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英交替传译中译语冗余的成因及处理对策 —以2016年朗润格政产业政策思辨会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4-30 11:19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文学论文
在交替传译中,译员的目标应该是以流畅、清晰的方式将讲者的发言内容翻译成简练、 准确的译语。但在现实翻译过程中,受到语言差异、发言内容及译员遇到的各种问题的影 响,译
摘要
在交替传译中,译员的目标应该是以流畅、清晰的方式将讲者的发言内容翻译成简练、 准确的译语。但在现实翻译过程中,受到语言差异、发言内容及译员遇到的各种问题的影 响,译语中会出现冗余:表达累赘、重复、语流不流畅,从而导致口译效果不尽人意。听 众需耗费大量精力去理解、重新梳理听到的信息,甚至误解或错失发言人的讲话重点。
本文以2016年朗润格政产业政策思辨会模拟会议的汉英交传为例,探讨在案例中出 现频率较高且典型的冗余类型:无实义填充、重复与不当的自我修正,其产生原因及相对 应的解决策略。笔者通过比较源语文本和自身的译语文本,回顾自身翻译实践过程,并结 合前人所著文献,从三个阶段:听辨阶段、笔记阶段及表达阶段依次分析总结导致上述三 类冗余的原因,并细分出六小类具体原因;之后针对此六类原因,笔者就如何避免译语冗 余总结出三项相对应的切实可行的改进策略。
笔者希望,通过分析自身案例中出现的冗余现象,查找原因并提出策略,能给进行同 类性质研究的同行提供一定借鉴和帮助,就如何有效避免冗余现象,提高译语的简洁度, 进而提高汉英交替传译的质量提出更多有效改进策略。
引言
在交替传译中,译员的目标应该是以流畅、清晰的方式将讲者的发言内容翻译成简 练、准确的译语。但在现实翻译过程中,由于诸多因素,译语中会出现冗余,也就是说, 就译语的内容看,表达累赘;就译语产出过程看,表达不流畅等等,从而导致口译效果不 尽人意。听众需耗费大量精力去理解、重新梳理听到的信息,从而可能失去耐心,甚至抓 错发言人的讲话重点。
就笔者在2016年朗润格政“产业政策思辨会”模拟会议上作为汉英交替传译译员的 翻译看,存在无实义填充词、重复、不当自我修正或改述、不必要的增译等符合冗余特征 的问题,从而导致笔者的译文信息传达不到位,翻译效果欠佳。故笔者希望通过结合前人 研究成果,分析自身案例,探究造成冗余现象的若干原因,并相应提出解决策略,以在将 来的实践中有效避免译语冗余的情况发生。
本文探讨的案例是于2019年4月29日在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同传室举行的 模拟会议2016年朗润格政产业政策思辨会的汉英交替传译。会议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 研究院的林毅夫教授与张维迎教授分别就产业政策理论与实践问题各自阐述观点,之后双 方就不同看法进行了讨论。笔者负责进行交替传译的部分为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 的开场发言,以及林毅夫教授观点阐述报告的前三分之一部分。黄教授的开场发言口语特 征明显,语言风格较随意即兴。林教授的演讲部分信息密度大、专有名词多,存在语言冗 余等特点。笔者在翻译前做了相关译前准备,对林教授和张教授的经济学观点有了大致了 解。
本文的研究问题是汉英交替传译研究案例中译语冗余的表现和原因,以及相应的应对 策略。笔者首先对源语和译语进行转写,对比源语和译语文本,在译语文本中标明由于不 同原因造成的过度冗余,将其分类;之后结合参考文献,回顾自身翻译实践过程,按类分 析其原因,最后就如何避免案例中出现的译语过度冗余现象提出应对策略。在本文中,通 过分析自身案例中出现的冗余现象并提出改进意见,笔者希望能给进行同类性质研究的同 行,及同行译员在翻译实践中提供一定帮助和借鉴,做到有效避免冗余现象的出现,提高 译语的简洁度,进而提高汉英交替传译的质量。
本文第一章案例描述将介绍本文用于案例分析的模拟会议,包括其背景、过程、特点, 及笔者当时的译前准备、翻译过程、会后收到的反馈等等。
第二章将对“冗余”的定义进行理论层面的简要介绍,阐述冗余在不同学科中的定义, 以及对关于此理论的研究发展历程,并结合笔者的实践总结,重点介绍本文案例分析所基 于的理论定义;并对本文案例进行归纳分析,提出一套适用于分析本文的冗余类型的分类 标准。
第三章将为案例问题原因分析。笔者将从听、笔记及表达等方面对案例中出现的几类 冗余现象进行归类整理,一一回溯在翻译过程中出现此冗余现象时笔者的身心状态与活动, 包括听辨阶段的信息接收及梳理、笔记阶段的笔记符号呈现及当时对应的逻辑思路、表达 阶段的组织产出时的策略及心理活动,并反思总结笔者在这三个阶段的哪些策略不成功, 为何不成功,及哪些因素干扰了笔者,从而导致冗余现象的产生。
第四章将承接上文,对应上一章,就案例中导致冗余的原因进行进一步的思考,并提 出应对策略。
结语部分,笔者将结合前文分析与反思,对导致本案例中出现冗余现象的原因和相应 解决策略进行归纳性阐述。
第一章案例描述
本文用于研究汉英交传中冗余现象产生的原因的案例是于2019年4月29日在上海外 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同传室举行的模拟会议“2016年朗润格政产业政策思辨会”的汉 英交替传译。会议伊始,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做开场发言。随后, 由国发院的林毅夫教授与张维迎教授分别就产业政策理论与实践问题各自阐述观点,之后 双方就不同看法进行讨论。
