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 耦合机制构肄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4-04 12:24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经济论文
贵州省是一个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农村贫困面最大的省份,已然成为国家重 点关注的脱贫攻坚主战场。新时期,贵州省提出“大数据、大扶贫”两大战略, “互联网+精准扶贫”成为贵
摘要
贵州省是一个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农村贫困面最大的省份,已然成为国家重 点关注的脱贫攻坚主战场。新时期,贵州省提出“大数据、大扶贫”两大战略, “互联网+精准扶贫”成为贵州扶贫开发工作的重要抓手。而近年来,贵州省立 足脱贫攻坚,牢抓产业扶贫,贵州农村的原生态滋养了绿色、优质农产品,借由 电商助力农产品上行,农村电商促进生态农产品“泉涌”出山效果显现,生态农 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协同发展态势明朗。本文将以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 贫耦合发展为研究对象,探索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构建,扩大电 商精准扶贫的惠及深度及广度,以切实提高贵州贫困山区农村电商精准扶贫的效 率。
本文主要内容:第一,运用文献研究法,将基础设施、外部环境、生态农产 品、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以及扶贫效率五大因素作为模型路径假设潜在变量,并 提出六条基本路径假设。第二,在设计问卷调研获得样本数据基础上,首先运用 SPSS21. 0统计软件对调研数据进行信度与效度检验,以验证样本数据的科学性, 而后运用AM0S22. 0软件建立结构方程模型并对初始假设路径进行拟合与修正。 第三,对结构方程模型拟合结果进行分析,探索出符合贵州实际的生态农产品与 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
本文实证结论:第一,研究样本数据科学,测量方程路径分析中,各潜变量 能被相应可测变量解释,故而证明本文中所设计的量表是有效的。第二,研究路 径假设中H4未通过实证检验,基础设施对农产品电商的发展不具有显著直接影 响效应,但其间接影响效应较高,完备高效的基础设施是农产品电商高速发展的 先行条件。第三,贵州省农产品电商发展还不够成熟,外部环境成为农产品电商 发展的先要条件,农产品电商要取得突破性的发展,关键还在于注重农产品上行。 而农产品电商确实有助于提高扶贫效率,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具 有必要性与可行性。第四,通过结论分析,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具有松散 耦合特征,两者之间存在一种多层次、多主体的耦合行为,要继续将这种扶贫效 应在广大贫困地区扩散开来,故而笔者最后提出建立好、运行好以动力机制、运 行机制、激励机制相统一的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以进一步加大 生态农产品上行力度,切实提升农村贫困地区精准扶贫效能。
摘要 I
Abstract Ill
1绪论 1
1.1研究背景及意义 1
1.2文献综述 2
1.2.1国外相关研究 2
1.2.2国内相关研究 
2相关概念与理论基础 9
2.1相关概念 9
2.1. 1生态农产品 9
2.1. 2电商精准扶贫 9
3贵州省生态农产品电商扶贫现状 14
3.1贵州省生态农产品发展现状 14
3.1. 1生态农产品供给大幅增加 14
4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影响因素分析 21
4.1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变量设计与研究假设 21
4.1. 1评价指标选取原则 21
4.1. 2指标体系的理论构建 21
4.1. 3结构方程模型设定  
5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构建 39
5.1耦合动力机制构建 39
5.1. 1培育农村贫困耦合主体电商发展意识 39
6结论与展望 46
6.1主要结论 
1绪论
1.1研究背景及意义
受江苏省睢宁县沙集镇东风村“户户开网店、人人皆网商”的一派繁荣景象 所吸引,2011年2月汪向东才在其论文《互联网时代我国农村减贫扶贫新思路 ——“沙集模式”的启示》中开始呼吁电商扶贫。他坚信,在相对贫困落后的中 西部乡村地区,大扶贫遇上电子商务将有效提升扶贫开发效率。2014年底,国 务院扶贫办正式将“电商扶贫工程”列为2015年“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 明确要求“在贫困村开展电子商务扶贫试点,发挥市场化的电商渠道作用,促进 贫困地区农产品产销对接与农民增收。”而贵州是一个经济发展相对滞后、农村 贫困面广的省份。据贵州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5年,贵州省有493万贫困 人口,贵州省贫困人口多,扶贫难度大,脱贫任务艰巨。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 在贵州省调研时提出,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 o 新时期,贵州省提出“大数据、大扶贫”两大战略,“互联网+精准扶贫”成为 贵州扶贫开发工作的重要抓手。电商扶贫开启农村脱贫新模式,开发贫困地区自 身的创收潜质,精准增加贫困地区农民的经营性收入和劳务性收入。电商扶贫的 根本目标是提高贫困家庭的实际收入,本质属性是让贫困地区农产品与广域大市 场顺利对接。贵州省是少数民族聚集多、连片特困地区广、贫困人口分布散的省 份。而贵州优质特色农产品众多,只是资源开发利用程度不足,一般性农产品多, 特色优质精品农产品少,难以满足农产品消费者日益多样化的需求。贵州省众多 农产品深加工环节还比较薄弱,农产品等级划分不够明显,精品高端农产品供给 能力还较弱,农产品加工、仓储和物流依然是现代农业发展的短板之一。
