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英交替传译逻辑显化策略 以林毅夫、张维迎产业政策辩论模拟会议为例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4-26 18:27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文学论文
汉语和英语是表达习惯差异很大的两种语言。与英语不同,汉语发言的逻辑 框架有时需要仔细分析才能看出,因此被称为“隐性逻辑”。“显化”,指的就是 将这些隐性逻辑按明确的
摘要
汉语和英语是表达习惯差异很大的两种语言。与英语不同,汉语发言的逻辑 框架有时需要仔细分析才能看出,因此被称为“隐性逻辑”。“显化”,指的就是 将这些隐性逻辑按明确的逻辑框架陈述出来。在汉英交替传译中,译者为了让听 众充分理解汉语讲者的意思,需要将汉语的隐性逻辑显化,以提升口译服务的质 量。
本文从模拟会议的案例入手,先列举出译者未能成功显化的汉语隐性逻辑, 并对其进行分类;然后从听辨过程、笔记过程、产出过程分别分析了不同类型的 隐性逻辑显化失败的原因;最后,根据以上问题提出了可能的隐性逻辑显化策略。
由于口译是一个长期积累提升的过程,所以有效可行的逻辑显化策略也是不 断发展的,包括译前准备、现场传译和回顾反思三个阶段。对于现场传译阶段, 本文分别提出了听辨、笔记和产出三个环节可以应用的逻辑显化策略,而充分的 译前准备和细致的回顾反思都是为了提升现场传译的显化策略应用效率而设的。 三个阶段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共同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逻辑显化策略内容。
引言
交替传译是一个转化的过程,其中转化的不仅是文字,更是交谈双方言语中 的含义。从汉语到英语的交传过程中,译员必须先充分听取、理解发言者的意思, 分析语篇和语句的逻辑,然后,对源语的汉语逻辑进行一定的调整和转化,以符 合英语逻辑的方式转述出来。
这一过程,常被称为“显化(Explicitation)\ 口译过程中的“显化”,指的 是“把源语中暗含的、但可以从语境或情境中推理出的信息在译语中加以明示” (Vinay & Darbelnet, 1995: 342)。汉译英的过程中尤其需要逻辑显化,这是由汉 语和英语的语言差异决定的。汉语偏“意合”,句式组织较为松散,逻辑关系词 不明显,逻辑结构常常隐于语篇之中,需要听众用心倾听、重新梳理后方能理解, 学界称“隐性逻辑英语偏“形合”,句式联系相对紧密,逻辑关系词是衔接语 段逻辑结构的关键,语篇逻辑清晰明确、较易捕捉,学界称“显性逻辑”。习惯 英语表达显性逻辑的听众,一般难以迅速理解汉语重语义、偏隐晦的逻辑。因此, 如果译者在译入英语时照搬汉语源语的表达形式,就算能够将实词一一译出,也 很有可能无法让外国听众准确地把握讲者的意思。
如上所述,逻辑的显化是汉英交替传译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步。对于汉英口 译逻辑显化的课题,学界已有不少相关研究,如王敏(2012)的《基于语料库的 汉英口译逻辑显化研究》、李强(2014)的《浅谈释意理论视角下汉英口译中逻 辑关系的显化翻译》等。然而,对于逻辑显化的方法论,学界尚未达成一定共识。 因此,为学界的研究添加更多的案例分析,是具有一定学术意义的。
本文拟采用林毅夫、张维迎朗润•格政产业政策辩论模拟会议作为案例,节 选从会议开始到第一轮辩论林毅夫发言结束的部分,总时长约1小时40分钟, 由三位译者轮换完成。笔者为第二位译者,交替传译时长约为34分钟。笔者在 模拟会议前夕进行了关于产业政策相关话题的译前准备,主要包括了解国内重点 产业政策及其发展背景、查询产业政策的相关术语等。实际交传口译过程中,讲 者语速适中、有理有据,发言涉及产业政策相关的专业词汇,符合汉语讲者的发 言习惯,逻辑较为隐晦。本文旨在重点关注,笔者作为译员,在整场会议的汉英 交传过程中,未能成功显化逻辑、导致口译效果不佳的地方,并分析逻辑显化失 败的原因,总结相应的逻辑显化策略。
第一章汉英交替传译中的逻辑显化
在进行具体的案例分析前,首先需要清晰地定义什么是逻辑显化。本章中首 先从汉英语言差异和翻译功能的角度,澄清了本文中“逻辑显化”的概念;而后, 从口译服务的目的出发,探索了汉英口译中逻辑显化的重要性。
第一节逻辑显化的概念
交替传译中的逻辑显化,一般发生在两种语言组织差异相对较大的语言之间。 汉语和英语属于两种不同的语系:汉语属于汉藏语系,英语属于印欧语系,二者 的文明起源和历史发展完全不同。因此,汉语和英语的母语者有着不同的思维表 达习惯,这也反映在了两种语言的组织形式上。
许多翻译学者在提到汉英两种语言的差异时,常常主张汉语重意合,而英语 重形合。“意合”即“以意弥合”,指的是汉语中的语意成为弥合语篇整体逻辑的 核心,即使语言组织较为松散、流水句和短句较多,只要表达前后的中心语意一 致,表达的意思就能够被汉语母语者充分理解。而相对的,“形合”即“以形弥 合”,指的是英语中使用句子的形式、以及句与句之间的联系构成了语篇整体的 逻辑,因此一般在英语母语者看来,清晰的逻辑拥有相对确定的形式;如果不符 合相应的组织形式,就很难在听众的脑海中形成完整的逻辑。
因此,汉英语言之间的差异就产生了一个结果:对于英语母语者来说,汉语 讲者的逻辑似乎“隐藏”在字里行间,虽然隐隐约约能够揣测讲者想要表达的意 思,但需要听众进行大量的结构调整和语义重组,难以做到完全理解。因为这个 缘故,也有翻译学者将汉语逻辑称为“隐性逻辑而对应的,将英语逻辑称为 “显性逻辑”。顺理成章地,译者在将汉语翻译成英语时,根据汉英之间语言表 达的不同优化源语逻辑的行为,也被称为对汉语逻辑的“显化”。
翻译家尤金•奈达(1993)提出,“功能对等”的核心,就是找出目的语的 各种有效表达手段中最接近、最自然的方式,表达出原文的对等信息。从这个角 度来理解,汉英交替传译中的“逻辑显化”,指的就是译者依照英语在相同或相 似逻辑中最有效、自然的表达形式,对汉语中的“隐性逻辑”进行转化的过程。 第二节逻辑显化的作用
在汉英交替传译中,译者是否有必要显化汉语逻辑?毕竟,如果译者对源语 的句式甚至语篇结构进行调整,存在调整过度而对源语不忠实的风险。
在评判译文质量优劣时,奈达的观点是,既然翻译服务的对象是译文读者或 译文语言接受者,那么,读者对译文的反应就是评判译文质量的关键指标。同理, 口译服务的对象是目标语听众,那么,对口译服务质量的评判就应该取决于听众 对译语的反应。奈达翻译理论中,最低层次的对等指“译文能达到充分的对等,使 目的语的听众或读者能理解和欣赏原文听众或读者对原文的理解和欣赏”,低于 这一层次的译语是“不可接受的”。在无法达到完全形式对等的情况下,至少要 让听众没有任何理解障碍(熊德米,2001: 85-89)o
所以,译者在口译服务过程中,需要预判目标语听众对译语的反应。这首先 要求译者对汉语源语做出判断,即,若按汉语源语的组织形式翻译为英语,其中 的逻辑是否能被英语听众充分理解。如果源语非常“意合”,完全不同于英语母 语者习惯的逻辑表达,那么就算译者“忠实于源语”,将其一一译出,这样的口 译服务对于服务对象来说也是失败的。另外,译者此举也有可能让听众误以为汉 语讲者毫无逻辑,增加双方交流的障碍。
在2008年Franz Pochhacker对AIIC成员开展的研究中,统计结果显示:决 定口译质量的关键因素中,人们认为最重要的两个是“意义一致(sense consistency)”与"逻辑连贯(logical cohesion)”。由此可见,逻辑性在口译服务 中至关重要。口译服务的目的是让双方交流更便利,在无法保证逻辑性的情况下, 一味追求形式上的对等毫无意义。
因此,当译者判断,追求形式对等将造成不佳的听众反应时,应主动对源语 的句式和语篇结构进行调整,即“显化”汉语源语的逻辑。在这种情形下,译者 的“逻辑显化”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译者主动避免了注定不佳的听众反应,并 运用自己对两种语言差异的理解,使听众更加充分地理解了讲者的意思。此举提 升了听众反应,改善了口译服务的质量,也成功地令双方的交流更加便捷;即, 达到了口译服务的目的。