笔者在会前做了相关译前准备,对林教授和张教授的经济学观点及会上可能涉及到 的“产业政策”、“产业结构”等概念有了大致了解和掌握。模拟会议由三位学院口译专 业任课老师主持。经过会前抽签决定,笔者为第一组译员之一,负责进行交替传译,负责 翻译的部分为黄益平教授的开场发言,以及林毅夫教授观点阐述报告的前三分之一部分。 黄教授的开场发言口语特征明显,语言风格较随意即兴。林教授的演讲部分信息密度大、 专有名词多,发言中有符合冗余特征的语言出现。
笔者负责翻译的演讲部分(源语)总时长为15分21秒,翻译时长为17分13秒。 箱中有一名同学担任听众角色,全程不听演讲内容,只负责监听笔者的译语产出。虽然笔 者针对此会议进行了译前准备,但由于发言内容主题专业,术语及专业概念较多,两位发 言人语速较快,笔者在翻译过程中遇到若干问题,故感到翻译较为吃力,译语用时较长, 内容较为累赘。根据听众反馈意见,笔者的译文存在“用时稍长”、“填充(filler)较 多”、“部分解释较啰嗦”等现象。故笔者借此机会,结合平时自身学习经历与经验,在 下文中探究出现此若干类冗余现象的原因,并提出相应的改进策略。
第二章冗余的定义和分类
一、 冗余的定义
“冗余”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信息论中。信息论的创始人克劳德•艾尔伍德•香农 (Claude Elwood Shannon)将冗余定义为“并不增加信息内容却有助于发现信息失误、增 加传输速率的因素”(廖七一,1993: 84) o在信息的传递过程中,为了保证其准确性, 避免传递过程受到噪声干扰,人们需要对信息进行重复或累加,也就是添加一些冗余成分, 以帮助信息接收者理解所要传递的真正信息。冗余成分的特点包括较易预测、出现频率高, 但传递的真正有效的信息较少。从信息论的角度看,冗余成分在语内交际中一般是适中的、 可接受的;但在语际交际中,如果把源语中的冗余成分照搬直译为译语,整个信息就会超 出接收者的接收或解码能力,从而降低交际的有效性(王金波、王燕,2002: 1-4) o
社会语言学将这一信息论理论运用在其研究中,发展出对“语言冗余性”的研究。比 如徐盛恒(1984: 1)就将社会语言学研究范畴中“语言的冗余性”定义为“语言中冗余 信息与有效信息并存的现象”。他指出,负载了冗余信息的表达单位在表层结构中可有可 无,即删去与保留,不影响语句的可接受性,但对交际效能有可能产生某些影响。
翻译是一种常见的语际交际活动,而作为信息的接收者和发出者,译员无可避免地需 要应对处理在翻译活动中遇到的冗余信息。在翻译中,尤其是汉英交替传译中,译员产出 的信息量超过了必要的信息量,而此类超量的信息并不能向听众提供任何新的有效信息。 冗余的定义即为此类多余的、不必要的信息(方菊,2012) o鲍刚(2005)则认为“冗余 是指话语者即席进行言语计划时为争取时间而产出的意义不大(但不过多损费精力)的语 言,或迫于时间压力而无法较好组织而仓促产出的言语”-而交替传译作为一项对信息传 递的有效性、完整度、用时要求较高的语言交际活动,必然对于冗余的接受度较一般日常 交际要低。为了提高交替传译的交际效果,译员在翻译中需要克服的难题即为将其译语中 的冗余度保持在一个可接受的范围内。
二、 冗余的分类
不同领域的研究对于冗余的表现类型分类也有所不同,在口译研究领域,大体上冗余 是划分为语音和语言两个层面。语音层面的冗余多以填充词、不当停顿、自我修正或语速 过慢等、个人的语言习惯所造成的因素为主(田艳,2001: 30-32) o语言层面上,李光 莉(2015: 173)将冗余信息分为语义冗余,词汇冗余,语法冗余以及文化冗余等,冗余 的表现形式则为重复、句子结构的不对等。
本文按照以上分类标准,选取案例中体现最为突出、最为典型的几类冗余进行原因分 析,包括无实义填充词及短语、重复、及不当自我修正。
(一) 无实义填充
“无实义填充”在本文中指的是译员在翻译的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包括梳理逻 辑、辨认笔记或组织语言,为了争取时间而产出的与源语信息并不对等的,或即使去掉也 完全不影响剩余译语完整传达源语内容的填充性内容。词汇层面的无实义填充包括语气词 和逻辑连词,句子与篇章层面包括固定短语。语气词包括:“hm”、“uhm”、“uh” , 在译语中出现了 34次;逻辑连词包括:“so”、"and" > “also”,出现24次。固定短 语包括:“you know”、“yes”、“as we all know”等。以上提到的无实义填充均已排 除了确实在句中起到实质性涵义的传达,或作为句法成分不可省略的相同表达。
在接下来的案例分析中,凡是语气词、冗余性的逻辑连词和固定短语均用括号标出。
(二) 重复
本文分析中所探讨的重复是指同词或同短语的重复、指代词重复、及语义层面的重复。 同词或同短语的重复包括在一句或一段中使用相同的词语进行描述,造成听觉疲劳。例如, 在译文中笔者使用了超过十次"when it comes to" “so as to”表达逻辑关系的短语,而没 有选用同义不同形的其它表达;指代词的重复包括整段中一直使用同一种方式形容行为主 体,没有以较灵活的方式换用不同指代方式;语义层面的重复包括直译源语中的冗余信息、 对某一主体进行重复性描述、产出某一专有名词或术语后,自行再次解释说明或提供全称 等。比如,笔者已产出专有名词NSD (国家发展研究院),又在后文补充产出其全称: Beijing University 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 □
(三) 不当自我修正