贵州省具有发展生态农产品实现脫贫、扶贫的良好基础。随着农产品电商迅 速向农村蔓延,农产品电商在现实实践中促进了传统农产品等产业的结构改造与 市场拓展,为农村生态农业产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助力生态农业振兴。在此过 程中,农产品电商吸引各类群体返乡创业,类似农民工、大学生到农村寻求农产 品电商项目案例不尽其数。要提升生态农产品市场竞争力,发挥好生态农产品所 具有的增收效应,目前迫切需要学者探求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 机制,以更好实现增收脱贫、扶贫。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成为当前电商精 准扶贫的核心工作,故本文将以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为研究 对象,探索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扩大电商精准扶贫的惠及广度 与深度,以切实提高贵州贫困山区农村电商精准扶贫的效率。
本文理论意义在于对现有电商扶贫理论的补充,同时为后续研究者再继续深 入研究提供一定学术价值。农村作为各大电子商务的角逐市场,从当前国内外的 研究发展来看,农村电商与反贫困紧密相连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学术界对此研 究还有待深入。本文现实意义在于,在“十三五”时期,我国将要实现全面小康 社会,帮助当前的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实现脱真贫、真脱贫已经成了一项重要国策。 面对贵州脱贫新现象、新形势,探索出适合贵州省农村贫困解决之道重要性不言 而喻。总的来说,本文一方面可以对提高农产品质量和特色、发展现代山地特色 生态农业、农村电商相关领域的研究进行弥补和完善;另一方面将为农产品电商 体系构建,推动贫困地区精准扶贫发展的具体问题提供理论借鉴和实践参考。因 此,在贵州省现实情况下,研究出适合本区域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 展机制,充分发挥贵州特色资源优势,拓展出电子商务在农村深度、协同发展的 路子是很有必要的。
1.2文献综述
1.2.1国外相关研究
1•有关贫困问题的研究
人类社会长期出现特征分明的穷人和富人两种阶级、阶层或群体,从而致使 贫困成为一种社会问题,这是历史的产物。关于什么是贫困,早在20世纪初, 英国经济学家罗恩特里(1901)就将贫困家庭定义为:总收入无法维持身体正常 功能所需最低数量的生活必需品的家庭。尽管该定义存在很大漏洞,单纯强调绝 对贫困,但在那年代确为贫困内核。印度著名“贫困经济学家"Amartya Sen(2001) 认为,贫困不单纯是一种供给上的不足,更多的体现为一种权利的不足,交换权 利以及食物的分配制度是贫困产生的根源,而消除贫困的基本前提是人们具备改 变生活质量的能力|。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1997)彳给贫困的定义是人们在寿命、 健康、居住、知识、参与、个人安全和环境等方面的基本条件得不到满足,限制 了人们的选择。而后,贫困的定义在范围上也慢慢有了一定的扩充,但贫困总是 针对平均标准而言的彳。
当今中等收入国家乃至高收入国家,其贫困问题主要表现为结构性贫困,而
1 (印)阿马蒂亚森著,王宇,王玉文译.贫困与饥荒[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2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组织.《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人类发展与扶贫,1997》一 —总论[J].科技导报,1998(9):59-61.
3弗朗西斯斯图尔特,保罗斯特里登•发展的新战略:贫困、收入分配与增长[J].牛津经济学 论文,1976 (28).
不是整体性贫困|。全球绝对贫困人口当中,75%的人口来自于依赖农业、林业、 渔业等相关活动生存的农村地区(Ravalion等,2001) [谭诗斌.现代贫困学导论[M].湖北:人民出版社,2012.] [ Ravallion, M.Growth,Inequality and Poverty:Looking Beyond Averages.World Deveopmen t,2001,29(l):1803-1805.],所以,农村扶贫也理 所当然成为我国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国外对贫困问题的研究也大多与农村经济 关系紧密,特别是在农业产业占比较大的发展中国家。
2.有关农村扶贫减贫的研究
关于农村减贫问题的探讨其实很早便有学者涉足,艾伯特•沃特斯顿(1974) 在《农村发展的一个可行模式》一文中提出农业发展往往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富裕 的农场经营者而非贫苦农场经营者,为使农村发展自给自立(体现在政府提供资 助减少),通过体制及组织上调整,将包含劳动密集型农业、小型开发工程、面 向农村的小规模轻工业和自立更生四要素所包含的活动可持续进行下去[查尔斯・K・威尔伯.发达与不发达问题的政治经济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 984.]。
Narayana等人(1988)认为,由于农业气候禀赋差异与不平衡性,收入增 长与贫困减少并不总是协同的[ Narayana N S S, Parikh K S, Srinivasan T N. Rural works programs in India: Costs a nd benefits [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988, 29(2):131-156.],由此引发对于“扶贫增长”,即扶贫项目能否 同时促进收入增长及改善贫困人口状况这一有意义的争论,Khandker S R (2010) 通过孟加拉国农村发展经验发现基础设施和正式的信用扩展将提升大多数家庭 人均消费,尽管不会对最穷的家庭(20%分位数上)带来贫困程度的改善[ Khandker S R, Koolwal G B. How infrastructure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ffect rural i ncome and poverty: evidence from Bangladesh.[J]. J Dev Stud, 2010, 46(6):1109-1137.] [诺曼•厄普霍夫.成功之源:对第三世界国家农村发展经验的总结[M].广东:人民出版社, 2006.]。厄普 霍夫(2006)认为农村发展及农民生计改善的主要资源在于农民自身,并建议通 过政府外在力量将“农村穷人的勤劳、智慧、自力更生和潜在能力有效地调动起 来” %在信息化不断发展的时代,数字鸿沟导致世界各国在“小农户”与“大 市场”的对接上普遍存在诸多问题(Markelova等人,2009) [ Markelova H, Meinzendick R, Hellin J, et al. Collective action for smallholder market a ccess[J]. Food Policy, 2009, 34(1).] [ Pool B. How will agricultural E-Markets evolve?[R].Washington DC:Paper Presented at t