第二章逻辑显化失败的表现
本章中将挑选模拟会议案例中,译者未能将汉语的隐性逻辑显化的部分,并 按照语句和语篇两大类进行举例分析。英汉思维的差异使英语和汉语在语句和语 篇上分别形成了不同的结构,需要译者灵活调整(宋术玲、张轶前,2008: 120-123)o 第一节语句层面
语句层面的隐性逻辑,指的是在汉语源语中,由于汉语固有特征,在句式表 达上逻辑不够明显,或者字面意思无法体现讲者逻辑的部分。这时,需要译者灵 活调整句式,传达讲者真正想要表达的含义。经过分析发现,在模拟会议中,译 者在语句层面未能将汉语隐性逻辑显化的问题,主要分为以下三类:一、字对字 直译;二、译语和源语的语义偏差;三、译语的句式组织未表现源语重点。
一、字对字直译
字对字直译,指的是未对汉语源语做进一步转化处理,直接按照字面意思翻 译成英语的行为。在口译过程中,某些词语是可以直接翻译为目标语的,比如地 名、人名、时间、专有名词等。而除此之外的其他词汇和句子,则需要译者经过 一定的转化,以符合目标语言的表达习惯。如果对源语采取字对字直译,可能会 导致译语语言生硬、译文质量不佳。
案例中的字对字直译,举例如下:
例1:
源语:
……经济学家全部都反对,为什么呢?他们反对的理由是二次世界大战以后 许多发展中国家使用了产业政策以后,经济发展的绩效很差……
译语:
...I was opposed by a lot of economists. They said that after the World War II, a lot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were applying industrial policies, but they didn't get great economic achievements・
分析:
源语中的“经济发展的绩效很差” 一句,译者根据表面句意翻译成了 they didn't get great economic achievements。但事实上,发展中国家有没有取得经济成 就与前一句的“使用产业政策”很难建立直接的逻辑联系,会给听众一种突兀的 感觉。
根据上下文分析,“绩效” 一词这里更多的含意落在“效”上,也就是说, 这些发展中国家采取的产业政策对于经济发展并没有起到好的效果。这样理解之 后,可以将译语改良为:
This was opposed by many economists. Why? They cited the examples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after World War II, whose industrial policies did no help to develop their economy.
例2:
源语:
但是我还没有看到不用产业政策而成功追赶发达国家的发展中国家(当然除 了石油生产国之外),也还没有看到不用产业政策还能够继续保持领先的发达国 家。
译语:
However, I have not seen any countries chasing after other advanced countries without using industrial policies, except for those oil producers. And actually, I haven't seen any advanced countries keeping their leading position without continuing their industrial policies.
分析:
对于源语的句式,译者直接照搬到了译语中,于是,源语中“我还没有看 到 不用 而 ”的句式,译语直接就是“I haven't seen any... without...”。 但是,这样的翻译不仅句式冗长,而且汉语中的“我还没有看到”这种表达的潜 在含义,在英语的“I haven't seen”不一定是完全一致的。这里,讲者想要表达 的意思是,发展中国家想要成功追赶发达国家,不用产业政策是不可能达到的。 而“我还没有看到”,可以理解为讲者在表达自己的观点,“看到”不一定要按照 字面翻译。此外,“追赶” 一词指的是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不应该翻译成chase aftero因此,改良后的译语为:
However, as far as I am concerned, developing countries can hardly catch up with developed countries if they refuse to adopt any industrial policies, unless they export a lot of oil. By the same token, if developed countries stop applying industrial policies, they can hardly keep their leading positions.
二、存在语义偏差
有时,由于汉语表达习惯,汉语语义并不浮于表面,而需要听众联系上下文 分析句意的深层内涵。语句的深层内涵,指的是听众穿透语句的逻辑结构表层后 理解的逻辑语义关系(张丽丽、郭梦秋,2009: 44-46)o如果译者忽视了这一点, 没有将深层含义传译出来,就会造成语义偏差。大量集中的语义偏差,甚至会导 致听众无法理解译语。
案例中的译语和源语的语义偏差,举例如下:
例3:
源语:
由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用的产业政策不成功,即使成功的国家像日本也可以 找出很多失败的产业政策,因此他们反对产业政策,这是他们的道理。
译语:
For instance, countries like Japan and the other advanced countries in Asia did not succeed in their industrial policies and even some success were achieved in Japan, there were many more failures. So economists at that time were opposed to using industrial policies.
分析:
这里对于“即使成功的国家像日本也可以找出很多失败的产业政策” 一句, 译者采用了一些拆分的方式,将源语的定语改写成了动词短语,但由于主语前后 不统一,译语仍没有完全传达源语的意思。通过上下文可以看出,讲者想说的是: 经济学家之所以反对产业政策,是因为历史上产业政策很少成功,就算有国家偶 尔取得了成功,也不乏失败的例子。因此,改良后的译语为:
Most developing countries hardly made any success in industrial policies. Even though some countries made several successes, like Japan, they were never short of failures. That's why those economists were against industrial policies.
例4:
源语:
我们知道现在经济发展的表象是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尤其在18世纪以后 发达国家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生活水平也不断改善。
译语:
As we all know, when a country's economy develops, people's incomes increase, and especially after the 18th century, in some developed countries,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were incredibly increased.