自我修正是口译活动中一种常见现象,是一种修复口译错误、提高译语质量的积极策 略;然而,过多或不当的自我修正会造成译语中不必要的冗余,造成表达不流畅,影响口 译效果。自我修正的几种情况包括改正错误、寻找合适的词汇、替换词汇、暂停语流、重 复话语等(Rieger, 2003)。
本文对于正确与恰当的自我修正不做探讨,仅分析案例中出现的不当自我修正,包括: 并未起到更正已产出的译语信息的错误修正;试图提高译语完整性或正确性的不必要的改 述、增述性修正;由于心理原因或时间压力原因而导致的失败修正等等。
第三章 案例中译语冗余的原因
在汉英交替传译中,造成冗余现象的原因各不相同,既有共性也有特性:由于个人知 识储备、听辨能力、笔记系统、表达习惯的不同会导致其译语中存在不同类型、程度不一 的冗余。笔者结合相关文献与自己在模拟会议上的翻译实践,发现译语冗余的原因主要是 在翻译过程中对信息处理不到位:在听辨阶段照搬源语信息直译,在笔记阶段对于信息的 呈现较为混乱,在产出阶段对于译语信息缺乏系统性组织。本章中,笔者对模拟案例中出 现的典型冗余类型进行原因分析,总结出于三个阶段中六类导致冗余的原因。
一、听辨阶段
听辨阶段包括笔者对于源语的接收、加工处理、整合等过程。经分析,在本阶段造成 冗余现象出现的原因主要分为两类:源语信息核心意义把握的不到位,及整合听到的源语 信息效率低下。
(一)核心涵义把握不到位
【例1】
源语:而且我感觉可能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次,就是确实是一个历史性的。 译语:So today I believe this is the first time that (uh), this will be a very historical event. 分析:此处讲者是在形容此次思辨会之于产业政策全民讨论的意义。“盘古开天辟地”
“第一次”“历史性”虽于字面上稍有不同涵义,但实则都是在形容此次活动的重要性。 此处译员被前半句起修饰作用的形容性短语分散了注意力,在短时间内思考如何翻译此形 容性修饰短语的同时,忽视了讲者通过两次形容想要传达的核心涵义,最终导致译员尝试 字对字直译,选择省译“盘古开天辟地”,而直接翻译“第一次”,产出"this is the first time that";中途发现因为源语中并无更多实质性内容,按照源语的原句型直译无法推进, 从而进行改述,改口产出“historical event”,但已有无实义填充词和自我修正类型的冗 余出现。
改译:I believe that this event is the first of its kind.
【例2】
源语:因此他把像美国这样的政府,过去大家都讲是有限政府,他说这样的定义不对, 其实美国是企业家政府。那么实际上说不仅是美国现在,在国际上领先的这些产业,过去 是政府给它支持的。
译语: So, he stated that these government roles are limited, and everyone called these govemments limited govemments, but this definition is wrong. American government is actually very entrepreneurial. Not just the US but also a number of world-leading industries are supported by governments.
分析:此处讲者语言组织较为随意,出现句间主语变换、不完整的封闭句式、借代等现 象,比如第二句中“美国”实际指代“美国产业” O笔者此处的笔记完整呈现源语内容, 多为处于短时间压力下的机械记录,并没有在听辨中梳理信息,以简短的语言体现源语真 正想要表达的涵义: "He defined governments like the American as limit governments, but he was wrong.^^且此处“actually”与“very”属于词汇层面的修饰性冗余,两者皆修饰 -entrepreneurial^笔者思考下半句“不仅…”后讲者缺失的逻辑关系,和梳理“现在”、
“过去”等时间状语混乱的过程中为争取时间,叠加使用两个副词,造成了内容意思上的 重复。
改译:So, he defined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as a limited one, but it is an entrepreneurial one. Many world-leading industries including American^ are supported by their governments.
【例3】
源语:当然并不是说每个产业政策都把这些内容都包盒,有的用一项、有的用两项、有 的用更多项,但只要有当中一项,它是针对特定产业的,那样的政策都叫产业政策。
译语: Of course, industrial policy does not contain all of the things I just mentioned above, such as public percurrent and such. Some policy contains one, some contains two, some contains more. A policy, even if it only contains one or two things I mentioned above, can be defined as industrial policy. Thank you.
