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性生活事件对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中介作用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4-04 11:01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社会学论文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使用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但 与此同时,过度使用网络而导致的网络成瘾现象在大学生中也越来越多。网络成 瘾不仅会影响到大学生的学
摘要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使用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但 与此同时,过度使用网络而导致的网络成瘾现象在大学生中也越来越多。网络成 瘾不仅会影响到大学生的学业成绩,对其身心发展及社会化过程也存在着重要的 影响,因此,对大学生网络成瘾的研究己逐渐成为心理学关注的重点。近年来, 研究者发现,大学生网络成瘾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是日常生活中出现的负性生活 事件,但其作用机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本研究以大学生网络成瘾为研究内容,以负性生活事件作为前因变量,并以 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两个方面(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作为中 介变量,探讨负性生活事件对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影响及心理机制。研究结果如下:
(1) 大学生网络成瘾存在着年龄以及独生子女和非独生子女的差异。具体 而言,一方面,随着年级的提升,大学生网络成瘾水平降低;另一方面,非独生 子女网络成瘾得分情况显著低于独生子女。
(2) 大学生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存在着年龄差异。随着 年级的提升,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水平都逐渐增加。
(3) 负性生活事件的总分及其子维度与网络成瘾的总分及各维度均呈显著 的正相关。
(4) 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的总分及各维度均呈显著的负相关,但 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的总分及各个维度不存在显著的相关。
(5) 负性生活事件的总分及其子维度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之间呈显著的负 相关,但负性生活事件的总分及其子维度与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之间不存在显著的 相关关系O
(6) 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在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的影响中起部分中介作 用。但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在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的影响中不起中介作用。
目录
引言 1
第1章文献综述 2
1.1网络成瘾 2
1.1.1网络成瘾的概念 2
1.1.2网络成瘾的类型 3
1.1.3网络成瘾的理论模型 4
1.1.4网络成瘾的测量 7
1.1.5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 8
1.2负性生活事件 10
1.2.1生活事件的概念 10
第2章研究设计 20
2.1研究对象 20
第3章研究结果 22
3.1同源误差检验 22
3.2信度分析 22
3.3描述性统计 23
3.3.1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网络特定效t訓网络成瘾的基本IW况…・23
第4章讨论与分析 31
4.1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基本情况和群体特征分析 31
4.1.1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基本情况 31
第5章结论 38
引言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指出,截止 到2018年末,中国网民总数为8. 29亿,其中学生群体在全体职业中所占比例为 25. 4%o从学历分布上看,大学本科学历的网民占比为9. 9%,约8207万人次⑴。
大学生正处于身心发展的高速阶段,且刚脱离家庭这一父母教养环境,具有 较高的自主选择性,容易对新奇事物产生较大的兴趣。互联网包含的信息能够迅 速地、有效地满足大学生的各种需求。但在互联网给人们带来便利与好处的同时, 不恰当的使用互联网也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对人们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其中最 普遍的是网络成瘾问题⑵。网络成瘾是指在无明显物质成瘾的前提下,由于个体 对网络的过度使用导致其冲动控制障碍,对个体的学习、工作、身心健康等各个 方面造成负面影响的行为⑶⑷。网络成瘾会对个体身心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导致 法律观念以及道德观念的削弱、社会角色混乱、工作或学业遭受挫折、人格异化 等⑸。
大量研究发现,大学生网络成瘾是主观因素与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 中主观因素包括自我效能感、归因方式以及孤独感等多种心理指标⑹⑺⑻;客观 因素包括一些生活事件以及由互联网自身特点所带来的诱因⑼[10] [I】】。如果主观 因素与客观因素共同对个体产生负面的影响,则网络成瘾的概率将大幅提升,进 而对学生的学习和生活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因此,本研究旨在探讨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同时 考察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两个方面(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在 上述关系中的中介作用,为减少大学生网络成瘾提供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与思 路。
第1章文献综述
1.1网络成瘾
1.1.1网络成瘾的概念
网络成瘾障碍(Intemet addition disorder)这一概念最早由美国心理学学者 Goldberg提出⑷。研究者认为,网络成瘾指使用互联网行为的冲动失控,主要表 现形式分为不正确的使用网络与过度使用网络⑸。网络成瘾会导致个体的社会认 知、人格健全等多个方面受损,是关于应对机制的行为成瘾。