分析:
“经济发展的表象是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 一句,并不等同于“当经济发展 时收入水平提高”,译者在这里的处理有误。另外,此处的“尤其”后是举例, 并不能直接对应英文"especially"的意思,译者的生搬硬套造成语义不明。因此, 改良后的译语为:
As we know, economic growth is reflected by increasing incomes. That is particularly the case in developed countries after the 18th century, where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went up along with rising incomes.
例5:
源语:
我想不可能是说有一个原则让发展中国家或者政府一定会成功。 译语:
I'm not saying that with this policy, with these principles, industrial policies will succeed.
分析:
这里,讲者的深层意思是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法,可以保证一个国家的 产业政策是成功的。而译语中直接用“this policy”、"these principles”指代不明, 让听众感到疑惑。据此,改良后的译语为:
I believe there5s no one-size-fits-all approach for every country to succeed.
三、未体现源语重点
讲者的句式组织较口语化时,可能出现句式不够简洁、重点不够突出的情况。 如果译者不对句式进行调整,可能导致重点不明确,逻辑不够清晰的情况。
案例中,译语句式组织未表现源语重点的问题举例如下:
例6:
源语:
这是我这些年在提倡新结构经济学想研究的主要问题之一,这只是问题之一, 不是新结构经济学的全部,有时候学界或者网上批评的时候以为这就是全部新结 构经济学,这只不过是新结构经济学应用的一小部分而已。
译语:
And this is also one part of the new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that I have been working on for years. Of course, it is not like what some critics say, the whole of the new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but only part of it.
分析:
虽然源语比较口语化、句式较繁杂,但讲者想要表达意思非常简单,即:这 个课题不能代表新结构经济学。这一句的重点并不在于“学界或网络批评”。但 在此处译者没有对原文进行重点突出处理,导致译语结构不清晰,逻辑不明显。 鉴于此,译语可改良为:
This is a major subject of new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that Fve been promoting for years. However, new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is much more than that. So it is wrong for some critics to say they are the same thing.
例7:
源语:
按照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这是经济学家才听得懂的语言。 经济发展过程当中还有企业家,企业家是不管比较优势的,企业家是追求市场的 机会去获取最大的利润。
译语:
And when I am talking about comparative advantages and that we should utilize that, the comparative advantage is the opinion of an economist, but enterprises and entrepreneurs don't think that way. They don't care about comparative advantage. They just try to seek the most profit from the industry.
分析:
“经济学家才听得懂的语言”这一句主要是为了后面强调企业家与经济学家 的思维不同而铺设,因此,翻译的重心应当放在凸显二者不同上。鉴于此,译语 可改良为:
Economists emphasize utilizing the comparative advantage of a country, which can boost the economy. However, business people playing key roles in the economy think differently. Rather than comparative advantage, they focus solely on maximizing profits.
第二节语篇层面
语篇层面的隐性逻辑,指的是讲者将主要逻辑穿插在讲话的句段之间,没有 明确的分点叙述,但是汉语听众能捕捉到一系列逻辑线索,并连成完整的逻辑, 从而明白讲者的意思。在汉英交传中,语篇层面的隐性逻辑往往需要译者加以提 炼,明确重点和中心句,并在对源语忠实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的加工和重构,从 而使隐性逻辑显化,让英语听众也能充分理解讲者的意思。本案例在语篇层面未 能逻辑显化的问题,主要是:一、主要逻辑不突出;二、次要逻辑混乱。
一、主要逻辑不显
要理解一段话的大致内容,主要逻辑非常重要。在写作时,段落的主要逻辑 可以通过一定的句段关系来体现,女口:总分总的段落组构、根据问题分析原因、 根据论点举例等。但是,在口语表达中,由于汉语的语言组织较为松散灵活,讲 者有时并不会如此清晰地组织主要逻辑,这带给听众一定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 明确主要逻辑、并在译语中突出主要逻辑就是译者交传时的一个重要任务。
本案例中,译者未能突出主要逻辑举例如下:
例8:
源语:
为什么需要产业政策呢?我们知道现在经济发展的表象是收入水平的不断 提高,尤其在18世纪以后发达国家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生活水平也不断改善。 但是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生活水平不断改善,背后是什么?背后是一个结构不断 变迁的过程。首先是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给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了物质基 础。
劳动生产力水平怎么会不断提高呢?就必须在现有的产业上面技术不断创 新,以及必须不断出现新的附加价值更高的产业,这样劳动生产力水平才能提高, 这是经济发展的物质基础。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规模越来越大,市场范围越 来越远的过程当中,硬的基础设施像电力、道路、港口必须不断完善,软的制度 安排像法律、产权保护、金融管制等等这些也必须不断完善,才能够降低交易费 用,才能够让实体经济和技术和产业的生产边际曲线尽量接近。
我们现在经常担心一个国家陷入低收入陷阱或中等收入陷阱。其实从新结构 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就是它劳动生产力水平提高速度没有像发达国家那么快,所 以没有办法缩小差距,也就是结构变迁的速度太慢了。
译语:
It is about the necessity of adopting industrial policies in a country. As we all know, when a country1 s economy develops, people's incomes increase, and especially after the 18th century, some, in some developed countries,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were incredibly increased. But actually, the structure of the economy changed at that time. That was the real reason for the economic growth.
As we all know, the increase of a rising productivity is the material foundation for boosting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And the reason why productivity was rising was that people made innovations on existing technology advances. And also they were developing new industries that was (were) more valuable. So as a result, productivity increased. And when a country had technology upgrades and industrial upgrades, the next step is to develop both software and hardware. Hardware included infrastructure like roads, ports, and bridges. Software included a country's laws, IP protect protection regulations and financial regulations. So it's only with all these matters that a country can keep its economy developing well with its economic status.
Actually, there are some developing countries that have some failures in adopting industrial policies. And that is because their productivity was much weaker than developed countries. So they could hardly close the gap with the advanced countries.
分析:
以上译语的最大问题是,没有对主要逻辑做恰当的处理,直接套用源语的形 式,导致主要逻辑不突出。
这一段讲者一共讲了三个点:
1.经济发展的实质是产业结构的变迁;
2.产业结构变迁的具体表现(生产力提高、科技创新、高价值产业、软硬 件升级);
3.发展中国家结构变迁的速度不如发达国家,因此有可能陷入低收入或中 等收入陷阱。
然而,听出这一段主要逻辑是有难度的,因为讲者并没有给这些内容定性, 而只是依次向下,甚至还有次要逻辑掺杂在中间。在没有充分理解讲者意思的情 况下,译者容易陷入源语的格式当中,译语逻辑性差,甚至出现意义偏差。
因此,译者在听辨逻辑框架复杂的源语时,应在笔记中同时标注主要逻辑, 以防混淆。这一段译语修改后,主要逻辑明显清晰很多:
Why is industrial policy necessary? First we need to analyze the essence of economic growth, which is reflected by higher incomes. That is particularly the case in developed countries after the 18th century, where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went up with growing incomes. What triggered that increase? Ifs the structural change of industries.
io
How did this structural change occur? The driving force that laid the material foundation for economic growth was a rising productivity. And the rise of productivity came from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more industries developed with higher values. In the meanwhile, both hardware and software of the economy were polished. Hardware included electricity, roads and ports, while software comprised legislation, property protection and financial regulation. The upgrade of hardware and software led to lower trade costs and thus more consistent marginal curves for the real economy, technology and industries.