分析:在此段中,动词contain出现5次,短语"Imentionedabove^^出现两次,从听众角度 来说已造成听觉疲劳。此处由于笔者对于数字存在反射性的敏感性,听见数字马上就记笔 记,而没有注意前后讲者想要强调的重点,从而在翻译的过程中按照未梳理信息的笔记直 译,导致此段出现较多词汇层面的重复。这种重复本可用其他近义的词汇代替,或调整词 性,以减少不必要的重复。同时,“such as”与“and such”也属于副词修饰重复,在句中表 达的是相同涵义,实属多余。并且此处迫于前文产出较为困难的心理压力,笔者无意识地 在结尾自行添加了源语中不存在的“thmikyou”,不仅属于冗余信息,而且属于较为不专 业的翻译行为,会误导听众。
改译: Of course, not all industrial policies include all the policies above. Some contains one, some two, some more, but if there5 s one policy included targeting a certain industry, it is industrial policy.
(二)信息整合效率低下
【例4】
源语:我相信大家今天都到来参加这个讨论,大家都已经发现这个产业政策问题讨论已 经变成了一个全民大讨论。
译语:So, (as we can see,) industrial policy has become a very heated topic, and everyone is apparently talking about it.
分析:这句话的核心涵义为“全民热议产业政策问题”,但内容上存在主语重复等源语 信息冗余性表述。笔者未能整合源语信息,而是分别将“大家来到这个讨论”译为% very heated topic",将“全民大讨论"调整表达方式译为"Everyone is apparently talking about ifS造成了语义间的重复表达。并且,此处翻译中存在固定短语类型的无实义填充
"as we can see",原因为笔者在梳理下方相同主语发出的不同动作的关联时用时过长, 为避免长时间无声停顿,扰乱译文产出语流,从而填补一个在译文中实则不表达任何有效 信息的短语。
改译: Today, "industrial policy^^ has become a heated topic.
【例5】
源语:那么我觉得这个像我们今天这样公开的建一个台子,搭一个台子,而且是有网络, 我猜测是有几十万的听众在网络上同时观看这样的学术问题的讨论,是第一次。
译语: Given that (uh) we have already provided a stage for the two professors to debate, and also we have the Intemet, and through the Internet there will b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viewers who can also watch this debate, this debate will be the first one of its kind.
分析:此处源语句式杂糅且较长,导致笔者在听辨的过程中没能拆解逻辑,忽略了讲者 的数次重复是在进行补充说明。讲者想要表达的意思实为此次活动的规模性与独特性,
"a first"即可表达其涵义。笔者在产出时未能成功将几部分零散的对同一主体的说明加 以整合,简化重复部分。故笔者的表达思维太过贴近源语,其译语中含有若干对同一事物 的重复性描述和增述。例如:ccwe have the Internef, 一句即为直译,虽然没有错误,但没 有做到与后一句的信息进行整合;“for the professors to debate^ 一句并无对应源语,是笔 者为了使译语表达不突兀自行添加的增译,但此信息点在上文中被反复提及过,听众已清 楚发言人和本次活动性质,故属于冗余信息。
改译:I believe this debate is the first of its kind, since we have an open stage for the debate an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audiences watching online.
【例6】
源语:那么丕仅是说处于追赶阶段的国家的政府有产业政策,根据2011年有一个经济学 家Mazzucato,他出版一本书叫做《企业家型政府》,在这本书当中,他以非常详实的行 业,而且不仅是行业而且企业的数据,研究发现美国在国际上领先的产业或者企业,他们 早期的研发基本上都是有政府支持的o
译语: And in the year of 2011, the famous economist Mazzucato wrote a book named Entrepreneurial State, and he looked into (uh) not only a huge amount of data generated by the industries as well as companies and he noticed that all leading industries and companies have govemment support, aw supported by the govemment.
分析:此段源语存在冗余的特点,比如讲者使用了未完成的封闭句式,例如“不仅”;
“以非常详实的行业”在句中不提供任何有效信息;主语的混乱使用和重复提及等,比如 “行业和企业”、“产业或企业” o笔者成功整合一部分信息,但由于源语后半句在逻辑 上过于杂乱,存在内容重复现象,最终迫于时间与心理压力,笔者也直译产出"not only” ,且没有完整地使用此固定表达;同时笔者产出“in the year of,之类无效信息;对 源语中冗余部分直译,导致译语出现同类型的冗余,"industries and companies"接连重复 出现;自我监听到语法问题又进行了自我修正,将“ government support ”修正为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导致本长句译语难以突出重点与核心信息,较为琐碎, 听起来也较为缺乏说服力。
改译:In 2011, the economist Mr. Mazzucato wrote a book named Entrepreneurial State. He analyzed a huge amount of data generated by the industries and companies and discovered that all leading industries and companies are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二、笔记阶段
本文所采用的案例具有专业性强、专有名词与术语数量多且出现频次高等特点,第一 位讲者语言风格较为随意零散,第二位讲者语速偏快,发言内容信息密度大,句法结构较 不严谨。这对笔者的笔记记录形成了诸多挑战。经分析,笔者的译文中冗余现象较为明显 的主要原因即为笔者过于依赖笔记,但笔记中的某些符号排列杂乱,并没有很好的呈现信 息逻辑、顺序与关联。这部分笔记不仅没有为翻译起到辅助作用,反而干扰了笔者对于笔 记有效信息的抓取;笔者选用的抽象符号过于笼统,可同时指代多种语义,导致笔者被误 导,在读取笔记时产生混淆、犹豫,并产出冗余。
(一)笔记符号排列杂乱
【例7】 源语:他们最重要的一起做的事情就是在1994年的时候和其他两位学者一起创建了中国 经济研究中心,今天他们都是国家发展研究院的教授。
译语: And thirdly, in the year of nineteen ninety-four, they, and along with other scholars, set up this very establishment, this Chinese Economic Research Center. And now they9re both professors in this (uh) research center.