he USDA Outlook Forum, 2001:22-23. 「],而Poole (2001) 认为电子商务的发展可以促进信息流动、方便产业协调,提高市场透明度和价格 发现能力,从而提高农村发展能力寫
1.2.2国内相关研究
1.有关电商精准扶贫内涵的研究
随着我国扶贫减贫事业的不断推进,扶贫对象、扶贫标准、扶贫政策进行了 数次调整。从“片区”到县、到“整村推进”,再到精准到户,扶贫政策明显沿 袭从面到点的变化路径。吴海涛(2013)认为,自新中国成立,我国农村扶贫大 致经历了计划经济下的救济式扶贫阶段(1949—1978年)、体制改革扶贫阶段 (1978—1985年)、大规模开发扶贫阶段(1986—1993年)、扶贫攻坚阶段(1994 —2000年)、新世纪综合扶贫阶段(2001—2010年)五个阶段。|自2001年我国开 始整村推进扶贫开发,如今,我国已进入精准扶贫理念下的扶贫开发阶段彳。在 经济新常态下,传统的扶贫开发速度趋缓与扶贫资源边际效益递减现象越来越明 显,返贫困问题突出,而这些问题的出现归根究底源于在传统扶贫中贫困人口底 数不清、具体情况不明、措施针对性不强、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对相关政 策落实变形走样彳。随着信息时代的变革,电子商务在我国迅速发展,电商扶贫 更被各级政府、企业及学者所重视。汪向东(2018)认为,电商扶贫(扶贫3.0) 与其他扶贫的最重要区别在于电商扶贫可以让贫困地区、贫困主体绕开长期制约 扶贫效果的本地市场比较狭小的障碍,与广域大市场快速对接,它更多的是一种 开发式扶贫,而非救济式的[吴海涛,丁士军.贫困动态性:理论与实证[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 [刘解龙,陈湘海.精准扶贫的几个基本问题分析[J].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 5(6):98-104.] [王军,吴海燕•“互联网+”背景下精准扶贫新方式研究[J].改革与战略,2016(12):111-114.] [汪向东,邢丽涛•电商,打开乡村振兴的-扇新窗[N].中国旅游报.2018.4.2第004版.]~[汪向东.电商扶贫:是什么,为什么,怎么看,怎么办?(上)[EB/OL].新浪博客,htt p://blog.sina.com.cn/s/blog 593adc6c0102v74t.html, 2014-10-6.]。更重要的是,朱燕(2017)认为,当电子商务与 精准扶贫嫁接与融合,一头连着田间地头,一头连着消费群体,可以有效解决精 准扶贫中市场与生产之间的问题,不失为贫困地区脫贫致富的有效途径[朱燕.电商精准扶贫——互联网+农业背景下的扶贫新路径[J].经济研究参考,2017(16).] [洪勇.电商扶贫:农村扶贫新路径[J].今日中国,2016(2).]。同时, 洪勇(2016)认为,电商扶贫的精准主要体现在扶贫工作实现由“授人以鱼”向 “授人以渔”蜕变,扩大农村创业就业机会,挖掘农村贫困地区经济发展潜力等 层面J
2.有关电商精准扶贫模式的研究
“电商+扶贫”作为一种创新精准扶贫开发模式[刘琳琳,冯涛•“互联网+”视域下农村电商精准扶贫创新模式研究——以景德镇为例[J].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7):54-56.] [张岩,王小志.农村贫困地区实施电商扶贫的模式及对策研究[J].农业经济,2016(10):58- 59.],就是将互联网时代崭露头 角的农村电子商务纳入扶贫开发工作体系,作用于帮扶对象,继而张岩等(2016) 以河北承德市为例提出了个体经营模式、合作社运营模式、农村企业带动模式以 及公共机构主导模式四种发展模式餐学术界对农村电商精准扶贫模式的归纳大 多是基于农村电商发展模式基础之上的,以上四种模式被学者们普遍所接受,但 陈世平等(2018)认为,帮扶地区的贫困农户受制于教育程度的束缚难以直接将 其转化为“网商”,直接到户的电商精准扶贫模式难以实现,贫困农户通过参与 产业链形式的电商精准扶贫,如“电商+专业合作社+农户”模式更有成效。当电 子商务与当地区域形成良性市场生态,当地原有贫困户不需直接参与电商产业链 也可分享发展果实,而这是需要达到一定的发展程度,即“后农村电商发展阶段”。 在具体实践中,学者、企业家们论述了多种电商精准扶贫模式,笔者将其归纳为 “X+电商+扶贫”模式。从是否引入外界行为主体上,出现了 “银行+电商+扶贫” |、“专业合作社+电商+扶贫”彳的电商精准扶贫模式;从用好当地特色产业的发 展上,出现了 “农产品+电商+扶贫八、“乡村旅游+电商+扶贫” [马晓曦•做一家有温度的银行一一光大银行创新电商精准扶贫模式[J].中国金融家,2017(09): 77-78.] [马合肥•精准电商扶贫的陇南模式[J]•法制与社会,2016(01).] [李逢春,唐端•农产品电商为精准扶贫探路[J]•国家治理,2015(33).] [刘钦.乡村旅游扶贫与电商扶贫深度融合[N].重庆日报,2016-08-31(008).]等多样化电商 精准扶贫模式。
3.有关农产品电商发展对策的研究
当前已有不少文献都提出了发展农产品电商的一些具体对策措施。例如,傅 晓锋(2010)认为应当大力培养农村电子商务人才,提高农民信息素质;构建电 子商务平台;完善农村电子商务的法律体系[傅晓锋.农村电子商务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2010(22).] [张海鹏.我国农业发展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J].政治经济学评论,2016, 7(2):221-224.] [李景景.陕西农村电商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J].商场现代化,2016(19):32-33.]。近年来我国出现的粮食生产量、 库存量、进口量呈现“三量齐增”态势,其中库存增加往往是农产品的价格或品 质方面的原因引起的,所以要解决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障碍问题。张海鹏(2016) 认为我国有必要从农业供给侧调整供给结构,主动适应和积极引领需求的变化和 调整,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好农村经营权流转问题,首先需 要解决好与农地经营品种、价格和销售渠道、财政补贴密切相关的农地租金问题 %品质方面,李景景(2016)认为要灵活应用好五大发展理念,不断提高农产 品质量,提供更多的绿色、有机、无公害产品,发展农村特色产品对比优势‘°在 物流方面,王玉荣(2016)认为我国西部地区发展电子商务末端物流面临着独特 的环境,但是这些地区同样存在末端物流的市场需求,政府、企业都应该投入到 农村末端物流的发展中,借助先进的配送组织形式以及先进的设备等,落后地区 的末端物流同样可以取得发展[王玉荣.西部地区农村电商末端物流发展模式研究-以贵州省为例[几物流工程与管理, 2016, 38(11).