To avoid the middle-income or low-income trap, from the view of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developing countries should step up the industry structural change. Otherwise their productivity is growing too slowly to catch up with developed countries.
二、次要逻辑混乱
讲者发言时,并不一定遵循一个非常明确清晰的框架。经常出现的情形是: 在围绕主要逻辑陈述时,讲者可能会一时兴起插入一些题外话或是与主题并非紧 密相关的内容,这些次要逻辑如果不加以区分,可能会对译者理解主要逻辑造成 影响。而这种未理解、未处理的次要逻辑如果出现在译语当中,就会出现次要逻 辑混乱、进而导致译语总体逻辑不清晰。
本案例中,译者未能恰当处理次要逻辑,致使逻辑混乱的举例如下:
例9:
源语:
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失败了会付出成本,成功了大 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新的产业、新的技术可以获利,后面跟随就来了,竞争就来了。 竞争来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就没有垄断利润,这种状况下成功和失败的收益 和成本是不对称的。发达国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是什么呢?是给第一个吃螃蟹 的企业家专利保护,你有专利以后就不怕后来者的竞争,所以用这种方式来补偿 成功和失败先天的不平等,所以这也是政府的政策。
但是发展中国家我前面讲到了,它是在世界技术产业内部的技术创新和产业 升级,进入的新产业、采用的新技术很可能是已经成熟的,没有办法给专利,但 是并不是说它没有面临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所面临的矛盾。所以在这种 状况之下,政府要有一个合适的激励补偿。另外,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他是不 是能够成功,除了决定于企业家精神和才能之外,还决定于这个产业所应该有的 相应的软硬基础设施是不是完善。对软硬基础设施的完善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 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有些事情必须由不少企业家同时来做,比如形成产业集 群后可以有比较好的供应链。有些像金融方面的改革或者基础设施的完善,一般 企业家也不能做或者不愿意做。)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要让第一个吃螃蟹的企 业家能够成功,还要政府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来解决这些软硬基础设施完善 的协调和供给的问题。
译语:
Actually, every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industrial upgrade will need the first pioneer to try, and actually when the first entrepreneur fails, he will have to face some expenses. And even when he succeeds, there will be more people entering this industry. And he will face fiercer competition. He cannot get the monopoly profit. So what he can gain is much less than the possible or the potential cost of failure.
And to encourage the first pioneer, advanced countries adopt the the patent system, which means the first person or the first entrepreneur to try in that field will not face competition for several years. That is a subsidy or remedy policy. But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when the entrepreneurs enter new industries, there are already some mature technologies and innovations. So there's no such patent system to support their capital gain・
But the entrepreneurs still need to face the potential loss that those who try first will face. So the government needs to provide some incentives to help the first pioneers to succeed・ It does not only need the entrepreneurship or the talent of the entrepreneur, but also needs a complete system of software and hardware which cannot be provided by the first pioneer to support that industry.
Of course, sometimes we will need a lot of entrepreneurs or enterprises to form a supply chain. But there is still some infrastructure that cannot be built by entrepreneurs・ It should be backed by the government. So here we we will need the government to play an active role so that the software and hardware can be well prepared to help the first entrepreneur succeed.
分析:
以上译语最大的问题是,将主次逻辑混在一起,次要逻辑的无序干扰了整个 语篇的主线,主要逻辑不够明朗。
为了区分主要和次要逻辑,首先提炼出这一段的主要逻辑:
1.企业家去首先尝试的收益和成本是不对称的;
2.发达国家的专利补偿很难应用到发展中国家;
3.要促使首先尝试的企业家成功,也必须有政府的因势利导。
然后,再分析这些主要逻辑之间的次要逻辑:
1.首先尝试的企业家,成功和失败后分别有怎样的不利;
2.专利补偿无法应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原因;
3.成功必须有政府作用的原因(有哪些是光靠企业家无法做到的)。
如上,分析出主要逻辑和次要逻辑之后,才可能结构化地译好这一段的内容。 修改后的译语如下:
Those who first participate in the industrial upgrade, or let's call them “pioneeTs", may succeed or fail. However, the reward from success is not as much as the cost of failure・ When they succeed, many others will follow them to share the fruit, so they won't enjoy exclusive profits. In cases where they fail, they will have to bear severe costs alone. Either way, they don't feel it worth to risk trying.
These pioneers need to be rewarded・ Nevertheless, developing countries can hardly copy the developed countries9 model by building a patent system to incentivize pioneers with exclusive profits. Why? Because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industrial upgrades are based on existing inventions overseas, which means they are new only domestically. Thus, a patent system is not applicable. Without that incentive, businesses are less motivated to be pioneers.
Therefore, the government must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giving incentives. However, the success of pioneers needs not only the smartness of the pioneers, but also fundamental infrastructure to support the upgrade・ The government must step in, because some missions cannot be accomplished by businesses alone. For example, to form a supply chain, dozens of enterprises must work together; what's more, things like financial reforms and infrastructure improvements are not duties of business people. To sum up, the government^ guidance and support are necessary in successful industrial upgrades.