随着网络成瘾的相关研究逐渐深入,一些研究者对网络成瘾这一概念的存在 性提出了质疑的观点。Davis在研究中指出,成瘾指个体摄入了某种化学物质、 药品或毒品,并对该种物质产生了心理或身体上的依赖性,而过度使用网络这一 行为与摄入化学物质并无关联,所以不可将其定义为网络成瘾[1現
据此,Davis将对个体产生负面影响的过度使用网络定义为病态网络使用 (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o他认为病态网络使用包含两个维度,分别为一般病 态网络使用与特殊病态网络使用。其中一般病态网络使用指个体对互联网中的 某些特定功能进行过度或不正确的使用,这种病态网络使用通常不带有目的性, 例如无休止的进行网络社交、网页浏览。而特殊病态网络使用指个体带有目的 性的对互联网中的某些特定功能产生了依赖,例如网络赌博、网络色情服务和 股票基金线上交易等,即使脱离互联网这一环境,个体仍有可能持续地进行这 些行为[⑵。
Grohol在其研究中指出,网络成瘾这一概念是夸张式的说法。他认为长时间 使用互联网不属于成瘾的范畴[⑶。除了长时间使用互联网,也有很多人沉迷于 其他的事物,比如运动、阅读、看电视和工作等,这些情况同样在一定程度上对 个体的社会活动以及人际关系有影响,但从未有研究将其称之为成瘾。我国学者 黄希庭通过对10余名网络成瘾患者进行访谈发现,9名患者患有躁郁症,7名患 者患有焦虑症,3名患者患有神经性贪食症,4名患者患有冲动控制障碍,8名 患者曾患过药物成瘾。黄希庭根据其研究结果指出,网络成瘾可能是由个体所患 有的其他心理疾病所衍生出的一种症状,也可能是一种全新的成瘾症状[⑷。
本研究旨在探索大学生的网络成瘾状况、影响因素以及作用机制,并非进行 临床医学诊断。因此,本研究综合国内外研究者的研究结果,采用Goldberg对 网络成瘾的定义,将网络成瘾定义为:在无明显物质成瘾的前提下,由于个体对 网络的过度使用导致其冲动控制障碍,对个体的学习、工作、身心健康等各个方 面造成负面影响的行为。
1.1.2网络成瘾的类型
在研究者们对网络成瘾这一概念进行定义的同时,他们也根据网络成瘾的行 为特征以及网络自身的特点将网络成瘾分成了多种类型。
美国心理学家Grohol认为,根据个体网络成瘾的目的性是否明确,将其分 为抽象网络成瘾与具体网络成瘾两种类型。其中抽象网络成瘾指个体沉迷于网 络,过度使用网络,但在其使用互联网的过程中不具有目的性,只是在网络中打 发时间,例如无休止的进行网络社交、网页浏览等;而具体网络成瘾指成瘾者在 使用互联网的过程中具有目的性,对互联网的某种功能产生了依赖性,例如沉迷 于网络赌博、网络游戏与网络炒股等[⑶。
Armstrong则将网络成瘾分为六种类型,分别为网络社交成瘾、网络色情成 瘾、网络强迫行为、信息搜集成瘾、网络娱乐成瘾以及电脑成瘾。其中网络社交 成瘾是指成瘾者在网络社交的过程中主观上体验到愉悦感,并希望通过重复的使 用互联网社交功能使自己能够长期的获得愉悦;网络色情成瘾指成瘾者对互联网 中的色情服务产生依赖性,并通过持续不断的网络色情服务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网络强迫行为指个体被强迫进行某种行为,但该行为需要通过互联网来完成,所 以造成了个体过度使用互联网的情况;信息搜集成瘾是指成瘾者对于在互联网中 进行信息浏览与信息搜集产生了依赖性,信息搜集能为他们来带愉悦感;网络娱 乐成瘾中最典型是网络游戏成瘾,它是指成瘾者对互联网中的某种娱乐项目过度 使用;电脑成瘾指个体对于电脑本身过分沉迷,以至于成瘾者经常对互联网进行 使用[⑸。
我国心理学者郑涌等对国外文献进行归纳整理,并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将网络 成瘾分为三种类型,分别为网络关系成瘾、信息搜集成瘾、网络娱乐成瘾三大类 [⑹。陶然对先前研究进行整理总结,并根据实际的临床经验将网络成瘾按照使 用互联网的需求分为以下六种类型"I。其一为单纯性网络成瘾症,这种类型的 患者单纯的沉迷于网络本身,以网络聊天、网络电视节目与各类网络游戏为主要 使用功能;其二为情感性网络成瘾症,这种类型的患者将大量的时间、精力与情 感投入到网络交友与两性关系当中,严重者把网友看得比亲朋好友更为重要,甚 至导致婚姻关系与家庭关系的破裂;其三为网络游戏性成瘾症,这种类型的患者 过度向网络游戏中充值金钱,并沉迷于网络游戏,致使家庭关系恶劣,财力损失 严重;其四为信息性网络成瘾症,这种类型的患者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耗费在搜 集与自身学习、工作无关或不必要的网络信息上,导致患者的学习效率与工作效 率低下;其五为程序性网络成瘾症,这种类型的患者并非从事互联网相关职业, 但对计算机编程与游戏编程极度痴迷,从而影响了自身的工作与学习;其六为强 迫行为性网络成瘾症,这种类型的患者具有冲动控制障碍,不可控制的参与网络 赌博、网络拍卖与网络购物等商业性活动。
1.1.3网络成瘾的理论模型
(1)ACE模型
Young对网络成瘾展开研究,并提出了 ACE模型。其中A代表匿名性 (anonymityC代表便利性(convenience ) > E代表逃避性(escape ) o他认为 这三种特性满足了成瘾者的心理需求,使成瘾者过度使用网络。其中匿名性指在 互联网的使用过程中,用户可以不暴露自己的真实信息,没有顾虑的发表个人言 论、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而不必担心给自己带来困扰,给他人造成伤害;便利性 则指在互联网的使用过程中,用户可以足不出户的完成一些操作,例如十分便捷 的网络购物、外卖以及网络社交等;逃避性指在互联网的使用过程中,用户在实 际生活中遭遇不幸时,可以在互联网上发泄情绪,寻找慰藉,以达到逃避现实的 作用⑸。
(2)阶段模型
美国心理学家Grohol在其研究中指出,网络成瘾具有一定的阶段性,他提 出了一种全新的阶段模型oGrohol认为成瘾者在成瘾的过程中通常经历了三个阶 段。第一个阶段是首次使用互联网的用户被其所吸引,或是具有一定互联网经验 的使用者被新的互联网功能或应用软件吸引;第二个阶段是用户意识到某些互联 网中的活动会导致自身对其产生依赖性,他们尝试尽量规避这些活动;最后一个 阶段是用户能够很好的控制住自己使用互联网的时间,使互联网使用与生活中的 其他事物达到了平衡,充分的利用了互联网带来的优势与便利。Grohol认为,每 个互联网用户最终都将步入第三个阶段,但是在阶段一与阶段二中所耗费的时长 各有不同。而通常意义上的网络成瘾者即是停留在阶段一的用户,他们需要通过 一定的外界因素影响才能度过阶段一oGrohol的阶段模型得到了一些研究者的证 明,相关研究结果显示,随着互联网使用年限的增加,部分用户能够进入阶段三, 但同时也存在一直处于阶段一的网络成瘾者[⑶。
我国学者高文斌在其研究中提出了失补偿假说,用以解释网络成瘾的病理机 制。失补偿假说的核心是,当个体心理发展受阻时,互联网的使用行为是对个体 的补偿表现。他将补偿表现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类型为建设性补偿,当个体的 补偿表现为建设性补偿时,个体会逐渐恢复到常态,表现出正常的互联网使用行 为;第二种类型为病理性补偿,当个体的补偿表现为病理性补偿时,个体即会出 现失补偿的情况,从而导致个体的心理发展出现偏差,出现网络成瘾的症状。失 补偿假说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 Grohol提出的阶段模型[冈。
(3) 认知-行为模型
Davis首次提出了认知-行为模型这一概念,他将病态网络使用分为两个维 度,分别为一般病态网络使用与特殊病态网络使用,同时指出互联网用户的非理 性认知是导致其产生病态网络使用的主要原因[12】。
在认知-行为模型中,在病因链近端的非理性认知与社会支持的缺乏是病态 网络使用的充分条件;在病因链远端的环境因素、互联网与心理因素是病态网络 使用的必要条件。模型的核心是非理性认知,Davis认为,非理性认知是互联网 用户的心理与行为出现问题的基础,且为个体的病态网络使用过程起了推动作 用。存在病态网络使用给的用户通常在某些层面具有非理性认知,非理性认知在 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互联网用户的网络成瘾状态。该模型还指出,个体的生活事件 以及负面心理特质(焦虑、抑郁与冲动控制障碍等)对其病态网络使用有影响作 用,属于造成病态网络使用的必要条件[12]。