1田家华,王忠.论公共服务型政府模式的构建[J].湖北社会科学,2004(11):93-95.
2魏延安.农村电商的机遇与现实困难[J].新农业,2014(24):26-2&]。为加强政府主导下的农村电商发展,必须转变 政府职能,田家华等(2004)认为,必须通过公共服务职能市场化和社会化来构 建公共服务型政府模式,通过引入竞争来提高政府服务的效能,把公共服务的内 容、方式以及评价的选择权交给公众I。同时也应坚持市场运作,充分发挥各类 市场主体参与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动力和创造力,形成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的电 子商务生态现象2。
1.2.3文献简要述评
贫困现象从历史的视角来看,其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客观现象,在各发展中 国家特别是农村地区尤为严重,国内外在扶贫、减贫、反贫困方面都做了深入研 究。国外早期反贫困研究较多,但鲜有学者关注电商扶贫的作用,文献多强调基 础设施供给以及信息化应用在扶贫减贫中的作用。虽然我国电子商务发展还没有 发达国家那么成熟,但是随着我国电子商务继续下沉农村,结合国内信息化革命 实践,理论界对电商扶贫、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电商精准扶贫等视角的研究已 经比较成熟。现在已有学者以定性描述的方式提出农产品与电商融合发展的问 题,只是在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协同发展的研究仍较为薄弱。在理论界, 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至今鲜有人提,如果缺乏定量的耦合评价, 容易导致农产品电商发展对策思路单一,也将阻碍电商的本土化发展,更不利于 电商精准扶贫效能的发挥。
鉴于此,笔者认为,在农业中发展的信息化和电子商务,可以作为耦合多方 的纽带,贯穿在农业生产、加工、流通等环节,有利于加快信息流引领技术流、 物质流、资金流、人才流向农村集聚,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促进农村一、二、 三产业融合发展。现有研究为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形成整体研究 框架提供了依据,但研究还不够全面,进入具体操作层面的措施还需要不断完善。 特别对于优质特色农产品众多,休闲观光和乡村旅游资源丰富的贵州省来说,结 合贵州实际,依托贵州山地资源特点,对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进行系 统化的调查研究十分必要。
1.3研究内容及方法
1.3.1研究内容
本文包含以下六章内容:
第一章主要在阐述整篇论文研究背景、理论现实意义的基础上,对国内外相 关研究成果进行文献综述归纳并总结,从而进一步确定内容及研究路线。
第二章主要介绍相关概念及理论基础。首先介绍生态农产品的概念、分类及 前后向关联、产业带动能力和附加值增益三种特征,而后通过电商扶贫引入电商 精准扶贫概念,介绍其近市场性、产业带动效应、产业导向特点。然后介绍耦合 机制的概念及原理。最后分别介绍产业结构演化理论、反贫困理论、松散耦合理 论与习近平精准扶贫观。
第三章主要是贵州省生态农产品发展现状、贵州省农产品电商的发展现状以 及贵州省电商扶贫的现状描述,其中生态农产品主要从供给量及品牌效应两个角 度阐述,电商扶贫主要电商扶贫及精准扶贫迫切性方面阐述。进而从现实层面判 断系统耦合的可能性。
第四章为研究的实证部分,首先从理论上构建了指标体系,设定了结构方程 模型。其次运用SPSS21. 0和AM0S22. 0软件对调研采集的测评数据分别进行数据 的科学性检验和模型拟合评价、修正。最后进行实证结果分析。
第五章为研究的耦合机制构建部分。通过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过 程分析,运用实证分析结论建立适合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 的动力机制、运行机制、激励机制相统一的耦合机制。
第六章为本文的结论与展望部分,首先对本文做出一个全面的论文总结。而 后提出本文存在的些许不足以及对该研究领域的未来展望。
1.3.2研究方法
1.文献研究法
笔者通过研读国内外许多著名学术网站文献和查阅阿里研究院、农村电商研 究院、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等公众号发表的有关电商精准扶贫大量参考资料,最终 总结出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系统中相关的五个潜变量。
2.实地调研法
为更好地了解贵州生态农产品发展现状、农产品电商精准扶贫发展现状,笔 者运用调查研究方法进行实地调研,调查研究时间为2018年6月初-2018年9 月初,主要环节为设计调查问卷表、实地走访并收集问卷、统计和分析调查表。
3.理论分析与实证分析相结合
本文首先引入产业结构演化理论、反贫困理论及耦合理论等系列理论,再通 过构建结构方程实证模型判断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状况,根据 理论与实证分析结果,最后创造性的构建了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 制。

1.4研究技术路线

1.5创新点
(1)己有学者以定性描述的方式提出农产品与电商融合发展的问题,但在生 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协同发展的研究仍较为薄弱,笔者通过构建结构方程模 型方式评测生态农产品与农产品电商的耦合效果,有利于农产品电商的本土化发 展。
(2)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系统,前人对相关理论研 究大部分集中在生态农产品或电商精准扶贫某一侧,还没有确切提出生态农产品 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理论。针对以往研究的薄弱点和贵州现实的迫切需要,笔者 创造性的构建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机制,有利于提高贵州贫困农 村电商精准扶贫效率。