笔记:

分析:此处,笔者在辨认添加的添补的"re" (research)符号字迹时,为了争取时间, 使用了较为复杂且不必要的方式:"in the year of 1994”产出年份;且对“中国经济研究 中心(CCER) ”进行了模糊描述,辨认清楚后才产出研究中心全称:“this very establishment, this Chinese Economic Research Center^。接下来,由于笔者预判失误,认为 接下来讲者将提到两位教授在同一中心任职,便以“忙 箭头标识以节省书写时间,但接 下来听到是“国家发展研究院(NSD) ” ,便用“X”符号取消箭头指引。在辨认笔记时, 此处符号重叠混乱,信息层级交叉,使笔者产生混淆,最终产出错误信息,重复了两遍 research center",并产出无实义的语气词作为填充。
改译: Most importantly they and other scholars set up the China Center of Economic Research in 1994. Now they5re professors at the NSD.

笔记改进: 【例8】 源语:这些政策措施包含的范围非常广,邃关稅保护、贸易保护政策、税收优惠,还有 各种补贴,比如土地补贴、信贷补贴,还有工业园加工出口区,还有一些对研发的补助, 尤其是研究的补助。
译语:It contains the following policies: for example, (uh) tariff protection, trade protection, tax policies, (uh) prefewntial taxation, government subsidies for R&D research, and subsidies for land and loans and, and such.
笔记:
G” 七
分析:源语中有两个主体:“措施”和“补贴”,及各自若干细分举例。但此处笔记缺 乏逻辑,没有按源语顺序呈现二者,比如“poli (措施)”和“sub (补贴)”并没有在一 个并没有清晰地划分出两者与各自例子的主次关系。笔者为节省时间用等箭 头,且省略了箭头“人”标志,以引导辨认笔记的先后顺序,但箭头符号过于混杂且没有 指向性。这影响了笔者的笔记读取效率,从而产出了与源语信息不符的译语,将“tax policy”修改为^preferential taxation^ ;听到"工业园加工出口区”时,因笔者自动化程 度有待加强,决定放弃此例子,留下笔记“ 。但在上方,“ •”的作用是提醒笔者此 处信息与前面信息相同,故看到“ 时笔者犹豫,导致最后以模糊方式处理,产生重复
等并不提供有效信息“and such”。
改译:It contains the following policies: tariff protection, trade protection, and preferential taxation. It also contains subsidies for land, loans, industrial parks and especially for R&D.
笔记改进:
I , i
I心心
I巾同0-5

【例9】
源语:由于政府能支持研发的钱是有限的,因此政府在支持研发的钱就决定了这个产业 发展的方向。
译语: Although (as we know) government can only provide a limited amount of support, (uh) investment such and such, so the governmenfs funding, this has a impact on the (hm) direction of the industry,s development.
笔记:
分析:此句逻辑较为清晰,但存在重复性信息。此处从笔记可以看出,笔者未梳理信息, 而是按照讲者语序进行机械记录同一信息“支持研发的钱” O且在“・・・(因为)”符号后 的“Y (政府)” “f (to) ” "re"挤为一团,排列混乱,尤其与“f ”并
列,传达信息并不明确,导致笔者先误解为单纯的“support”之意,但马上改口修正为
"investment",后由于心理压力添加源语中没有的“such and such” 。到“二(所以)” 的部分笔者才决定讲者的“支持研发的钱”翻译为"funding"最贴切,故又修正为此。 此时由于受笔记影响,浪费过多时间,导致读取失败,产出较多冗余信息。
改译: The funding the government can provide is limited, so it has an influence on the industry,s direction of development・
笔记改进:
I心
(/K羸 C
:二-1
刍—
(二)抽象符号涵义过于宽泛
【例10】
源语:那些新产品、新技术可以申请专利,但是新产品、新技术开发所必须依据的基础 科研,由于投入太大、周期太长、风险太高,企业家是不愿意投入的,那一部分主要是由 政府投入的。
译语: New products and technologies can file for patents. However, these new products and technologies (uh), have to be put into research. And considering that (uh) the research companies conduct are with rather too big of investments, long time period and have very high risks, so this is where the government comes in and invest in these sectors.