第三章逻辑显化失败的原因
译者在交替传译中未能成功将汉语的隐形逻辑显化,有多重原因。本章将结 合案例,从交替传译的听辨、笔记和产出三步过程,逐一分析可能造成逻辑显化 失败的原因。
第一节听辨过程
交替传译的听辨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进行接下来两步一一笔记和产出的 必要前提。译者在听取讲者发言的信息时,大脑高速运转,充分地理解信息,并 分析源语的内容和逻辑,在脑内进行一定的处理和转化。有时,译者分析源语不 到位,就很难捕捉到汉语源语的隐形逻辑。比如,译者就字面意思理解,未转化 句子的深层含义,因此无法显化语句层面的逻辑;而若译者在听辨时缺乏区分主 次逻辑的意识,就很难突出语篇层面的隐性逻辑。
一、 未深思句意
当遇到存在隐性逻辑的汉语源语时,如果译者由于某些原因没有思考句子的 深层含义,最终翻译出来的意义就是浮于表面或不完整的,或者出现语义的偏差。
比如,在例1中,对于“经济发展绩效” 一词,译者听辨时只进行了部分转 化,理解为“经济发展的成就”。但是,这一转化是不到位的,因为译者没能联 系上下文,将其与讨论的对象一一“产业政策的效果”联系起来,因此没有能完 整传达出讲者真正想说的意思。
再比如,在例4中,译者听辨时没有及时建立起“经济发展”、“收入水平”、 “生活水平”之间的逻辑关系,即:“收入水平”表现了 “经济发展”,“收入水 平”增长的同时“生活水平”在改善;而只是捕捉到这几个名词,按自己的想法 组合起来。这种多个名词出现时难以判断逻辑的现象,正是由于译者没有积极主 动地听辨,而只是在被动地接受信息。因此,这一句的翻译的语义与源语之间出 现了偏差。
二、 未区分主次逻辑
如第二章中所述,语篇层面的隐性逻辑未能显化的问题,大多出现在主要逻 辑和次要逻辑的处理上。在听辨时,译者需要边接收讲者传达的信息,边对语篇 逻辑进行高效地分析,尤其是在逻辑不符合固定框架的情况下,译者需要提炼主 要逻辑,并理清次要逻辑是什么、怎样为主要逻辑服务的。听辨是一切的前提, 只有成功区分了主次逻辑之后,才有可能最终产出有逻辑的译语。
在例8中,译者没能突出主要逻辑的问题就出现在听辨阶段。这一段出现了 “经济发展水平”、“生产力水平”、“生活水平”、“结构变迁”、“物质基础”、“技 术创新”、“产业升级”等大量专有名词,需要译者分出大部分精力记忆,因此构 成了理解上的挑战。结果是,译者只大致记录下了这些名词,却忽略了理解它们 之间的联系,也没能有效区分主要逻辑和次要逻辑。产出的译语明显地反映了这 一点,译语中的主要逻辑没有构成整段话的框架,而是零散地出现在语篇之中, 因此,译语缺乏清晰的逻辑、传达效果差。
第二节笔记过程
笔记过程是交替传译中关键中间步骤。“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笔记不但起到 提醒译者重要信息的作用、减轻不必要的记忆负担,而且如果使用得当,可以适 当突出重要逻辑,使译语的结构比源语更清晰。
换句话说,逻辑未能成功显化,问题也有可能出在笔记上。通过分析案例, 不难发现,译者笔记上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使逻辑显化变得困难,分别是:笔记 过于贴近源语、重要部分缺失、未体现逻辑结构。
一、过于贴近源语
案例中出现的部分语句逻辑未显化,极大可能是笔记时过于贴近源语,而没 有将信息转化之后再记录。由于产出时要求译者瞬时反应,留给译者转化信息的 时间极少,一般情况下,译者只能直接将笔记上的内容按笔记顺序念出来。因此, 译者往往选择在笔记时,就记录处理过的信息。如果源语的逻辑是隐性的,而笔 记太过贴近源语,就容易产出逻辑不清的译语。
比如,例2的笔记就反映了这个问题。
可以看出,在笔记中,译者对“我还没有看到……”一句并没有进行任何处
理、直接记在了笔记当中,而对应的译语就变成了UI have not seen any...5,,导致 后面的句式复杂、难以接续且逻辑结构不清。实际上,讲者不过是讲述自己的观 点,与真实的看没看过并无关系。
笔记过于贴近源语的问题同样体现在例5中。
这句说不可能有一个原则确保成功,译者的笔记中就直接记录了下来,这也 使译者的译语沿用了“I'm not saying with this, ...will succeed^^的句式,无法准确体 现讲者深层意思。
二、重要信息缺失
语段的逻辑,很大程度上需要各部分准确的信息共同构成。虽然译者笔记时 不可能将所有信息一一记下,但鉴于笔记是译者在产出时回想内容的基础,一旦 笔记中缺失了某些重要信息,而译者又难以凭借记忆回想起来,就会出现无法理 解笔记的状况。这种情况下,译者只能选择通过已有信息来搭建“可能”的逻辑, 这就很可能因此与源语在逻辑和语义上出现偏差。
比如,例8中“在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规模越来越大……才能够降低交易 费用,才能够让实体经济和技术和产业的生产边际曲线尽量接近” 一段,“降低 交易费用”就未记录在笔记当中;同时,最后的“经济、技术和产业的生产边际 曲线”也未记全。
然而,这是讲者逻辑中重要的一环,如果少了 “降低交易费用”,直接从软 硬设施的完善推导到最后的结论,不免突兀;而最后的结论不完整,也使译语较 大地偏离了源语。
例9中,“有些事情必须由不少企业家同时来做,比如形成产业集群后可以 有比较好的供应链。有些像金融方面的改革或者基础设施的完善,一般企业家也 不能做或者不愿意做” 一段的笔记也出现了这个问题。
这一段的目的是为了说明,这两件事单个的企业家都做不了,而需要政府引 导。虽然讲者发言时并未涉及并列关系的逻辑连接词,但是通过分析,译者应该 能意识到这一点。然而,译者在笔记中未记录这一逻辑,导致自己看到这部分笔 记时非常疑惑,误以为二者是转折关系,译成了 “虽然许多企业家能共同形成供 应链,但基础设施的完善是企业家做不到的”。这与源语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三、未体现逻辑结构
当译者的笔记结构清晰时,产出的译语会相对有逻辑性;如果笔记中的逻辑 关系不明确,译语也会比较混乱。特别是在讲者发言存在隐性逻辑的情况下,如 果译者未对隐性逻辑作显化处理,并在笔记中把逻辑结构体现出来,就很难产生 高质量的译语。
比如,例4中,译者的笔记未标明几个名词间的逻辑关系。
尿7
因此,在产出的译语中,“经济发展”、“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的关系 就没有体现出来。
再比如,例9中的“但是发展中国家我前面讲到了,它是在世界技术产业内 部的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并不是说它没有面临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 所面临的矛盾……政府要有一个合适的激励补偿” 一段,笔记中没有将完整的逻 辑结构体现出来。
尤其是“它没有面临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所面临的矛盾”这一句,在 笔记中并没有反映它与其他部分的逻辑关系,所以在翻译到这一块时,不仅译者 思路不够连贯、结结巴巴,而且译语过于贴近源语,让听众感到迷惑。
第三节产出过程
作为将信息传达给听众的最后一步,译语的产出对于逻辑是否真正显化成功 也是非常关键的。就算听懂了意义、也用正确的方式记录了下来,最终没有表达 好,整个传译的过程也是失败的。本案例中就出现了几处由于产出用语不当而导 致隐性逻辑未成功显化的例子,主要可分为两方面的问题:一、叙述中没有正确 选取主语;二、译语的表达不符合目标语的表达习惯。
一、叙述主语不当
产出时,译者可能受到源语的影响,而沿用源语的叙述主语,导致译语逻辑 结构不清。这主要也是由于汉语和英语的表达习惯不同。汉语中的小短句较多, 结构较散,每句的主语可能变换较多,从多个角度叙述同一个核心意义。但是这 种叙述方式如果沿用到英语当中,就难免有混乱的感觉。译者在笔记时,以记录 核心意义为主,因此可能无法同时想好具体句子的组织形式;因此在产出时,照 着笔记读是不可取的,还要注意句子的组织和不同句子之间的关联。
比如,例8中有一段是:
“首先是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给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了物质基础。劳动 生产力水平怎么会不断提高呢?就必须在现有的产业上面技术不断创新,以及必 须不断出现新的附加价值更高的产业,这样劳动生产力水平才能提高,这是经济 发展的物质基础。”
这一段译者的笔记如下:
可以发现,译者的笔记以记录核心信息为主,因此需要译者在产出时对源语 进行一定的处理,选取合适的主语,以创造更明显的逻辑联系。
例如,在第一、二句,源语的主语都是“生产力水平”,但“生产力水平的 不断提高、生产力水平为什么会不断提高”两句重复。因此,比起译语的
"The increase of a rising productivity is the material foundation for boosting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And the reason why productivity was rising was that people made innovations on existing technology advances. And also they were developing new industries that was (were) more valuable.