2相关概念与理论基础
2.1相关概念
2.1.1生态农产品
生态农产品是指在保护、改善农业生态环境的前提下,遵循生态学、生态经 济学规律,运用系统工程方法和现代科学技术,采取集约化经营的农业发展模式 而生产出来的无害的、营养的、健康的农产品,其可以分为无公害农产品、绿色 食品、有机食品三类。作为生态农业的一个重要门类,农产品有害物质含量与生 态特性呈反向关系。生态特征所具有的自身特殊性使得生态农产品生产的激励机 制中消费者和生产者行为更加复杂,生态特性的累加性和个人差异性使部分消费 者并不总是能在消费生态农产品后就了解产品的生态特征,而卖方也就有动力提 供低质量商品所以农产品生态性的保障少不了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生态农 产品具有明显的前后向关联、产业带动能力、附加值增益等特点:第一,前后向 关联是产业关联效应的两种形式,一个产业通过关联对其它产业部门产生直接或 间接的影响,从而导致产业结构的变动[李文东,杨立刚,鲁明中.生态农产品生产激励机制的经济分析[J].生态经济,2005(10):1 75-178.] [ Hirschman,A.O. The strategy of economics development[M].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5 8.]。其中前向关联是指生态农产品部门通 过供给关系,作为中间消耗原材料的供应者,与其他产业部门发生的关联;后向 关联则指的是通过需求联系,作为其他部门产品或服务的消费者,与其他产业部 门发生的关联;第二,产业带动能力是指在前后向关联效应产生的基础上,第一 类产业(包括生态农产品)与其他部门的高度关联,同时还对其他产品部门具有 很强的带动作用;第三,附加值增益指的是生态农产品由于自身品质的提升,或 者其作为初始原料产品进彳丁精品加工包装后产品体现出更高的价值,且有利于品 牌效应的提升。
2.1.2电商精准扶贫
电商扶贫从概念上就是以电子商务为工具的一种扶贫新形势、新方法,从现 有的研究文献来看,绝大部分学者将电商扶贫表述为“将互联网为代表的现代信 息通信技术应用于贫困地区、贫困群众的商贸活动和公共服务,推动贫困地区产 业创新和转型升级” 1。电商扶贫是由“扶贫目的一扶贫工具一扶贫对象”的新 型扶贫方式。
与电商扶贫相比,电商精准扶贫在于突出“精准”二字,它是以电商平台为 基础的典型产业扶贫式创新扶贫模式。电商精准扶贫作为本文中所研究的重点, 它是一个由电商精准扶贫识别、帮扶和管理三部分组成的动态开放有机系统,精 准识别是电商精准扶贫的前提,精准帮扶是电商精准扶贫的关键,而精准扶贫管 理则为电商精准扶贫的保障2,它是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精准扶贫” 理念相接洽的。电商精准扶贫具有以下突出特点:一是具有近市场性,其近市场 指的是在信息流的有效传递使得农业产品(特别是农产品)更加容易面向整个广 域的大市场;二是具有产业带动效应,电商精准扶贫作为一种信息化扶贫开发模 式,通过集约化管理的手段正向促进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善,带动农产品加工、包 装、网站维持、设备维修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提高了剩余劳动的吸纳能力; 三是具有产业导向作用,产业导向效果指的是在开展电商精准扶贫的全过程中, 能够引导贫困主体积极参与到整个扶贫项目中来,帮助当地农民就地就业、就地 创业,“就地城镇化”在农村中也成为了可能。电商精准扶贫相较于电商扶贫, 其在扶贫过程中对扶贫主体中的导向效果更加强化了。
2.1.3耦合机制
“两人并耕为耦”,耦合(Coupling)概念最早出现在物理学科,用来研究 系统发展过程,体现在两个或多个物理模块间的兼容性[王全春,周铝,龙蔚,等.我国农村电商扶贫研究述评[J].电子商务,2017(3):22-23.] [徐畅,徐秀英.农村电商精准扶贫的路径探索[几中国集体经济,2017(33):1-3.] [ Lee J.KJung S.J,Kim S.D.Component identification method with coupling and eohesion [C].Proceedings of the 8th Asia-Pacific Software Engineering Conference .Macau: IEEE Co mputer Society Press,2001.79-88.]。随后,耦合也便运用 于生态学、社会学甚至经济管理等各类学科,耦合不再单独用于描述两个不同组 织间的关系,同时也能描述组织内部与整个组织、组织内部各成分之间的关系[ Dubois,A.,Gadde,L-E- The Construction Industry as a Loosely Coupled System: Implicati on for Productivity and Innovation [J] .Construction Management and Economics,2002 (20).]。 在发展经济学的产业发展理论中,耦合常被用于描述产业组织的交互影响和市场 结构、绩效、行为等的动态关联。[李方正.产业集群与人才集群耦合机制研究[D].辽宁:辽宁工程技术大学,2012.]随着耦合内涵的外延,耦合便被定义为两个 及以上组织系统耦合要素间有序关联,最终形成各关联要素协调有序、共同发展 的良性互动发展系统。系统耦合过程中常蕴含着组织内部之间众多错综复杂的因 子变化,不仅有物质、资本、技术、信息等形态的流通与循环,也暗含着各系统 组织主体行为的调整以及主体间相互关系的适应。两个系统组织的耦合不仅是因 为两者具有静态的相似性,也在于两者的发展相互融合过程中所具有的动态互动 性。当两个系统具有耦合发展的潜力(体现在积极事态方面)时,人们应该采取有 效的措施对系统加以指导、强化,充分激发各系统的发展潜能,促进各方优势互 补、良性互助发展。