笔记:
分析:此处笔者听到“基础科研”时,记下和一条下划线“一一”代表“基础”, 但这个符号在笔者的符号系统中代表了基础、结束等多种语义,同时也被用于分割意群。 在读取笔记时,笔者将此抽象符号误读为意群的分割,在犹豫中草草将此句结束,且只译 出源语中“基础研究”的“研究”涵义。但再往下推进,发现此句宾语"research"正是 下句主语,导致笔者产出较多不必要的介词短语搭配与逻辑连词,如将“过大投入”译为 ^rather too big of investments,使译语听起来转折较突兀,逻辑较生硬,且出现较多短 语或表达用词搭配不当;由于译语句型较长,最后笔者忘记政府投资的对象为基础科研, 自行填补“sectors”作为宾语,产生信息上的偏差。
改译: New products and technologies can file for patents. However, the basic research they depend on takes too long, too much money and is highly risky to conduct. This is where the government comes in and invest in these researches.
笔记改进:
X M
【例11】
源语:有时候有一些强制规定,比如说现在大家讲要绿色发展、节能减排,在美国就规 定到2020年、2025年的时候,石油当中必须用低碳有机石油的比重多少,这样会诱导那 些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译语:So (hm) there5re also some forced regulations wgarding industrial policies, (uh) such as green development, cutting down emissions and so on. For example, in (uh) US regulation states that by the end of 2020 or 2025 the amount of fossil fuel use should be contained within a certain amount to improve, (uhj enviromnent.
笔记:
分析:有时为节省时间,笔者会以(向右下引申的一捺)”作为连接性符号表示举 例、表目的、逻辑的引申等。此处笔者正确读取第一个,但在看到第二个时稍有犹 豫,未能及时提取其指代信息;同时笔者所用“T”符号也指代多种涵义:前面提到过的 信息、增加、提升、发展、改善等等。加上此处笔记缺失,笔者只能靠短时记忆,结合现 有的笔记,将此部分译为:“by the end of 2020 or 2025 the amount of fossil fuel use should be contained within a certain amount to improve environment" (至2020 或 2025 年时,所用 石油量有一个限制,目的是改善环境),添加了源语中没有的信息,意思与源语出现较大 偏差。
改译: There9re also some compulsory regulations such as green development and cutting down emissions. For example, the US states that by 2020 or 2025, low carbon organic oil should take up a certain amount of oil consumption to help the energy industry,s development.
笔记改进:
二、表达阶段
笔者平日在翻译时双语转换能力有所欠缺,倾向于不自觉地采用过于随意的沟通交流 方式,放慢语速,加入不必要的口气词或过于口语的表达;或在翻译时,由于自动化水平 不高,故连用意思相近的两种或以上表达描述同一事物,导致英语译语表达繁冗赘余。再 者,由于翻译时诸多任务叠加:短时间内理解源语核心意思、以有效符号记录笔记等等, 导致在产出时精力分配失衡,出现自我修正、由于不确定表达方式或自我监听到译文有信 息缺失,试图添补而导致的改述、增述等冗余现象。
(一)对译语规划不足
【例12】 源语:这个回合是最初从8月底,我个人的印象当中是从8月底开始的,在8月21日的 时候,林老师在上海的一次关于产业政策问题的研讨会上,做了经济发展有产业政策才能 成功的报告。
译语:(Uh) I recall that at the end of August, twenty first August, August twenty first, professor Lin gave a speech in Shanghai, about how industrial policy is very important to our country,s economic development.
分析:此句源语前半段存在冗余,但较易于处理,核心涵义为:This round started when professor Lin gave a speech on August 21sto笔者的失误在于过于重视在前半段中抓取讲者真 正想要表达的正确信息,过于将精力放在提醒自己“正确的日期是8月21日”上,无意 识地调换日和月的顺序,选用欧洲通用的年月日表达,脱口而出"twenty first August^。 但接下来笔者意识到自己通篇在用美式英语表达,为保持统一进而进行了不必要的自我修 正,调换了月日顺序,进行重述。但时间表达顺序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笔者于此处将思考 重心放在错误的方向上,只注重眼前要翻译的信息内容,而未思考自己的译语产出整体呈 现效果,对自己的译语没有提前系统性的规划,导致因小失大。
改译:I recall that on August 21st professor Lin gave a speech in Shanghai about how crucial industrial policy is to our country's economic development.
【例13]
源语:当然在大众传播当中,有时候传播会有一点刻板化,会有一点卡通化,所以其实 我们两个人是有很多共同点的。但是在这种卡通化、刻板化流传过程中,确实有很多东西 在网上我看至0说是我讲的话我者P不相信是我说的。
译语: But (as we al] know) sometimes the media can be a bit rigid, and a bit exaggerated, but we actually have a lot in common. But from what I've seen on the Internet reported by the media, I don,t believe, I don,t even believe some (uh), I don,t even believe (uh) the things Fve seen that are supposedly something I said that aw quoted by the media.
分析:笔者在思考“大众传播”的翻译方法和在此句中表达的涵义时,为避免卡顿,脱 口 “as we all know”的无效填充信息。看到“卡通化”的比喻时,笔者做了脱壳处理,以 自己所理解的方式译出。但短时间内需要解码较多信息导致笔者对接下来的信息规划失败。 “我看到说是我讲的话我都不相信是我说的” 一句中含有5个“我”,属于源语上的冗余。
而笔者开口翻译时缺乏对译语的组织和预测,并没有着眼于源语整句的结构,没有意识到 源语的句式套在英语中语序并不正确,导致出现过度自我修正、无实义填充、和重复的现 象一同出现,重复了三遍“I doift believe”,给听众接收核心信息造成不小的损害。源语 最后一句包含四个“我”,但若在开口前稍作解码便可知讲者意思非常简单:I don5t even believe the words I said on the Internet are really mine.