(4) 需要满足模型
Monis在其研究中指出,网络成瘾的过程可由需要满足模型来解释。他认为 如今的互联网和当初的报纸、电视具有类似性,新兴的事物总能让用户寄予过多 的期望,而通过使用互联网所获取的愉悦感能够满足用户的需要a]。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提到,情感需要、尊重需要与自我实现需要是层级最 高的三种需要[⑼。而人际关系淡漠的个体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无法满足自己的这 些需要,从而激发出强烈的内驱力,促使他们沉浸在互联网世界,并在其中寻求 满足。John和Kalaitzaki则认为网络成瘾是无意识需要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是 个体的需要被忽视、转移或压制时的一种病态的满足I?。]。
美国心理学家Suler提出了与Morris相似的观点。他指出,由于互联网使用 将导致用户的内部发生无意识变化,从而产生了网络成瘾症状。当个体的需要被 抑制、转移、忽视或陷入间接满足的循环时,个体对于满足的认知被扭曲了,由 此导致个体易产生成瘾症状与病态的固执。同时,在虚拟的互联网世界中,用户 的内心体验与真实世界中完全不同,信息化的关系、群体使个体相互作用的方式 和时间得到延伸0]。
(5)社会-心理-生理整合模型
我国学者刘树娟提岀了网络成瘾的社会-心理-生理整合模型[22]。她认为,网 络成瘾受社会因素、心理因素与生理因素的影响,是一个复杂的心理和社会现象。 其中社会因素是指频繁使用互联网会导致用户产生一定的社会性分离,若此用户 恰好人际关系淡漠、社会认知失调,那他有很大的几率患上网络成瘾;心理因素 是指从互联网使用中获得心理上的愉悦以及停用带来的失落,在一定程度上会促 使用户从正常的使用互联网向网络成瘾发展;生理因素是指长时间的使用互联网 会使大脑中的多巴胺分泌水平上升,导致个体产生快感并渴求获得更多快感。
刘树娟认为把网络成瘾的问题全归结于互联网用户是不全面的,网络成瘾的 维持因素与易感因素很难用单一模型来充分解释。所以她提出了社会-心理-生理 整合模型,认为网络成瘾是由三种因素共同作用,这对网络成瘾的研究有积极的 意义[22]。
(6)强化机制理论
杨彦春运用阴性强化与阳性强化的理论对网络游戏成瘾的机制展开了研究, 并提出了网络成瘾的强化机制理论[刼。
阳性强化是指个体执行某种行为后能获得正向奖励或收益,导致个体会加快 执行此行为的频率。在玩网络游戏的过程中,用户通过升级、胜利等方式可获得 一些虚拟的奖励,甚至实质的金钱收益,行为的后果直接以利益的形式体现。同 时,在情绪与认知上,用户可获得正向的情绪体验,胜利或受益的满足感,攻击 的本能也得到了满足。在游戏中的所获的成就会让用户增强自我肯定与自信,这 一切物质以及心理上的强化作用使用户玩网络游戏的频率更加频繁,精力投入、 金钱投入更多。阳性强化在网络成瘾形成的初期阶段起重要作用。
阴性强化是指个体在日常生活中遭受到心理方面或情绪方面的障碍时,会采 取一定的行为方式来缓解自己的情绪,调节自己的心理状况。但当个体患上网络 成瘾后,现实生活中的适应功能遭到一定的退化,将频繁的采取使用互联网来减 轻自己的不适与痛苦。例如当一个学生学业方面存在问题,家长与老师和孩子的 沟通交流有一定的障碍时,孩子极易产生厌烦、抑郁与自暴自弃等心理状况。该 生此时若接触到刺激性强、无现实后果的网络游戏,他将通过过度的玩网络游戏 来释放自己的负面情绪,给自己带来愉悦感。当个体患上网络成瘾后,常会破坏 个体生活中的平衡,造成一些负面的后果。面对家长与老师的训斥、批评时,网 络成瘾症患者会感觉失去对生活的控制力,而摆脱这一情况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 是重回虚拟世界,虚拟世界中带来的愉悦感、刺激感使个体忘却现实生活中的烦 躁、无力感、无价值感。因此,在阴性强化的作用下,使用互联网逐渐发展为网 络成瘾患者应对一切负面情绪的唯一手段。
在阳性强化与阴性强化的双重作用下,网络成瘾从诞生到成型,最终逐渐发 展为高度成瘾倾向的行为。
1.1.4网络成瘾的测量
随着互联网的逐渐普及,网络成瘾的发生也越来越常见,心理学家们也越来 越关注网络成瘾的测量方法。
第一份网络成瘾量表由美国心理学家Young于1996年编制的。他在研究中 提出了网络成瘾的诊断标准,并根据诊断标准编制了包含8个题目的《网络成瘾 测量量表》。当被试在5个或以上的问题中选择正向回答时,即可被认定为网络 成瘾患者。该量表题项较少,在最初得到广泛的应用,但由于其信效度与内部一 致性都较低,还有待进一步的完善⑸。
Davis等人在Young的网络成瘾量表基础上编制了《Davis在线认知量表》。 该量表分为社会性、冲动、孤独感、安全意识、压力应对等五个维度,共计36 道题项,采用七点计分法。研究表明该量表具有较好的信效度,对个体的网络成 瘾预测具有一定的效力[12]。
台湾学者陈淑慧以大学生群体作为被试,编制了中文《网络成瘾量表》。她 将量表分为五个维度:人际健康问题、时间管理问题、强迫上网行为、阶段症状 与耐受性。共计26个题项,采用四点计分法。被试在该量表中的得分越高,表 明其网络成瘾的倾向更显著。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与信效度良好,在国内得到广 泛的应用[24]。
综上所述,鉴于本研究被试为我国大学生,而陈淑慧所编制的中文网络成瘾 量表的被试同样为大学生,且该量表具有较好的信效度,因此本研究采用陈淑慧 的中文《网络成瘾量表》作为网络成瘾的测量工具。
1.1.5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
(1) 人口学变量
人口学变量(性别、年龄和是否独生子女等)是个体网络成瘾的重要影响因 素。茄学萍的研究发现男生网络成瘾的概率显著大于女生©]。胡岚则认为,年 龄越小,网络成瘾发生的情况越普遍⑹。易晓明将上海市某大学的3000余名本 科生作为研究对象,对网络成瘾的状况进行了调查,其研究结果显示,高年级的 学生网络成瘾得分情况显著高于低年级。此外,独生子女是由于我国的政策原因 出现一种特殊情况,以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作为研究对象的相关研究结果显 示,独生子女的网络成瘾情况显著高于非独生子女,这是由于独生子女在成长过 程中缺少兄弟姐妹的陪伴,使他们通常具有较高的孤独感与较低的自控能力,所 以容易陷入网络成瘾⑺。
(2) 使用动机
动机通常是个体行为的内部驱动力,有着不同动机的个体在互联网的使用上 也存在显著差异。网络成瘾行为的互联网使用动机通常为网络游戏、自我实现、 消磨时光、休闲娱乐、匿名互动与虚拟性等。美国心理学家Martin以大学生为 研究对象展开了调查,据调查结果显示,网络成瘾大学生与非网络成瘾大学生相 比,他们的互联网使用动机多为网络社交、网络色情、网络游戏等⑻。
我国学者张锋等人认为,个体的互联网使用动机由两个维度构成,分别为“人 际感情系动机”与“信息获取性动机”。他认为“人际感情系动机”常可作为网 络成瘾的有效预测指标,据其研究结果显示,基于“信息获取性动机”而对互联 网进行使用的大学生社会认知健全,心理健康水平较高;基于“人际感情系动机” 而对互联网进行使用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较低,社会认知较差。他基于上述理 论,使用结构方程模型技术构建了互联网使用的动机机制。他认为,基于“信息 获取性动机”的互联网用户形成网络成瘾情况的概率大于基于“人际感情系动机” 的互联网用户⑼。
我国学者黄少华则提出,网络使用的起点与基础是使用动机,但互联网使用 动机产生的根本原因则是个体的心理需求。在虚拟世界中,用户获得尊重、自我 实现、归属感相较于现实生活更为容易,造成了部分在现实生活中过得不尽如意 的个体沉迷于虚拟世界中[⑹。
