 卖妇女儿童罪、走私、运输、制造毒品,组织、强迫卖淫);智能犯罪84人(包描贪污贿赂、诈骗、职务 侵占、虚开增值税发票等)•其它犯罪类型50人(包括交通肇事、非法社会集资、黑社会组织等)。依法定 长短刑服刑人员的定义划分,判决有期徒刑3年以下105人,3・5年74人,5-10年176人,10年以上93 人。服刑人员为浙江省籍的何232人,为外和籍的有216人,为独生子女的有114人,为卄:独生子女的右 334人,为事务犯的有74人,非事务犯的有374人「文化程度为小学以下的有95人,初高中文化的有289 人,人学文化的有64人。信仰佛教的人有106人,没有特定信仰的有310。前科次数1次的有341人,1 次的右68人,2次的有16人。婚姻状况未婚的有166人,己婚的有179人,离婚的有*94人。
3研吉果
3.1研究工具的信度和效度分析
3.1.1研究工具的信度分析
本研究采用内部一致性系数(Cronbach Q )对研允工具内在信度进行分析。…•致认为Cronbach « M0.&统计结果的内部一致性信度非常ift; 0.7<Cronbach a <0.8,统计结果内部一致性信度是可接受的; Cronbach u W0.7,统计结果存在一定问题.木研究使用的四个量表的Cronbach a系数如表3」所示根据前 文所述信度分析判别标准可知•本研究中儿童期虐待量表,犯罪心态量表,述情障碍量表•攻击行为量表将服 刑人员作为样本统计的数据信度是可接受的。
3.1.2研究工具的效度分析
本研究采用探索性因素分析法对因了进行抽取,对样本进行KM0检验和Bartlett球体检验,右洛个 因素上的因素载荷均小于04的效度不理想的题口将被删除。一般认为,KMOM0.7时,适合做因索分析特 3.1.2.1儿童期虐待量表的效度分析
由衣3.2可知,儿觅期虐待星农效度分析的KMO血为0.858.说明本研究屮将服刑人员作为样本所得 调查数据适台做因了分析。问卷中的量表通过探索性因分析得到5个因门山2总方差约5398%,说 明前5个因于保留了原始数据足够多的侍息。各个址表题11经过最大方耒止交旋转斤的因J:载荷均人J' 0.4,根据前文的因子载荷冇效性叮得・儿笊.期虑待址衷样木数据适合进讪素分析,丿⑷佼高的结构效
4讨论
4.1研究的基本现状
本研究选取浙江省某监狱的448名服刑人员进行问卷测查研究。由于所调查的人员均为男性服刑人 员,所以在性别差异上,缺失女性服刑人员的分析研究,所得到的研究结果与标准化组别相比,难免存在 一定的缺陷。又由于调查在监狱内部特殊环境中进行,监管人员无法完全脱离测试现场,致使调查对象做 问卷里存在讨好心理,又加上问卷题H数量多,时间紧张,导致部分调查对象回答问题不认真、不仔细的 现象,这也是罪犯被试的•个界著特点(罗犬华,2012)。再冷 调査结果比我们预先假设的服刑人员的 攻击性水平略低,这吋能与监狱特殊的坏境影响有关,住监狱中服刑人员需要遵守各种规范,行为受到了 极大的约束,所以攻击性特点右显著下降,这叮能对木部分调査结果有…走的影响。
4.2人口统计变量的差异分析讨论
在考察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和攻击行为四者之间的关系之前,本研究分析了这 些变量在人口统计学差异,获得了 1些有价值的研究发现。首先,在重犯意图和理智性维度上,不同年龄 的服刑人员差异显著,可能因为年龄越小的服刑人员改造信心明显不足,虽然未必真的会再次犯罪,在谋 生手段历练不足的情况,更容易重新走I:犯罪的道路;而年龄越小的服刑人员越在乎事悄的公平止义,允 满热血和幻想,即使明知后果,为满足自彷需求也在所不惜。
在犯罪类型上,本研究发现,暴力犯罪和财产犯罪的服刑人员在性虐待、情感忽视、躯体忽不见维度得 分较高,这说明监狱在押最多两类犯罪人员大多存在自身复杂成长经历,可能山原始冲动驱使,导致走上 歧路;另力面也充分说明,不给儿童提供应有的帮助,未能翊造健康有利的成长环境等忽视比刻意为Z 有目的虐待更容易引发成人的犯罪问题。在攻d市为上,暴力犯雀组的攻占性一个维度都显加JTF・暴力 犯罪组,这与李宝花等人(2010)的研究…致,这表明门攵击性是娠力犯脚勺巫要彫响因札
在前科次数上,木研究发现,前科次数越多,服刑人员受儿祇期网待上的程度越深,这研究结果符合 常人喷的认知,前科次数与儿蛍期虐待本互为因果。前科次数不同的服刑人员在犯罪心态上的悔疚感、 理智性、重犯意图维度的得分均值存在显著差异,与以往研究保持一致,随着犯罪经历增多,服刑人员悔 疚意识淡薄,改造信心严重不足,往往缺少对法律的敬畏,为谋生铤而走险(罗大华,2004)o
在刑期上,本研究发现,刑期越长,服刑人员受儿童期虐待上的程度越沫这研究结果与刘奕林(2015) 的论文结论保持-致,罪厅较重的服刑人员的反社会彳亍为始于青少年期和儿童期的虐待经历。刑期不同的 服刑人员在犯罪心态上的悔疚感的得分均值存在显著差卑 说明随着刑期增多,服刑人员囿「益禁坏境, 精神日渐麻木,悔疚意识淡薄,道德感缺失。