不如直接将“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作为主语更加简洁,译为
“The driving force that laid the material foundation for economic growth was a rising productivity. And the rise of productivity came from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more industries developed with higher values."
这样,两句之间的衔接也更加紧密,前后的逻辑关系一目了然。
再比如,例9中有一段是:
“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失败了会付出成本,成功了 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新的产业、新的技术可以获利,后面跟随就来了,竞争就来 To竞争来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就没有垄断利润,这种状况下成功和失败的 收益和成本是不对称的。”
这一段的组句方式较为口语化,“后面跟随就来了”、“竞争就来了”等都没 有明确的主语,是比较简略的汉语表达。
这一段的笔记中,核心信息也有效地记录了下来,但还是需要产出时选好主 语,才能清晰明确地体现源语的逻辑。
原来的译语是: Actually, every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industrial upgrade will need the first pioneer to try, and actually when the first entrepreneur fails, he will have to face some expenses. And even when he succeeds, there will be more people entering this industry. And he will face fiercer competition. He cannot get the monopoly profit. So what he can gain is much less than the possible or the potential cost of failure.
可以看出,译语试图尽量保持主语一致(第一个企业家),因此译语的意思 大致是清晰的。然而,译语的不足之处在于,在大量使用同一个主语的句段中出 现其他主语,女口“会有更多竞争”以及最后一句“他能得到的少于可能的代价”, 会有突兀之感。
所以,译语可能的策略是,先明确这一段的主要论点,列出成功和失败的大 框架,叙述围绕一个核心,叙述主语的选取反而不用拘泥于一个。比如改为:
Those who first participate in the industrial upgrade, or let's call them “pioneers'', may succeed or fail. However, the reward from success is not as much as the cost of failure. When they succeed, many others will follow them to share the fruit, so they won't enjoy exclusive profits. In cases where they fail, they will have to bear severe costs alone. Either way, they don't feel it worth to risk trying.
虽然叙述主语不止一个,但改良后的译语逻辑结构更加清晰了。
二、不符合表达习惯
有时,译语的逻辑结构清晰,但不符合目标语的表达习惯,就会让听众产生 怪异感,这也会影响译语本身的质量,造成理解障碍。这种情况下的逻辑显化称 为“非强制性显化”,即“不显化虽然能产生语法无误的句子,但有着很浓的翻 译腔或怪异感”(朱懿,2015:15),不符合目标语正常的表达逻辑。
比如,例6中“这只是问题之一,不是新结构经济学的全部,有时候学界或 者网上批评的时候以为这就是全部新结构经济学,这只不过是新结构经济学应用 的一小部分而已"一段,其实源语是在重复表达一个意思,如果译者没能对源语 “脱壳”,就会产生英语听众难以理解的译语。比如,原来的译语是:
Of course, it is not like what some critics say, the whole of the new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but only part of it.
译者想用“the whole of”和"only part of"形成对比,但这并不是英语听众 习惯的表达方式。而且句首还添加了一个不知所以的“of course",画蛇添足, 更加让人疑惑。在源语逻辑非常简单而句式冗杂的情况下,译者最好采用简单的 句式,简化源语、强化逻辑。如I,简单地说,^New structuralist economics is much more than that. So it is wrong to say they are the same thing” 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 思,效果比之前好很多。
再比如,例7中的最后一句,“企业家是不管比较优势的,企业家是追求市 场的机会去获取最大的利润”,译语是:
Entrepreneurs don't care about comparative advantage. They just try to seek the most profit from the industry.
初读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源语的“不管”实际上并不完全对应“doift care",讲者实质上只是想说明经济学家与企业家的思维方式不同,而这里的译 语却让人感觉企业家不愿意负责任。所以,更好的语言组织方式不是照搬源语, 而是直接点出讲者的意思。如:
Business people playing key roles in the economy think differently. Rather than comparative advantage, they focus solely on maximizing profits.
如此,使用尽可能开门见山的语言表达讲者的意思,也是逻辑显化的重要环 节。这样既能清晰地传达讲者的含义,也有助于听众理解。
第四章 汉语隐性逻辑显化策略