(3)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同样是网络成瘾机制中的关键影响因素。自我效能通过个体对于互 联网使用的认知过程、动机过程、选择过程来影响网络成瘾的形成、发展与最终 的保持。一旦用户患上网络成瘾后,用户的自我效能感将降低,社会认知失调, 自我角色分辨不明。
美国心理学家LaRose对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展开了研究。基于社会认知理 论,他认为自我效能感是影响互联网用户的使用行为与心理状况的关键因素。过 度的使用互联网与网络经验的积累在一定程度上将提高互联网用户使用网络的 自我效能感,降低了互联网对用户产生的压力与抑郁水平,同时也将通过强化社 会支持系统而降低用户的压力与抑郁水平Mi]。
我国学者王立皓指出,在自我和谐度方面,网络成瘾患者与非网络成瘾者具 有显著的差异性。由于互联网用户都具有匿名性,所以他们在互联网中往往解放 自己的天性,以一个完全与现实世界中不同的自我而展现,这通常是由于他们对 现实生活中的自我不自信、不满足,而互联网中的虚拟世界是他们的避风港。他 们通常在自我和谐度与他人有差异a】。
(4)社会支持
通常来讲,现实生活中的友情、亲情、爱情等感情因素会给个体带来社会支 持、社会认同与归属感。但当个体的社会资源比较稀缺时,个体经常会选择通过 互联网在虚拟世界中满足自己的这些心理需求。多数学者认为,社会支持较低的 个体更容易患上网络成瘾症,同时过度的网络使用会导致个体沉迷于虚拟世界, 脱离了真实社会,远离了真实的社会支持。在虚拟世界中所获取的支持通常是不 稳定、不可靠的。美国心理学家Kraut在研究中指岀,过度的互联网使用行为会 导致个体的社会参与感与心理幸福感降低,同时会使个体的负面情绪与孤独感增 加囚]。我国学者崔丽娟的研究结果显示,网络成瘾患者与非网络成瘾者在社会 疏离感上有显著的差异性。社会疏离感是指,个体对自身的社会角色以及行为活 动的不确定,以及对集体没有融入感,与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感。崔丽娟的研 究结果显示,个体对网络的依赖程度越高,他的社会疏离感就越高,两者之间成 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绚。
1.2负性生活事件
1.2.1生活事件的概念
对于生活事件的关注起始于研究者们对应激的研究。加拿大的神经医学专家 Selye于1936年首次提出了应激这一概念,将应激定义为:个体在具有干扰性的 刺激作用下做岀的非特异性反应。其中非特异性反应是指为了适应环境中的改变 和要求,个体内部所做出的生物学变化[29】。一些研究者对Selye的结论提岀了质 疑,他们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刺激作用都会使个体做出非特异性反应,只有当该作 用中存在情绪刺激才会使个体产生应激反应[沏⑶]。
自Selye提出应激这一概念后,一些心理学、社会学以及生物学领域的学者 也有针对性地提出了相应的对于应激的定义。其中生物学领域的研究者倾向认为 应激是人类的机体为了应对心理需求与生理需求而由生理组织、结构与系统所采 取的行为活动[29]。社会学领域的研究者则强调个体的应激反应与其工作状况、 学习状况、人际关系、家庭生活等息息相关,并研究这些因素如何影响应激反应。 美国社会学家Holmes指出,应激反应是个体对现实中的生活事件做出的反应, 他认为应激反应的出现预示着个体需要在生活方式上做出重大改变卩叭
心理学领域的研究者们认为应激并不是单一的反应,是多种因素互相作用下 的结果,心理因素、生理因素、社会因素都对其影响重大。Charles在其研究中 提出,应激反应是个体的生理状况、心理状况与外部环境的交互作用的结果⑶]。 我国学者姜乾金认为应激反应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它由多个因素构成,具有相互 作用、反馈调节以及控制作用等多种作用方式〔辺。
应激源是一种生理与心理上的刺激物,它会对机体产生适应性要求与应对要 求。由于上述三个领域的研究者对应激源展开了研究,因此应激源通常分为三大 类,心理方面通常指个体在精神层面、价值观等受到刺激;生理方面通常指机体 的外部生理环境与内部生理环境受到一定的刺激;社会方面则指个体在日常生活 中所遭遇的对其产生一定刺激性的生活事件[29][30回][32]。
生活事件是应激源中最重要的一种。Rahe首次对生活事件这一概念做出了 定义,他认为生活事件是需要或预示着个体在生活方式上做出巨大改变的事件 [33]o Brown也对生活事件展开了研究并提出了自己的定义,他认为生活事件是指 个体在现实生活中所遭遇的重大失败或成功,或引起个体在情绪上产生较大反应 并涉及到生活方式改变的事件[河。我国学者刘贤臣对生活事件给出了自己的定 义。他认为在社会支持系统中,个体所遭遇的内部与外部的刺激总和就是生活事 件厲】。郝传慧则认为,生活事件是社会文化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们在生 活中遭受的所有刺激的集合,例如重大疾病、亲属离世、工作压力等等,这些应 激源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个体的生活方式与生活习惯,是个体的心理发展中起 到影响的重要因素。梁宝勇在其研究中定义,生活事件是个体生活中发生的重大 改变,对个体的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例如结婚、亲子纠纷、离婚、疾病这些较 大的生活变化,也包括节假日、生日这样较小的生活变化[殉。
虽然不同研究者对生活事件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本质上都强调生活中的改变 对个体本身的影响。根据上述研究与理论,本研究将生活事件定义为应激的一种, 这种应激是个体的生活中各种刺激的总和,且在应激发生之后对个体的心理或生 理状况有一定的影响。
122生活事件的分类
生活事件按照事件的严重程度可分为日常琐事与重大生活事件网。其中日 常琐事指发生频率较高的,对个体的影响较小的生活事件,例如吵架、丢东西等 等。重大生活事件则指不具有可预测性,且超出个体所承受范围之外的生活事件, 例如自然灾害、绝症、战争等等。
生活事件也可按照事件的性质分为正性生活事件与负性生活事件网。其中 正性生活事件指对个体产生积极的、有利的影响的生活事件,通常能给个体带来 较好的精神状态与情绪,例如获得荣誉、被人赞美等;负性生活事件则指对个体 产生消极的、不利的影响的生活事件,通常对个体的身心健康与情绪状态造成一 定的负面影响,例如与人产生纠纷、疾病、亲人去世等。
1.2.3负性生活事件的测量
Rahe和Holmes于1967年编制了第一种生活事件测量量表,他们将其命名 为《社会再适应量表》。该量表共有43个题项,只有1各维度,内部一致性与信 效度较低[现。
由于社会环境与文化背景不同,所以西方国家常经历的生活事件与我国有一 定的差异,因此,我国研究者编制了大量符合我国国情的生活事件量表。例如, 杨德森将生活事件分为三个维度,分别为工作学习、家庭生活与社交,他所编制 的《生活事件量表》强调被试根据自身的实际感受去判断该生活事件对自身影响 的好坏程度、发生频率以及持续时间,采用五点计分法卩8】。
张明园编制的《生活事件量表》为他评量表,分为正性生活事件与负性生活 事件两个维度。该量表将生活事件分为九种类型,分别为学习、工作、婚恋、经 济、法律、人际关系与家庭关系。若被试出现量表中所提到的生活事件,则将其 累加,最终的生活事件单位值(LEU)即为统计指标。该量表分类较为细致,考 虑到了多方面的生活事件,但未对生活事件发生的频率进行区分,例如持续性刺 激与只出现一次的刺激对被试的影响显然不同[刑。