改译: But sometimes the media can be a bit rigid and exaggerating. We have a lot in common. But a lot of remarks which are supposedly mine on the Internet reported by the media are actually made up.
(二)用词习惯累赘
【例14】
源语:谢谢陆金菲女士把应该说的狠话都说掉了。我代表国家发展研究院还是对大家表 示一下欢迎。
译语:I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host for the introduction, and I would like to welcome you all to come here today on behalf of the NSD, and that is the Beijing University 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
分析:此句为非常简单明了的开场白,经过梳理后其核心意思基本为“欢迎大家” O在 场听众也都清楚会议的地点和与会方。方菊(2012: 124)认为“会议的名称属于共享情 景,当会议名称比较长而又多次出现时,可选择不重现会议名称,用指代形式来处理, 从而减少冗余。如果会议名称是第一次出现,就应该全部再现”。但由于笔者思考源语前 句处理方式的用时稍长,在产出梳理好的译语时未给后面留思考时间,且对于专有名词与 术语的自动化处理效率较低,故先产出了 “NSD”,随后意识到应提供全称,故补充。 但既然已经使用了缩略形式,且在场听众大部分清楚举办方身份,故此处补充并不必要。 同时笔者于开头使用了两遍不必要的重复句式"I would like to",其目的是争取时间。
改译:I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host for the introduction, and to welcome you all to come here today on behalf of the Beijing University 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
【例15】
源语:秉持着中国知识分子对学术研究,对国家发展的这种责任感,我们各自把自己的 看法毫无保留地提出来。
译语:(Hm), as both of us aw, as you know, Chinese scholars, and we both have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when it comes to scholarly studies, and also helping the country to develop better. So today, we both are here to share our thoughts that (uh) can help our country to develop better. 分析:由于汉语与英语存在形合和意合上的差异,汉语源语和英语译语在结构和形式上 的差异性在本句中体现较为明显。因为汉语是母语的缘由,在记笔记时,笔者无意识地将 缺失的逻辑在脑海中补足,对此处的理解无误,并按源语顺序记录。但在翻译时,笔者发 现按源语结构顺序驱动的方式并不可行,在快速转变译语结构的同时,产出"as you know" 纯粹作填充,争取时间,但实则前半句仅用“As Chinese scholars, we...^^即可表达讲者意 思。同时译语中也存在“both” “help our country to develop better,5等重复类型的冗余。这类 冗余需要避免,原因一是“对国家发展的责任感”的信息反复表达传达给听众,二是在场 观众完全清楚在场发言人人数与身份,除了起强调作用完全不用反复提及三次。
改译: As Chinese scholars, we feel responsible when it comes to scholarly studies and helping the country to develop better. So today, we are here to share our thoughts without any holdbacks.
【例16】
源语:那么另外,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成功的国家地区非常少,当中最显著是有13个经 济体,他们取得每年7%或以上的增长,持续25年或更长时间的增长。
译语:So you know, in the World War II, after the World War II, there have been few successful cases around the world, with only 13 economies around the world managed to grow at the speed of (uh) 7% every year. And this lasted for twenty・flve years.
分析:笔者平日的英语表达习惯较为随意,在说话时倾向于添加副语言,包括语气词、 口语类表达,甚至手势为其陈述增加适当冗余,使得表达听起来流畅、自然、有沟通感。 但此会议风格较为正式,专业,需要笔者调整语域,使用简洁、准确、专业的语言翻译源 语。此处受笔者平日语言风格习惯的影响,不自觉地在开头产出"you know"等无效填充, 并进行了自我修正。源语最后一部分在语义层面出现重复情况,笔者也以拆分句子结构的 方式进行了重复性描述。其实最后一部分源语翻译为“7% every year for twenty-five years^^ 即可凝练简洁地表达出讲者意思。
改译: After World War II, only 13 economies around the world managed to grow at the speed of 7% every year for twenty-five years straight.