本文将“耦合”一词引用到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的研究中来,将生态 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构建为一个大系统,整个系统通过各个子系统间的组织依 赖、相互协作以及相互作用的关系,从这种相互关系中揭示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 准扶贫关联下的耦合机制。需要说明的是,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是 作为一个组织内部与整个组织间的耦合关系,生态农产品只是电商精准扶贫中组 织内的一部份,而贵州发展生态农产品潜力巨大,笔者认为生态农产品可以作为 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一方,助力于电商精准扶贫的实施。
2.2相关理论
2.2.1产业结构演化理论
产业结构演化理论的核心是某一产业部门的产出、投入等变量发生变化,除 影响到与该部门有直接投入产出关系的产业部门外,还通过间接影响波及到其他 产业部门。前后向关联是产业关联效应的两种形式,其中前向关联是指某个产业 部门通过供给关系与其他产业部门发生的关联,而后向关联则指的是通过需求联 系与其他产业部门发生的关联。产业关联分析就是用定量的方法来研究各产业供 给推动需求拉动的相互影响。也就是产业间的前向关联、后向关联以及关联效应, 说明一个产业通过关联对其它产业部门产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从而导致产业结 构的变动S产业结构的投入产出关联分析,可以深刻地揭示产业结构变动的内 在机理。
2.2.2反贫困理论
1.能力反贫困理论
使人们能够在各种功能组合中所能选择的组合,也就是说能使功能得到发挥 的能力。我国学者段世江等(2005)彳便以人力和社会资本存量为视角构建了贫 困农村“能力贫困”的内容体系,为我国新阶段农村反贫困的战略选择提供了理
1 Hirschman,A.O. The strategy of economics development[M].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5 8.
2段世江,石春玲•“能力贫困”与农村反贫困视角选择[J]冲国人口科学,2005(Sl):99-104.
论依据。
2.赋权反贫困理论
赋权反贫困理论是在“权利贫困”理论基础上演化出来的,同时也是“滴涓 效应”反贫困理论的一种替代。在经济增长的同时,由于贫困主体缺乏相应的权 利,在这种不公平的社会中,贫困主体始终不能享受到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好处, 反而收入不平等现象不断加重了。要打破这种由于权利不对等所带来的贫困陷 阱,必须赋予贫困群体参与和表达意见的权利。赋权反贫困理论在扶贫实践中的 意义在于,一方面政府或者其他外部力量针对贫困人口的需求提供有效服务,另 一方面贫困人口在公平的市场参与中能够不断增加其在“干中学”的机会,只有 这样才能够不断调动贫困主体在市场中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助力于贫困主体“精 神贫困”的摆脱,有利于发挥贫困人口在扶贫减贫项目中的主导作用。
2.2.3松散耦合理论
最初,任继周教授(1999) 1开创性的将耦合理论应用于农业系统中,他将 农业系统的共性与个性相统一,凭借耦合系统内部的多种潜势(系统驱动力), 使不同的生态系统最终实现结构与功能上的结合,从而产生一个新的功能体一一 更高层级的新的生态系统。随着耦合理论在经济管理学科中适用范围的不断延 伸,在国内外学者的研究中,其主要用来分析、描述两个或多个以上经济主体或 对象间的协调、互动与共生关系。而松散耦合理论与处于紧密耦合与相互独立的 一种中间状态。松散耦合理论认为,松散耦合系统是一种随着环境持续变化而演 变出具有社会性的、经济性的组织形式。随着研究应用情境的不断拓展,松散耦 合理论继而从初始的教育机构与组织转向战略联盟、产业分析等领域。
2.3习近平精准扶贫观
《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中提出,我国扶贫开发已经从以 解决温饱为主要任务的阶段转入巩固温饱成果、加快脱贫致富、提高发展能力、 缩小发展差距的新阶段。与国内外早期扶贫理论所不同的是,我国扶贫新阶段工 作方向由特定区域扶贫继而转向特定群体,这一转型的过程无疑将以前扶贫工作 中的瞄准偏离问题和精英捕获现象暴露地一览无余駕 [任继周.系统耦合在大农业中的战略意义[J].科学,1999(6):12-14.] [注释:“瞄准偏离”瞄准目标偏离对扶贫工作的影响主要在于会降低扶贫政策和项目实施 的效率和有效性,从而直接导致政策和项目实施结果同预期目标相背离。“精英捕获”这种 现象在扶贫实践中通常在村庄层面表现为扶贫资源向经济基础好、容易出政绩的村倾斜,以 及在村庄内部表现为“扶富不扶贫”。]
从习近平从开始提出“精准扶贫”观到最终支撑国家“精准扶贫”战略实施, 可以发展,习近平精准扶贫观是在扶贫实践中一个不断丰富、不断发展、不断进 步的理论思想。其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重大理论发展成果,精准扶贫观 就是适合我国国情下帮助每一个贫困人口都摸索出适合的致富路线,而这正是 “共同富裕”理论原则的发展和延伸I。习近平精准扶贫观主要包含精准性理念、 分批分类理念、精神脱贫理念三方面重要内容。
第一,精准性理念作为精准扶贫观的核心要义。习近平将精准扶贫观概括为 “六精准”,这是能够确保精准扶贫战略决策有序推动的前提保障,以便摆脱政 策难扶贫、自身能力素质不高难脫贫以及低效脱贫后返贫困的困境。
第二,分批分类理念作为精准扶贫观的基础工具。分批分类理念具体表达概 括为“五个一批” O发展生产脱贫作为影响最深的一环,对有劳动能力,通过生 产、务工可实现脱贫的贫困群众,加大产业培育扶持和就业帮扶,如通过农业产 业、乡村旅游、商贸物流等实现稳定脱贫。
第三,精神脫贫理念是精神扶贫思想的战略重点。农村贫困主体上的精神贫 困始终作为贫困原因主观上的重要根源,同时受农村传统文化的束缚,将贫困归 结为一种天命不可违,大部分贫困主体缺乏与贫困对抗的勇气或信心,甚至甘于 现状,得过且过。习近平精准扶贫观战略要点在于形成精神与贫困的“绝缘体”, 激发贫困主体摆脱贫困的决心和信心,并帮助贫困主体充分认识到自有优势,另 辟蹊径,发家致富。
唐任伍•习近平精准扶贫观阐释[J].人民论坛,2015(30):28-30.