王宇中以本科生、大专生和中专生作为被试展开了对生活事件的实证研究, 并根据其研究结果编制了一套《生活事件量表》。该量表共有76个题项,分为正 性生活事件与负性生活事件两个维度。其中正性生活事件分为四种类型,分别为 奖励与荣誉、心理支持与人际交往、财富累积与健康水平提高、其他;负性生活 事件同样分为四种类型,分别为处分与指责、心理支持缺乏与人际交往纠纷、财 富流失与健康水平降低、其他。王宇中指出,在使用本量表是可选择使用全部题 项,也可以只选用正性生活事件的题项或负性生活事件的题项。同时该量表取样 较大,对本科生、大专生与中专生建立了标准分与常模。但该量表也存在不足之 处,量表的计分方式过于简单,生活事件的正负性并不是按个体的主观感受所来 判断的[4°]。
郑延平的《生活事件量表》为自评量表,该量表分为学业、婚恋、健康、经 济水平、人际关系、家庭、环境和法律等八种类型,主要测量被试经历生活事件 的次数、引起被试心理状况改变的持续时长、心理紧张的平均强度与生活事件的 正负性。该量表的统计指标为年心理紧张值,计算方法为某一生活事件出现的次 数、持续时间与心理紧张平均强度的乘积,并以一年为计算周期。该量表的不足 为量表较为复杂,不便于操作,忽视了一年前发生的生活事件对被试的影响⑷]。
此外,刘贤臣对国内外现有的生活事件量表进行了总结与分析,并结合我国 青少年的心理生理特点与其在家庭、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编制了一套《自评生活 事件量表》。该量表主要针对负性生活事件进行测量,共分为6个维度,分别是 学业压力、受惩罚、丧失、人际关系、健康适应与其他,共包括27个题项,采 用五点计分法。某一生活事件的得分越高代表对被试的影响越大,量表的统计指 标为事件发生的频率与应激量。该量表的Cronbach系数为0.89,具有良好的信 效度与内部一致性虫】。由于本研究所选择的被试为本科生,测量的生活事件为 负性生活事件,所以选择刘贤臣的《自评生活事件量表》作为测量工具。
1.2.4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的影响
根据负性生活事件的定义可知,负性生活事件是负性的应激源,会对个体产 生负面影响。范丽恒对负性生活事件与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关系进行研究。她选择 河南某高校大一至大四的学生共582人作为被试展开了实证研究。研究结果显 示,负性生活事件对大学生的网络成瘾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即大学生遭遇的 负性生活事件越多,患有网络成瘾的概率也大大提升⑴。肖玲玲对生活事件与网 络成瘾展开了研究,结果发现,网络成瘾得分较高的大学生在生活事件量表的各 个维度得分以及总分都显著高于网络成瘾得分较低的大学生。她推测生活中遭遇 负性生活事件频率较高的个体,更容易患上网络成瘾⑵。梅松丽的研究发现,非 网络成瘾的大学生与网络成瘾的大学生在生活事件量表的得分上没有显著的差 异。她认为这是由于生活事件量表中同时存在负性生活事件与正性生活事件,这 不利于对网络成瘾进行区分。对具体的生活事件进行分析后,她发现负性生活事 件对个体的网络成瘾有着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例如考试失利、亲人去世、遭受 挫折等[4現
综上所述,目前关于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的相关研究一致认为负性生活 事件对网络成瘾存在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
1.3网络特定自我效能
1.3.1自我效能感的概念
Bandura首先提出了自我效能感这一概念,并将其定义为个体对自身执行既 定行为的能力的判断屮】。自我效能感常被个体对既定行为的熟悉程度、对既定 行为难易程度的预知以及对完成该行为所需能力的判断。自我效能感的差异性主 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为自我效能感水平,通常选择具有挑战性的任务的个体 的自我效能感水平较高,通常选择简单稳妥的任务的个体的自我效能感水平较 低;其二为自我效能感的强度,自我效能感强的个体往往自信水平较高,在遭遇 失败后仍对完成任务充满信心,自我效能感低的个体往往自信水平较低,常认为 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与经验去完成当前的任务;其三为自我效能感的广度,自我 效能感广度高的个体在多个领域都对自己的能力有较高的判断,自我效能感广度 低的个体只在个别领域或较少领域对自己的能力有较高的判断。
Bandura指出,掌握经验、言语说服、替代经验与生理唤醒这四种信息来源 对个体的自我效能感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屮]。首先,掌握经验是指个体在某个 情境下成功地完成了特定的任务,这是自我效能感的起源,它给个体带来了最初 的体验。个体所执行的既定任务的结果好坏并不直接影响其自我效能感,影响个 体自我效能感的是个体对任务结果的解释。个体如果能够对任务结果成功做出解 释,那么其自我效能感水平将提升,反之则会使其自我效能感水平降低。其次, 言语说服是一种沟通方式,其目的是使个体能够成功的完成既定任务。替代经验 是指个体在观察他人成功完成任务时所获得的经验。个体在观察他人在执行整个 任务的过程中,对自身的效能做出评判,例如榜样会对个体的信念产生较大的影 响。最后,生理唤醒即是生理状态会对个体的自我效能感产生一定的影响。例如, 当个体处于愉悦、兴奋的情绪状态时,对自身的能力评价会更为乐观,个体对成 功完成任务的自信大大提高。
1.3.2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概念
Hsu和Chiu于2004年提岀了网络自我效能这一概念,他们将其定义为个体 有能力组织和执行网络活动以达到既定目标的信念陈]。但在很长时间内,研究 者们关注的一直是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即个体对于自己使用网络能力的信念中]。 Kevin于2007年提出了网络特定自我效能这一概念,并发现网络特定自我效能 能够更好地预测网络成瘾[购。我国学者欧阳益在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基础上提 出了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即个体对于控制自己网络使用行为能力的信念,其研究 结果显示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相关[你。之后,罗詰慧等人提出了新的 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定义,她指出网络特定自我效能包含两部分,分别为网络使 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两者对个体的网络使用过程起到不同的影响作 用跑。
一方面,网络使用自我效能是指个体对自己使用互联网完成任务能力的信 念,体现了个体对自己互联网使用能力的认知。网络使用自我效能高的个体,常 对自己的网络使用能力十分满意,在使用网络的过程中游刃有余,对完成既定目 标信心十足;网络使用自我效能较低的个体,常对自己的网络使用信心不足,在 网络使用的过程中感到不适应或对自己的网络技术感到担忧,导致其认为自己无 法完成既定的目标。
另一方面,网络控制自我效能是指个体对于控制自身网络使用行为的自信水 平。欧阳益的研究结果显示,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性别、年龄、是否独生子女、 是否拥有电脑等多个因素相关。罗詰慧等人对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网络使用展开 了研究,其结果显示,网络使用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个体的网络控制自我效 能降低。同时他们自编了一套网络控制自我效能量表,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与内部一致性[徊。