王斌华(2019: 89)将口译策略定义为「'译员为顺利完成口译任务、预防潜 在问题或应对口译中出现的问题而有目的、有意识地采取的方法。”纵观口译研 究文献,可以发现许多不同的思路。譬如,德国学者Kalina (1998)将口译策略 分为理解策略和产出策略两大类;而另一位西方学者Franz Pochhacker (2004: 132-134)则按不同的导向,将口译策略分为面向译员处理认知压力的“过程导 向策略”和面向目标语听众的“产品导向策略”。
本文参考已有的部分口译策略研究,聚焦汉语隐性逻辑的显化,并结合案例 中译者的主要问题,按照口译过程的几大阶段,提出以下一套可能的逻辑显化口 译策略。
第一节译前准备阶段
充足的译前准备是逻辑显化的前提,因为若对专业领域一无所知,译者无法 理解讲者的话,更不用提对其进行逻辑分析了。再者,译者的精力是有限的。根 据吉尔(Gile, 2011: 164)的精力分配模型,在交替传译的前半段,译者的精力 要分配给听辨、笔记、短期记忆以及协调这些活动;在后半段,译者的精力则要 分配给回想、阅读笔记、产出以及协调这些活动。
因为译者在交传中一直需要同时进行多个任务,若一个任务占去过多精力, 其他任务效率就会变低、完成质量就会下降。如果对专业名词不熟悉,在听辨时 首先会花更多时间理解,在笔记时要用更多笔墨记录,在产出时对自己的译语也 是不确定的,最终的结果就是质量低下的译语。
本案例中,译者的译前准备是十分不充分的。由于是模拟会议,译者有意避 开了讲者的相关发言和与其观点有关的评论文章,而只是很泛地查阅了产业政策 的定义、历史、各国的采用情况以及与之相关的一些术语。由于这方面的准备, 译者在口译的第一部分相对比较轻松,听辨理解全面,译语逻辑性尚佳。但是, 由于之前没有准备任何与讲者观点相关的内容,在讲者进入“产业结构变迁”、 “要素禀赋”的话题时,译者应对十分仓促,导致:
一、 听辨理解不充分,对专业名词陌生,难以转化、洞察其关联;
二、 笔记精力有限,只勉强记下名词,逻辑结构在笔记上难以体现;
三、 产出仓促,难以理解笔记,思维不清楚,译语缺乏自信、不流畅。
可以看出,译前准备会影响整场交传的质量。显化隐性逻辑,前提是听懂了 隐性逻辑,才有进一步分析、显化的可能。因此,译者应针对讲者常用的逻辑, 进行专门的译前准备。张印、王洋(2016: 168)将译前准备分为四部分,分别是: 词汇、句式、背景和其他准备。词汇准备指熟悉相关领域的词汇和发音;句式准 备指了解日常口语特有的句式;背景准备指对讲者的背景文化、可能涉及的百科 知识等进行准备;其他准备则是提前了解口译任务相关的场景、以做相应准备。
由此,可以总结出与逻辑显化相关的译前准备策略如下:
一、 围绕讲者本人,收集讲者的背景、经历等信息;
二、 围绕讲者的观点,通过讲者曾经发表的演讲、著作等,了解讲者一向的观点、 理念,常用的理论、事例等,并熟悉其中的专业术语;
三、 围绕该领域的内容,广泛地查阅相关书籍和网络资料,了解主题相关的历史、 行业背景、主要人物、行业术语等,也可以多了解业内重要人士的观点,以及业 内对讲者观点的评价。
第二节现场传译阶段
在现场传译阶段,译者可以从上述的听辨、笔记、产出三个环节入手,采用 对应的逻辑显化策略。
一、听辨环节
听辨环节,译者需要仔细倾听、不断转化信息,察觉讲者发言中的隐性逻辑, 并将其在脑中作初步加工,为下一步的笔记做好准备。听辨是笔记的基础,“口 译笔记是在有很好的听和辨析能力后才能根据形成的(柴明颍,2010: 6)。”因此, 听辨是交替传译中必须做好的第一步。
本文第二章提出,汉语的隐性逻辑可分为语句与语篇两类。卢信朝(2009: 53-59)认为,“认知心理学角度看,听辨始于信息输入,止于但又服务于信息存 储,包含信息解码和信息预存储。”所以,无论从语句还是语篇层面,都需要译 者在听辨时对信息快速作出反应,解码并记忆信息。
具体来说,在语句层面,译者可以在译前准备时积累讲者的用语习惯,对讲 者可能使用的词汇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并在听辨时注意捕捉关键词汇,以分析其 深层含义。比如,讲者在台湾生活过很长时间,也有过留美经历,因此他的普通 话用词中也会有一些比较独特的使用习惯,比如源语中“将婴儿和洗澡水一起倒 掉”这个谚语就是直接从英文翻译而来。
在语篇层面,译者可以练习适应讲者表达逻辑的方式,对讲者想要表达的意 思进行积极的预判和同时的“脱壳(脱离源语外壳)”。比如,讲者非常喜欢用提 出问题的形式来一层一层深入讨论,而不是使用固定的逻辑框架分析问题。这对
于听众来说比较新奇,但会对译者找到逻辑的主要框架带来挑战。在现场交传的 过程中,如果译者能够根据自己的储备知识,提前预判讲者接下来想要阐述的话 题,就会减少很大一部分思维压力,也有助于理解和记忆,能有更多精力分配给 转化信息和笔记。
因此在听辨时,译者应优先听取讲者阐述论点的主要逻辑,并将其与次要逻 辑加以区分,在脑中形成一套合适的逻辑框架。对于具体的句子,译者应注意每 句话在表现逻辑时起到的作用,并思考是否有表层以下的意义。
二、笔记环节
在整个交传过程中,笔记是承上启下的重要环节,也是逻辑显化的关键环节。 译者将脑海中已转化的信息在笔记中结构化地呈现出来,作为下一步产出译语的 依据。笔记部分的逻辑显化策略,主要分以下几个要点。
1.笔记上记录的一定是充分转化之后的信息,而不是源语的直译。
译者在听辨环节需要察觉讲者的深层意思,然后在笔记上记录下表达深层意 思的符号,而不是源语信息的符号。比如例2中,译者对“我还没有看到过……” 一句,应该在确定整句意思后,记下“我认为”的符号,而不是“我之前没有看 到”的符号。
笔记修改前后对比:
(修改前)
2.重要信息,尤其是起到逻辑衔接作用的信息,必须体现在笔记中。
在交传中,笔记就像路标,引导译者一步一步通向结论的终点。如果少了关 键的某个路标,译者就会迷失。尤其是重要的逻辑衔接,一旦遗漏或记错,将会 使整段话的意义发生偏差。项利(2013: 130)认为,对于隐性的逻辑关系,译者 必须首先明确逻辑关系、找到相应的逻辑衔接词,然后再记录到笔记上。比如例 8中,译者应该选择记下“经济发展”和“收入水平”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单纯

记下这两个名词。 笔记修改前后对比:
dJ » mV
(修改后)
3.笔记中的逻辑框架应尽可能简单明了。
笔记上的逻辑框架应该是译者内化信息之后形成的,不一定等于源语的框架, 很多时候都应该比源语简洁。比如说,讲者很喜欢说“为什么呢?理由是……”, 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记录接下来的内容是上面的原因即可,而不用将原本的问 题记录下来。
再比如,例7中讲者先说了 “按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发展经济体”, 再说“这是经济学家的语言”,最后又说企业家不这么看。在这里,记录了第一 句话之后,听到第二句话,应该选择把经济学家记在前面而不是后面,这样在产 出时,一眼就看出这里是两种观点的对比,可以用更清晰的结构产出。
笔记修改前后对比:
三、产出环节
在产出环节,译者采用的逻辑显化策略,应符合以下两点原则。
1.语言尽可能简洁。
在听辨中辨明逻辑,笔记时简洁明了地记录逻辑,而在最后的产出环节,译 者需要采用最简单直接的语言形式,将译语传达给听众。