3贵州省生态农产品电商扶贫现状
3.1贵州省生态农产品发展现状
贵州省结合长期农业发展有益探索与实践,强力推进“大扶贫、大数据、大 生态”三大战略,通过科技创新引领农业发展生态化,结构优化夯实农业发展产 业化,园区建设助推农业发展集约化,监管落实确保农业发展透明化。贵州省各 地区经过充分调动自身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农业多功能发挥,逐 步形成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生态农业发展模式,生态农产品资源禀赋优势显现。
3.1.1生态农产品供给大幅增加
2013年初,为实现贵州后发赶超、同步小康,贵州省委、省政府提出要集 中重点打造100个以“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为核心的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的 重大决策。|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贵州省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共计459个, 涉及粮油、蔬菜产业、精品果业、茶叶产业、休闲农业等数十个产业类型,按区 域划分,其中贵阳市43个,六盘水31个,遵义56个,安顺37个,铜仁56个, 毕节66个,黔西南47个,黔东南63个,黔南57个,贵安新区3个。'贵州省 农产品以前主要抓生产、强流通,产品结构比较单一,产业链条通常较短,容易 影响产业的健康发展。而现在随着城乡居民消费需求不断升级,初级农产品难以 满足现代化的居民消费偏好,2017年贵州省全年带动农副食品加工业增加值较 2016年增长11.8%o在农村整体购销“逆差”的环境下,贵州生态农业加工业发 展规模不断壮大,生态农产品市场供给大幅增加。
3.1.2生态农产品品牌效应凸显
近年来,贵州省依靠其独特的区位、生态、资源优势,通过发展优质农产品, 把生态农产品深加工(包括粮食深加工、特色产品深加工、畜产品深加工、绿色 产品深加工)发展成农村支柱产业,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乡村振兴的步伐。在贵州 省“一县一业、一乡一品”产业扶贫项目规划下,贵州省深度贫困县间达成了望 谟县发展生态板栗,剑河县发展食用菌,榕江县发展蔬菜,紫云苗族布依族县发 展红芯红薯,赫章县发展核桃,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发展马铃薯,水城县发
1孙秋『王天生,何成文•贵州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发展现状、存在问题及对策:基于贵阳市、 贵安新区的调研[J].贵州农业科学,2013,41(09):218-222.
2注释:数据来源于贵州省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官方网站,http://www.gznyyq.gov.cn/font/ getyqlist.jx,统计时间,2018.9.5.
展红心獗猴桃的生态农产品战略发展共识。
经统计,全省登记保护的地理标志农产品有247个,其中农业部登记保护的 农产品地理标志58个、国家质检总局批准的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127个、国 家工商总局批准注册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62个。】贵州省生态农产品开发潜力巨 大,登记保护价值极高,具有很好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三效耦合” 效应。生态农产品以标准规范生产、以标识保证产品质量,以品牌促进销售,不仅 逐渐增强了市场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而且不断提升了农产品地理标志品牌效应, 从而一定程度上吸引了大批农产品电商企业深入农村。
3.2贵州省农产品电商发展现状
3.2.1农产品电商平台下沉农村趋势明朗
由经济发展状况决定,经济发达区域,农产品加工度更高,农产品标准化更 好,农产品知名度更强。虽然贵州农产品电商发展总体上仍落后于东部地区,但 贵州省有关部门始终致力于“外引”和“内育”农产品电商平台。近年来,各大 电商平台纷纷与贵州签署农产品电商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截至2016年底,阿里 巴巴集团已在贵州省37个县(市、区)、1150个村开展了村淘项目;京东集团 开设京东帮服务点56个,覆盖734个乡镇;苏宁易购已开设直营店60余个。以 此同时,随着一批本土化农村电商的发展壮大,如贵农网、那家网、黔淘宝、云 上贵州、七朵云等系列平台,其中贵农网已建立村级电商服务点1000余个,覆 盖420万农村居民;那家网已聚集全省传统企业1700余家、覆盖全省9个市(州), 88个县;黔淘宝开始运营就有长顺绿壳鸡蛋、惠水糯米、德江天麻、晴隆脐橙 等2000余个名特优新农产品入驻。这些都为市、县(区)、镇、乡四级电商服 务点的建立完善,为贵州农产品电商的发展提供很好的支持,同时也为片区农产 品品牌的建立与传播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3.2.2农产品电商发展政策体系日臻完善
自2014年国家将“农村电商”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以来,各地政府纷纷 推出发展农产品电商的相关意见、指示及政策,发展政策体系日臻完善。截止 2018年底,全省已培育国家级、省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分别达70个和23 个,已建成县级、村级电商运营服务中心分别占60余个、和1.22万个,市、县、 乡三级农产品电商服务中心体系不断完善。农产品电商历经连续四年高速发展是