本研究采用罗詰慧对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定义,将其分为网络使用自我效能 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探讨两者在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间的中介作用。目前 来看,我国学者针对于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相关研究较少,还需进一步的探讨网 络特定自我效能在个体网络成瘾过程中的影响作用。
1.3.3网络特定自我效能对网络成瘾的影响
罗詰慧等人对网络特定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间的关系展开了研究。她采用分 层抽样的方式调查了武汉市的1121名大学生,结果表明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 络成瘾成显著的正相关,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大学生的网络成瘾成显著的负相关 S叽侯其峰等人对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大学生网络成瘾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 究,对浙江大学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420余名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表明 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大学生网络成瘾间的关系不显著⑷]。目前关于网络使用自 我效能与大学生网络成瘾间的研究较少,研究结论并未达成一致。
1.4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的影响: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中介作用
由Davis的认知-行为模型可知,负性生活事件会造成个体的环境因素与心 理因素的改变,是网络成瘾的必要条件[吃。不少研究者对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 瘾的关系展开了实证研究,目前关于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的相关研究一致认 为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存在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1][2][43]O负性生活事件作为 大学生日常生活中的常见应激源常常引起其抑郁、焦虑、悲痛等不良情绪,使个 体产生错误的自我认知,进而降低其自我效能感水平。
蔡丽玲在研究中得出结论,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心理变化的普遍中介机制,对 个体的自我认知、人际关系、成长发育有着重要影响冈。傅晋斌以大学生为被 试,进行实证研究后得岀结论,自我效能感与大学生网络成瘾呈显著的负相关。 网络特定自我效能同样属于自我效能感的范畴,且逐渐成为研究热点,罗詰慧认 为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大学生网络成瘾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网络使用自我效能 与大学生网络成瘾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锢。
综上所示,本研究认为大学生所遭遇的负性生活事件将造成其网络使用自我 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不同程度的降低,而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及网络控制自我 效能的降低将对网络成瘾水平产生影响。

1.5问题提出
本研究旨在探讨负性生活事件对网络成瘾的影响,并考察网络使用自我效能 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在上述关系中的作用。具体假设如下:
H1: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呈显著正相关。大学生感受到的负性生活事 件越多,其网络成瘾水平越高。
H2: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呈显著正相关。大学生感受到的负 性生活事件越多,其网络使用自我效能水平越高。
H3: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呈显著负相关。即大学生感受到的 负性生活事件越多,其网络控制自我效能水平越低。
H4: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两个方面(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 能)与网络成瘾均呈显著相关,但关系相反。其中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 呈显著正相关,即大学生的网络使用自我效能的水平越高,网络成瘾水平越高; 而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呈显著负相关,即大学生的网络控制自我效能的 水平越高,网络成瘾水平越低。
H5: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两个方面(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和网络控制自我效 能)在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间均起到了中介作用,但作用机制不同。一方面, 负性生活事件会导致大学生网络使用自我效能提高,进而增加网络成瘾。另一方 面,负性生活事件会导致大学生网络控制自我效能降低,进而增加网络成瘾。
1.6研究意义
1.6.1理论意义
本研究探讨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的关系以及网络特定自我效能 的中介作用,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首先,研究可以丰富自我效能感的理论。自 我效能感在个体的很多心理变化进程中起到中介作用,而网络特定自我效能是自 我效能感中新的研究方向,目前相关研究较少。探讨大学生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 特点与作用机制,而网络特定自我效能又分为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 效能,研究两者作用机制间的差异能够进一步发展与完善自我效能感理论,为完 善大学生的人格品质,培养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提供理论参考。
其次,研究可以对网络成瘾的防治提供一定的补充。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形成 与个体的认知、情绪等因素息息相关,而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特定自我效能又能 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个体的认知水平与情绪,对其的研究有助于明确网络成瘾大学 生的心理特点以及网络成瘾出现的前提条件,进而为预防和治疗大学生的网络成 瘾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撑。