交替传译时,初级译者可能会犯的一个错误是,希望以复杂的句式和高级的 词汇来体现自己的水平。但这种尝试只有少数取得成功,大多数时候只会让听众 不明所以、晕头转向。译者将隐性逻辑显化的动机,就是帮助听众理解讲者的逻 辑,所以原则上,需要对源语加以简化而不是复杂化,以尽可能直接的语言传达 意思。比如例5,改良后的译语直接Muone-size-fits-all approach”概括源语的意思, 直接又简明。
2.适当强调重点。
为了让逻辑更加清晰,在对内容完全理解的基础上,译者可以增添一些总结 或强调重点的句子,去掉一些冗余的、与主题无关的句子,或者适当调整译语顺 序;但只有为了更好地展现逻辑结构时,译者才可以进行这样的增删行为。
比如,例9中为了强调“收益和成本是不对称的这一观点”,改良后的译语 打破源语顺序,将这个论点提到这一段的最前面进行强调,之后从失败和成功两 方面讲收益和成本为什么不对称,并在语段的最后加上“Either way, they don?t feel it worth to risk trymg^^来总结。这样一来,论点更加鲜明,结构更加清晰。
需要注意的是,只有在译者对源语完全理解、游刃有余的情况下,才有精力 采取进一步措施凸显逻辑。如果译者对源语的意思没有完全的把握,则应该优先 遵守第一条原则,尽可能简单直接地传达意思。
第三节回顾反思阶段
逻辑显化策略中,事后的回顾反思也是非常重要的。汉语语言千变万化,讲 者善用的话语逻辑也风格各异,一场交传中,有的隐性逻辑显化成功,而有的可 能显化失败了。因此,为了不断完善逻辑显化策略,译者需要回顾整个口译过程, 并反思逻辑显化策略的各个环节是否有效:
1.译前准备是否产生积极影响。
译前准备是整套逻辑显化策略的基石。如果译者做了充分的译前准备,应该 能察觉到译前准备的内容对交传起了积极作用。比如,译者发现,听辨时更容易 明确逻辑框架,笔记时更容易记录专业名词及其关系,产出时不会卡在术语部分。
如果译者发现自己在交传时仍在专业名词的理解上存在较大困难,或者很难 跟上讲者思路,就应该评价,是否因为译前准备欠充分所致,是哪一部分准备不 到位,并在下一次进行更充分的准备。
2.听辨时分析是否到位。
评价听辨时的逻辑显化是否成功,译者可以评判自己是否完整理解了讲者的 发言逻辑,即思维是否全程跟随讲者,并转化形成了自己的逻辑框架。在分析逻 辑感到困难的地方,译者应判断其属于哪一类逻辑,是由于什么原因造成理解困 难,并有针对性地练习这类逻辑的分析能力,逐渐养成听辨“脱壳”的习惯。
3.笔记时框架是否清晰。
比起前两个环节,笔记环节的逻辑显化策略效果是相对容易评价的。译者在 事后可以分析自己的笔记记录,发现逻辑记录不够清晰的地方,分析是听辨的问 题,还是笔记处理不够熟练。针对笔记处理不够好的部分,可以进行优化,并举 一反三,习惯这一类逻辑的笔记。
4.产出时结构是否简明。
评价产出时逻辑显化策略的应用效果,应以译语的结构是否简明作为标准。 译者应关注自己是否应用简明的逻辑框架,有条理地传达了讲者的观点,而不是 具体使用的语言如何。如果有笔记框架清晰、但译语结构仍然不够简明的地方, 译者应分析其中原因,进行相应调整。
将事后的回顾反思作为逻辑显化策略的一部分,是因为口译是一个不断积累 的过程;不是学习技巧就行,而是需要不断练习、完善才能真正掌握的。比如, 就算明白听辨环节需要积极地分析讲者的思路,但如果不经常反思练习,也只会 “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要获得真正有效的逻辑显化策略,每次交替传译之 后,译者都应该不断反思、练习薄弱的部分,方才可能熟练运用这套显化策略。
结语
本文通过对林毅夫、张维迎的产业政策辩论模拟会议的案例分析,探讨了汉 英交替传译中的逻辑显化策略。
首先,本文对“逻辑显化”一词进行了定义,并分析了在汉英交替传译中, 将汉语的隐性逻辑显化的必要性。之后,为了分析相应的逻辑显化策略,本文从 案例中逻辑显化失败的例子出发,将汉语的隐性逻辑分为语句层面隐性逻辑和语 篇层面的隐性逻辑,并一一探讨了这些显化失败的表现。
继而,本文进一步从交替传译的三个过程一一听辨、笔记和产出,分别讨论 译者为何没能将隐性逻辑显化。经过仔细分析案例,译者未能显化逻辑的原因, 可能是:
1.听辨时未充分思考深层含义,或未有效区分主次逻辑;
2.笔记时过于贴近源语,未记录重要信息,或笔记没有体现逻辑结构;
3.产出时未选取合适的叙述主语,或语言不符合目标语的表达习惯。
分析得出以上原因后,本文以此为基础,提出了相应的逻辑显化策略。由于 口译是一个不断积累、循序渐进的过程,本文将一套完整的逻辑显化策略分为译 前准备、现场传译和回顾反思三个阶段。
为了保证在听辨时可以充分理解讲者所述的内容、不会因为专业名词而造成 理解困难;同时鉴于如果有一定专业名词的积累,可以减轻一部分笔记的负担; 所以,逻辑显化策略首先强调了译前准备的重要性,是所有现场传译阶段的策略 能够实施的基础。
在现场传译阶段,本文分别提出了听辨、笔记和产出三大环节的策略。
在听辨环节,建立在译前准备充分熟悉讲者语言习惯的基础上,译者可以注 意捕捉一些讲者常用的关键词,对讲者的意思进行积极的预判;同时,注意抓主 要逻辑,转化信息,在脑海中形成一套逻辑框架。
在笔记环节,建立在听辨充分理解讲者意思的基础上,译者应注意记录下来 的一定是转化后的信息,而不是源语的直译;同时,必须记下重要信息,尤其是 与逻辑衔接有关的信息;最后,笔记要采用尽可能简明的结构,最好是以一眼 就能明白的方式记录。
在产出环节,建立在笔记无误差、框架清晰的基础上,译者应注意优先使用 简洁、开门见山的语言表达,尽量直接地体现讲者的意思;只有在确保完全理解 源语、且尚有余力的时候,译者可以用调整源语语句顺序、增删部分语句的方式, 突出讲者想要表达的重点,让逻辑结构更清楚,更有层次。
最后,回顾反思也是逻辑显化策略不可或缺的一个阶段。无论是听辨、笔记 还是产出环节的策略,都不能够一蹴而就,而需要译者的日积月累和不断提升。 因此,译者在汉英交替传译后,需对自己各个环节的策略有效程度进行评价,并 针对薄弱处多加练习、不断优化,以争取在下一场汉英口译中提升逻辑显化的效 果。
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对逻辑显化策略提出了一个闭环的构想,以现场传译 阶段为核心:译前准备是为了更好地交替传译;而交传中,听辨是笔记的前提, 笔记是产出的必要基础;回顾反思则是为了下次更好地进行译前准备和交传。不 仅仅聚焦交传这个动作本身,而是从长期考虑可行的逻辑显化策略,相对来说, 战略性更强。
但本文也必然存在缺点和局限。由于本文分析的案例中,译者是研二的口译 学生,而本文使用的研究方法是分析逻辑显化失败的例子、并分析原因和策略, 因此提出的策略必然存在局限性,可能只适用于与案例中译者类似水平的口译学 生。对于初学口译的学生和职业口译员,这套策略可能并不有效。这是本文的局 限所在。此外,本文提出的逻辑显化策略虽然理论上可行,但没有相应的实践证 明其可行性,这也是一大缺憾。希望本文能为逻辑显化相关领域的研究提供案例 和思路参考,在未来取得进一步的研究成果,不断推进这一领域的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