第四章 案例中译语冗余的处理对策
在上一章中,笔者就案例中出现的冗余进行了原因分析。这章中笔者针对前面提到的 三类原因分别提出处理对策与相应改进意见。
一、 提炼核心涵义,简化次要信息
如前章所提到的,本文采用的案例文本具有专业性高、信息量大、表达较为口语等特 点。对于此类发言,笔者认为译员需要在听辨阶段加强对源语信息的主动分析能力和处理 能力,而不是被动地接收,机械地记录。在听辨的过程中需迅速决定核心涵义与信息是什 么,包括主体、动作、事件等,在听到大段信息时有意识地对其进行筛选、梳理、整合, 避免被源语结构束缚。
同时,在处理源语信息的过程中,译员应注意识别源语译语(此处为中文与英文)在 各个方面的差别,进行句子的重组,显化句中隐藏的逻辑,在记笔记时以译语语言习惯的 结构呈现,并注意进行词性的转换,有意识地避免被源语中所用词汇词性束缚;同时可采 取的策略包括将源语中复杂语段拆分为简单句、语义进行压缩,将一段话的信息整理为凝 练简洁的一句或几句等等。
要提高听辨阶段中信息处理的能力,译员可在平时练习中做大量复述练习。复述作为 一项基础性口译练习,可以帮助译员集中精力、主动聆听、抓住主干信息,刨去细枝末节, 最终整理出一篇简洁凝练的主旨大意;同时也能够很好的锻炼译员的短时记忆,避免译员 过度依赖于笔记。
二、 改善笔记结构布局,提高个人笔记效率
由案例的原因分析可以看出,笔者的笔记符号排列方式较为杂乱,没有很好地呈现信 息的分级与语段的分隔,影响到笔者读取笔记的效率与准确度;且笔者所采用的抽象符号 表意过于宽泛,导致笔者在读取笔记时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辨认,由于辨认失误或心理压力 产出冗余信息。
对此,笔者认为应将以下几点改进策略运用到日后的笔记记录中,以改善笔记符号的 呈现布局:首先,以逐层缩进的方式显示信息的主次关系,或采用明显的符号,比如使用 划分每个信息点。笔记推进的记录方向为斜纵方向,每行仅记录可以调动激活译员 对于此处完整信息的短时记忆的关键信息,并以简明扼要的符号或其他缩略提示性内容记 录。在每个意群结束时,可采用其他区分于划分信息点的符号,比如“//”提示译员一个 语段的结束。同时采用其他可以明显体现笔记排列布局的符号,比如用标识并列信
其次,笔者需要完善自身的笔记系统,增强笔记符号的统一性,明确抽象符号所指代 的几种语义,不在翻译过程中即兴给其添加新语义,以切实提高个人笔记效率。在口译实 践中对抽象符号进行内化训练,时刻有意识地整理、更新抽象符号系统,淘汰或修改易产 生歧义的、表意过于笼统的抽象符号;最后,在记录笔记的过程中,以要产出的译语结构 与目标语记录笔记,以节省转换结构与词性时长,并只记核心框架与信息,以免占用过多 精力。
三、提高英语表达简洁度,根据场合调整语域
前文提到笔者平日在翻译时倾向于不自觉地采用过于随意的沟通交流方式,放慢语速, 加入不必要的口气词或过于口语的表达;且由于习惯问题和笔记问题,笔者在翻译时倾向 于不提前思考规划要产出的译语结构,或容易被中英语言结构转换束缚,导致译语表达繁 冗赘余。对此,笔者认为相应的策略之一为译员需根据场合合理调整语域,在正式场合中 使用精准严肃的翻译语言,有意识地避免过于口语的表达。针对这点,译员需要加强自我 监听的能力,有意识地减少平时交流中使用的语气填充词、口头禅及语法结构不严谨的表 达等等。可以采取的方法包括在练习时进行录音,回听录音检查译语内容与呈现方式。
同时,译员需要有意识地避免重复形容同一主体或事件,造成句子内或段落内的意思 上的重复,并使用多种方法避免此类重复,比如:以代词或概括式的表达替代源语中的重 复指称或范畴词。
最后,做好充足的译前准备也对于译员产出简洁、流畅的译语有积极作用。译员需要 充分熟悉涉及到的相关领域的高频重点词汇和术语,提高自动化程度,以加速在翻译此类 专业信息时提取相应译文的速度,避免不自觉地以无实义的产出填充空白,听似译者一直 在说话,表达流畅,但其译语实则多为无效信息。
结语
“冗余”在不同类别的研究中分别有不同的定义;在交替传译中,其定义为已经超过 了必要信息量的多余或意义不大的信息。本文以2016年朗润格政“产业政策思辨会”模 拟会议为例,分析探讨了在交替传译中常见的冗余现象的具体表现形式、原因,以及应该 采取何种策略以避免不当冗余现象的出现。
本文着重讨论案例中出现的三类冗余:无实义填充、重复与自我修正。笔者对译文文 本进行分析,将本案例中导致冗余的原因纳为三个层面:听辨层面,对源语冗余信息欠缺 梳理,且整合意群的源语信息不到位,导致笔者被源语结构或内容束缚,直译源语冗余信 息;笔记层面,笔者的笔记符号排列较为混杂,没有显化逻辑,耗费太多时间机械记录同 一信息、次要或无效信息,从而漏记关键信息,且抽象符号表意过于宽泛,导致读取笔记 困难;表达层面,笔者对于译语产出缺乏宏观规划和把握,易受细枝末节影响,且笔者的 英文表达缺乏简洁性,表达习惯过于口语化,对于相应场合适用的语域调整不敏感不积极。 而避免译语冗余的相对应策略分别为:提炼核心涵义,简化次要信息,摆脱源语结构及字 面意思的束缚;提高笔记符号统一性,提高提取笔记的效率,且以组织好的译语结构记录 笔记,并只记核心框架以调动短时记忆;提高英语表达简洁度,并根据场合调整语域范围, 在正式场合中使用精准严肃的翻译语言。
本文的研究对象为笔者自身,且研究案例仅有一例,故就参考价值与普适性而言相对 不足。虽有不足,但笔者希望能通过本文,给进行同类性质研究的同行,及同行译员在翻 译实践当中提供一定帮助和借鉴,尽量避免冗余现象的出现,提高译语的简洁度,进而提 高汉英交替传译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