最后,本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创新性。纵观目前关于网络成瘾与自我效能感 的研究,几乎没有研究同时考虑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的不同作 用,也没有研究对两者进行比较。同时,先前研究者多是对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 成瘾进行探讨的,或是对网络成瘾与网络自我效能进行探讨的,但鲜有研究网络 特定自我效能对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之间关系的影响。而本研究通过考察网 络特定自我效能对上述两者关系的影响,来找出大学生网络成瘾的根源,以达到 防治网络成瘾的目的。
1.6.2实践意义
本研究有助于提高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从而提升其心理健康水平。大学生 的生理发展基本成熟,心理发展仍具有一定的可塑性,他们对新型事物具有很高 的兴趣与接受度,充满了好奇心与探索欲,渴望交流与展示自我,但同时缺乏自 我约束、自我控制能力。由于他们长期脱离家庭这一成长环境,脱离了父母的教 导与监督,在独自生活的过程中需要适应不同的社会角色,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 所以无法避免的会遭受一些负性生活事件。当遭受负性生活事件时,一些无法发 泄的大学生往往会进入虚拟世界,在这个具有匿名性、娱乐性的环境中逃避现实, 从而上瘾。正如林雪美的研究发现,当个体无法有效控制自己的生活态度时,容 易否定自己并产生退缩心理与逃避行为⑸]。因此,对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 进行研究,有利于大学生找寻正确的处理负性生活事件的方法,提高自身的网络 控制自我效能,正确的应对生活中、学习上所遭受的挫折,提高心理健康水平。
本研究有助于引导大学生合理的使用网络,有效的防治网络成瘾。随着我国 社会的不断进步与发展,网络在民众的生活中逐渐普及,网络给我们的生活带来 了极大的便利与益处,但网络同样也给当代大学生带来了严峻的考验。由于生活 高度自由,网络对于自我控制能力稍弱的大学生而言是一把双刃剑,若好好使用, 它将是良好的学习工具;若沉迷其中,它即是充满危险的虚拟世界。它既可以成 为大学生获取信息和与人沟通的桥梁,也可以成为阻碍你进步的屏障。因此,探 讨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的关系以及网络特定自我效能的中介作用具有重要 的实践意义,探寻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与预测模型,减少负性生活事件对大学生 的消极影响,积极拓展了预防和治疗大学生网络成瘾的方法。
第2章研究设计
2.1研究对象
本研究以在校大学生作为研究对象,通过纸质问卷与网络问卷两种形式共计 发放问卷322份,剔除规律作答等情形的无效问卷10份,最终得到有效问卷312 份,问卷的有效率约为96.9%o其中男性被试134,占42.9%;独生子女所占比 例为46.8%;在年级方面,大一学生所占比例为24.4%,大二学生占22.8%,大三 学生占29.8%,大四学生占23.0%0被试平均年龄M二21.32 (SD二1.53)。
2.2研究工具
本研究采用台湾学者陈淑惠所编制的《中文网络成瘾量表》测量大学生网络 成瘾的情况。该量表根据成瘾症状诊断标准所编制,共有26道题项,采用四点 计分法,分为强迫性上网、戒断反应、耐受性、人际与健康问题与时间管理问题 等5个维度,得分越高代表网络成瘾程度越严重。该量表广泛应用于网络成瘾的 研究中,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其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4,两周后的重测信度为 0.83o量表中的各个因素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均介于0.78-0.90之间师。
采用刘贤臣所编制的《自评生活事件量表》对负性生活事件的发生频度与应 激强度进行评定。该量表共包含27道题项,采用五点计分法,分为人际关系、 学习压力、惩罚、亲友与财产丧失、健康与适应和其他等6个维度,得分越高代 表负性生活事件对被试的影响越重。该量表广泛的应用于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研 究中,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5[40]o
采用罗詰慧、方晓义等人编制的《网络控制自我效能量表》测量网络控制自 我效能。该量表共包含12道题项,采用四点计分法,涵盖了时间控制、任务控 制、目的明确等项目,仅一个维度,得分越高代表网络控制自我效能越高。该量 表被广泛应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伺。
采用罗詰慧等人编制的《网络使用自我效能量表》测量网络使用自我效能。 该量表被广泛的应用于网络自我效能的研究当中,共包含9道题项,采用四点计 分法,仅一个维度,得分越高代表网络使用自我效能越高。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
效度,其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6, 40天后的重测信度为0.85[48]o
第3章研究结果
3.1同源误差检验
由于本研究的量表是在相同时间,由不同的人对相同的量表进行填写,因此 所收集到的数据也会出现不同程度上的同源误差。为降低同源误差对研究结果以 及数据分析的影响,我们在问卷的指导语中强调了问卷结果仅为学术研究所用。
本研究采用Hannan单因素方差分析的方法来检验样本数据中同源误差问题 的严重程度。主成分分析结果总共得到21个因子,解释了总变异量的78.4%, 其中第一个因子解释了总变异量的17.2%,且没有一个单一因子解释了 50%以上 的总变异量。因此,本研究中的各问卷所采集的样本数据的同源误差较小。
第4章讨论与分析
4.1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基本情况和群体特征分析
4.1.1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基本情况
本研究对各变量的基本情况进行了描述性统计,其中负性生活事件得分均值 为3. 14分,总体而言得分偏高,其中人际关系、健康与适应等选项相较于其他 选项得分均值较高。负性生活事件的发生会对导致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可能性提 高。所以本文建议家长和老师在与孩子交流沟通的过程中不要采用极端手段,少 打骂,少惩罚,多鼓励,多安抚,避免孩子感到人际关系紧张或产生应激反应。 同时家长和老师应当对遭受负性生活事件的孩子给予关心与照顾,及时地对他们 的负面情绪进行疏导。