在文化程度上,本研究发现,儿童期虐待得分与服刑人员的文化程度用相关•即文化程度越低的服刑 人员受到妪体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情感忽视、躯体忽视的状况更为糟糕,可能丈化川度低间接造成 服刑人员缺少自我保护的察觉与作为,导致片心易受外界干扰。同时,接受人学文化程度的人必对能学会 册化舐年期用待逍成的不良心理影响。就辨别toifu.'i;文化程度为小学及以卜的服刑人员衣现放加并 •1丄农现出文化程度越低,述情障碍得分越高的趋势,9傅妬花(2016)研究纟占果吻fh这吋能是I人I为文化 水平更高的人在自身情绪表达以及t青绪调节上更优于低文化程度的人“
在婚姻状况上,本研究发现,不同婚姻状况的服刑人员在情感虏待、情感忽视、躯体忽视得分差异显 著,也可说是在儿童期埋下了负面的心理种子,影响成长的道路,直至影响当事人的婚姻幸福。在攻击行 为因子上,对于婚姻现状的不满,转焦于并发泄在日常琐事,丧偶的服刑人员最容易对周围的人和事务产 生愤怒情绪。这与Howard与Dixon (2013)的研丸成果一致,婚姻状况和文化程度也是影响服刑人员攻击 危险性的风险因素。
在抚养方式上,本研究发现,相比自山放任与开明民主,在专制权威的家庭氛围中成长的服刑人员受 儿童期虐待上的程度最深,这也与以往的研究结果保持•致。匕制权威教养方式下的儿童更易遭受躯体虐 待,自由放任教养方式卜的儿堇更易遭受情感忽视;开明民主的教养方式卜的儿童更少受到虐待©在述情 障碍方面,与傅鹃花(20⑹的研究结果些许差片的是,描述不能维度得分在二种抚养方式显著基界,这 说明日渐监禁的改造氛围影响了儿童获取必要情感的能力,进而干扰其对周U11环境中情绪的表达。
在抚养者上,本研究发现,抚养者为祖父母的服刑人员受儿童期虐待上的程度最深,这可能因为祖父 母常大多数文化程度比较低,家庭生存环境恶劣,不顾及他们的感受,或者不允许他们表达负性态度,不 能理解他们行动的方式,从而在他们的成长环境缺乏有效的帮助和引导。抚养者为祖父母的服刑人员犯罪 态度维度上的得分均蝕存在显著差异,祖父母面临挫折环境时缺乏智嚼的对策和高效的行动,这可能导致 服刑人员从祖父母身上习得消极的牛.活态度,导致其社会功能和价值观未能很好、正确的铸造,进而在参 与社会事务时’不能采用合乎法定规则的行动模式。
5研弟吉论
基于上面的文献回顾,数据分析,结果分析,本论文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研丸结论,主要包括如下:
(1)服刑人员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与攻击行为在文化程度、抚养方式上均存在显著差异, 除述情障碍外,其余在在犯罪类型、前#斗次数上也存在显著差异.儿童期虐待与犯罪心态还在婚姻状况、 抚养者上存在显著差异。
(2)相关分析结果表明,儿童期虐待、述情障碍、犯罪心态与攻击行为存在显著相关,儿童期虐待与 犯罪心态显著正相关,儿童期虐待只与述悄障碍的辨别不能维度显著正和关,其余维度相关不显若。
⑶预测作用分析结果表明,儿童期虐待的情感丿背待、躯休唐待、性虐待、情感忽视四个维度显著预 测攻击行为。此外,述情障碍的辨别不能、外向思维两个维度与犯罪心态的重犯意图、服刑态度丙个维度 也可显著止向预测攻击行为。
(4)结构方程模型结果表明,述情障碍和犯罪心态是服刑人员攻击行为的重要影响因素,可显著正向 预测服刑人员的攻击行为,述情障碍与犯罪心态在儿童期心理虐待与攻击厅为间起到完全中介的作用。
6研究不足与研究展望
(1)本研究的研究对象是在押服刑人员,研究本身存在很多限制,比如研究的时间、问卷的填写、服 刑人员的个人隐私等,这些因素在监狱中都成为影响研究质量的重要因素。此外,缺少女性服刑人员的对 比数据。因此,未来的研究应积极取得监狱管理方的配合,加强测验事前的宣导,打消服刑人员不必要的 顾虑。
⑵本研究数据采用服刑人员自我报吿,肉此可能存在共同方法偏差。•方面,儿童期虐待采取冋顾 研丸,让服刑人员回忆童年早期的牛活经丿万・这就很容易山现回忆偏彖而另一方你 监狱坏境会一定程 度上压制服刑人员的攻击性行为和观念,口我报告是可能较优择选,造成攻击性数据偏羌,未来的研究应 该尽量克服这方面的问题。
⑶局限于研究条件和研究环境的限制,本研究为横断而设计,所有变量数据的采集都是同•阶段完 成,缺乏时间线上的延伸,因此不能做出因果推断。因此,除了要探讨儿童期心理虐待和攻击行为之间町 以被观察和测量的变量,还耍考虑到诸如个体的成熟因素等差异的影响,即应在以后的研究中注重纵向的 追踪研究。
(4)本研究因为时间仓促和监狱管理工作严谨繁琐,没有时间安排对服刑人员的攻击行为进行I:预研 究,无法在咨询和治疗的实践中验证理论研究结论的有效性,这也是我今后继续研究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