网络成瘾得分均值为2. 98分,总体而言得分偏高,由此可知大学生网络成 瘾水平普遍较高。其中时间管理问题、人际与健康问题等选项相较于其他选项得 分均值较高。网络成瘾会导致大学生学业荒废。患有网络成瘾的大学生在使用网 络的过程中,通常进行的是与学习无关的网络行为,例如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等。 网络成瘾大学生往往会组织寝室室友、班级同学一同玩网络游戏,甚至通宵玩网 络游戏,这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正常的学习秩序,浪费了大量的学习时间,在降 低了学习效率的同时也降低了学习兴趣,导致大学生上课时精神无法集中,甚至 出现逃课、逃学的情况。美国心理学家Kimberly对大学生的网络成瘾情况进行 了调查,其研究结果显示,网络成瘾给大学生带来的首要问题即是学业问题,58% 的大学生网络成瘾患者在学业上感到失败岚o我国学者吴正国以北京某高校的 900名大学生作为被试进行了实证研究,其研究结果显示,有20%的学生因为网 络成瘾问题导致了挂科或退学。很多实证研究证明,大学生对网络过度使用的结 果是习惯性旷课;习惯性旷课的结果是学业荒废;学业荒废又给了他们在虚拟世 界中寻找刺激与自我满足的动力,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冋。
网络成瘾会对大学生身体健康程度造成影响。网络成瘾的主要特征即是长时 间无休止的进行网络使用,大学生网络成瘾患者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在网络 游戏、网络直播等行为上,这会严重的影响到大学生的生活质量,对其身体健康 造成危害。大量的大学生网络成瘾患者出现头晕、乏力、睡眠质量差、记忆力下 降、颈椎腰椎病、抑郁等不同的症状。哈佛医学院心理学专家Orzack的研究表 明,网络成瘾会导致个体产生眼部疾病、偏头痛、饮食不规律、背部疾病、睡眠 紊乱等,这些危害主要体现在电脑对视力的影响、电磁辐射对内分泌系统与神经 系统的损害以及电脑对身体其他部分的伤害策。我国学者陶然在其研究中指出, 大学生在使用网络的过程中,双目高度集中直视屏幕,极易造成眼腺泪液分泌不 足或神经调节系统紊乱,使双目湿润度降低,导致眼睛疲劳、视线模糊、眼睛酸 痛不适等症状阴。同时他还指出,室内光线较暗、电脑屏幕闪烁以及长时间坐姿 不正确都将对使用者的双眼造成不良的影响,其研究结果显示,患网络成瘾的大 学生中有90%的人会出现眼睛疲劳、干涩等症状,75%的人会出现视线模糊、视 力下降等症状,31.2%的人患有干眼症。
网络成瘾会导致大学生社交封闭。患有网络成瘾的大学生常把网络社交当作 主要的社交方式,网络社交模式为“人-机-人”,这种模式打破了传统的地域界 限与空间界限,同时它过滤了双方在现实生活中的社会属性,例如财产、学历、 容貌等等,以至于大学生在虚拟世界中能以更加开放、无所顾虑的姿态去进行社 交,建立“亲密”的人际关系。沉迷于虚拟世界中的大学生认为他们在网络中更 容易实现自身的价值,获得人际交往中的满足感,以至于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遭遇 挫折时,他们也乐于选择相信虚拟世界,逃避现实。因此,患有网络成瘾的大学 生在虚拟世界中常拥有很多朋友,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的社交范围很窄。沉迷 于网络的时间越长,大学生参与现实生活中的人际交往的机会越少,就越容易形 成情感淡漠、认知失调、性格孤僻等心理问题。因为人际交往是大学生实现社会 化的重要方式,所以网瘾患者的社会化水平通常较低,常表现出不合群、以自我 为中心、自卑或自负等情况。
网络成瘾会导致大学生心理失调。我国学者刘琪对大学生网络成瘾与心理失 调展开了研究,其研究结果显示,大学生在患上网络成瘾后,在心理方面的改变 以情绪为主,其中11.5%的患者有轻生念头,22. 0%的患者有一定程度的抑郁, 27. 8%的患者患有一定程度的狂躁,56. 1的患者表现岀极度亢奋禺。患上网络成 瘾的大学生比健康人群更容易出现孤僻、暴力倾向、抑郁、焦躁等心理失调问题。 这是由于他们将虚拟世界定义为唯一的精神寄托,沉浸于虚拟世界中导致其对生 活缺乏热情,对网络以外的活动缺乏兴趣;无法找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定位,
极易产生各类心理失调问题,甚至出现自杀、自残、伤害他人的极端行为。
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得分均值为2.46,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得分均值为2.69,两 者都相对较低,而自我效能感与个体的社会认知、人格健全息息相关。健全的人 格有利于大学生平衡的处理人与人、人与事、人与自身之间的关系与矛盾,从而 更好地适应社会和所处环境,有利于自身的身心健康发展。根据本研究结果显示, 当遭遇负性生活事件时,大学生的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会降低,从而提高其网络成 瘾的可能性。因此,本文建议高校与教育工作者应当重视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建 设,在学习与生活中给大学生创建更多展现自我、提高自信的机会与平台,多为 大学生树立正面的榜样,以提高大学生面对困难与挫折时的一般自我效能感。
根据大学生网络成瘾的描述统计结果可知,大学生网络成瘾现象较为普遍, 具有网络成瘾倾向的大学生常出现自我评价较低、情绪管理能力较弱、人际交往 能力较差、抗挫折能力较弱等情况,相较于他人更容易出现各种心理问题。所以 本文建议高校应当重视对具有网络成瘾倾向的大学生进行及时的干预与矫治。例 如经常开展一些心理健康讲座、心理健康沙龙,开设心理健康必须课等,通过这 些方式来提升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同时高校也应当定时地对在校生的心理状 态进行测试,以便及时地排查出具有网络成瘾倾向或其他心理问题的学生。对于 已经患有网络成瘾的大学生,学校应当设立相应的心理咨询中心,鼓励这些同学 与心理咨询师进行深入交流,通过心理辅导的方式帮助他们缓解网络成瘾的症 状。
由于大学生可自由支配的时间较多,所以当他们感到无聊时,上网成了首选 的消遣方式,从而导致了网络成瘾的普遍发生。因此,学校应当积极的组织大学 生的课外活动,例如体育运动、社团活动、公益活动等。大学生的休闲活动更加 丰富,他们的可支配时间就越少,花费在网络行为上的时间就会越少。同时,丰 富的休闲活动将为大学生带来更多人际交往的机会,有利于其社会化发展,极大 的优化了其成长环境。
第5章结论
本研究得岀以下结论:
(1)大学生网络成瘾存在着年龄以及独生子女和非独生子女的差异。具体 而言,一方面,随着年级的提升,大学生网络成瘾水平降低;另一方面,非独生 子女网络成瘾得分情况显著低于独生子女。
(2)大学生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存在着年龄差异。随着 年级的提升,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水平都逐渐增加。
(3)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存在着显著的正相关;与网络控制自我效能 也存在显著的正相关;但与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不存在相关。
(4)网络控制自我效能与网络成瘾显著的负相关,但网络使用自我效能与 网络成瘾不存在相关。
(5)网络控制自我效能在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间起部分中介作 用,但网络使用自我效能在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间不起中介作用。
参考文献
[1]范丽恒.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与网络成瘾的关系:反事实思维的中介作用[J].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 34(5):117-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