1数据来源于贵州省人民政府网站,标题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贵州省有247个》. 与贵州省通讯、物流等基础设施的改善也是分不开的。从下表中我们可以发现, 随着通信技术及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贵州省各市/州乡村通电话的比率接近 100%,而接通宽带互联网的村占比平均高达70.37%,受地方经济发展限制,只 有毕节市及铜仁市两地区农村接通互联网比率略小于60%o从有电子商务配送站 点村比率来看,最低只有22. 66%,全省平均占比28. 69%,高于全国平均占比。这 也正表明贵州省深入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成果显著,农产品电商平台下 沉农村趋势凸显,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促进消费便利和消费品质提升。
表3.1贵州省各市/州乡村通讯、物流基础设施覆盖率(单位%)
指标 贵阳
市 六盘
水市 遵义
市 安顺
市 毕节
市 铜仁
市 黔西
南州 黔东
南州 黔南

通电话的村 100 100 99.89 100 99.94 99.86 100 99. 5 100
通宽带互联网的村 90. 3 78. 16 86.46 83. 77 57. 13 58.80 75. 23 73.44 64. 84
有电商配送站点的村 43. 34 24. 49 50 27.6 24. 39 24. 11 25. 60 22.66 31. 59
注释:表格数据引用于《贵州省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三号)》

3.2.3农产品电商可持续发展瓶颈有待突破
近年来,在政府的强力政策推动下,农产品电商开始在农村广泛铺陈,就贵 州省而言,其发展增速连续几年高于全国平均增速,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迅速。 仅2018年上半年,贵州省实现网络零售成立额近70亿元,“工业品下行”取得 显著性成果,但总体上,“农产品上行”效果并不是很理想,贵州农产品电商可 持续发展瓶颈犹存。
第一,农产品电商政府扶持政策并不能很好的发挥出其应有的功效。首先表 现在政府与市场关系上的脱节。过多依赖政府政策推动难以发挥农产品电商具有 的市场化属性,农产品电商平台运营空有其表,政府大力建设电商服务站点的资 源利用率未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导致资源的极大浪费,农产品电商发展理应遵循 市场才能够促进其健康发展。其次,农产品电商政府扶持政策边际效应递减。近 年来,政府着力于引进农产品电商平台,但对农村电商服务站点等的可持续发展 重视度不够,难以形成规模化、产业化的农产品电商产业群。调研中发现,大多 数电商平台销售收入主要来源于“工业品下乡”所贡献的流量,只有少部分农民 加入到“农产品上行”行列当中。
第二,农产品电商发展中农户、企业、政府等相关主体存在信息不对称,信 息反馈作用不明显。首先,这种信息鸿沟的存在容易导致农民主体难以实现生态 农产品与电商产销对接,而恰恰在这重要的一环中,占弱势地位的农民在价格协 定中丧失主导权,挫伤农民参与农产品电商的积极性。其次,农村金融供需信息 不对称现象突出,由于缺乏有效的信息对接平台,导致资金的投入与需求错位, 传统农业产业园区电商转型还不够彻底。从思维认知角度来看,农村金融机构未 能认清农产品电商平台的多种资金需求,制约着电商平台的规模扩大,冷链物流、 产品检测、售后服务难以得到保障。农村金融机构和农产品电商间的信息不对称 现象也将导致农村金融传统服务理念的固化,缺乏对改善基础设施和创新产品服 务的意识,进而制约着农产品电商进一步发展。
贵州省农产品电商要发展到另一个全新阶段,农产品电商可持续发展之路仍 需开拓,进而消除农产品电商可持续发展瓶颈。
3.3贵州省电商扶贫的发展现状
3.3.1贵州省电商扶贫作用突出
贵州省曾经作为我国极度贫困省域之一,现如今,贫困发生率急剧下降,而 助力于贫苦群众快速脱贫的重要方式,便是农村电商快速下沉乡村。近几年,贵 州省始终坚决打好脱贫攻坚“四场硬仗”S其中最难也就难在产业扶贫,而农 产品电商扶贫与其它扶贫方式相结合,具有很明显的产业协同作用,它是产业扶 贫的“得力助手”。牡匕如,农产品电商扶贫带动农村物流业、住宿餐饮业、旅 游业等大批现代服务产业快速发展,产业集聚集群发展态势明朗。
以电商扶贫作为精准扶贫新引擎,利用农产品电商平台推动贫困偏远山区生 态农产品上线销售,以大数据分析结果为依托,积极开展订单式农业,带动农业结 构调整和生态优质农产品销售,打破了农产品难出省内的僵局,增加了生态农产 品销售量,形成了 “一店带多户”、“一店带全村”的创业致富新模式。
据2015年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农产品生产和收集的自然价值较 低,美国比例为3.80: 1,我国比例为0.38: 1,而贵州省仅为0.2: lo这表明 在发达国家,农产品物流是一个价值溢出的过程,但在我国特别是在贵州山地地 区农产品在物流运输环节质量受损严重,所以容易导致价值缩水,农民收入长期 得不到保障。随着农产品电商的涌现,农产品电商平台提供了一种围绕市场需求
1注释:四场“硬仗”指的是围绕产业扶贫、农村公路“组组通”、易地扶贫搬迁和教育医 疗住房“三保障”等4场“硬仗”攻坚冲锋。同时贵州省还提出实施扶贫资金要向深度贫 困地区聚焦;东西部扶贫协作要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基础设施建设要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 帮扶力量要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四个聚焦”要求,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
2李逢春,唐端•农产品电商为精准扶贫探路[J]•国家治理,2015(33):37-43.
3颜强,王国丽,陈加友•农产品电商精准扶贫的路径与对策一一以贵州贫困农村为例[J]•农村 经济,2018(02):45-51.
变化,推动农业绿色、有机种植,进一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实现农业产业结构 转型升级,增加农民收入,不失为贵州贫困地区减贫脱贫的有效路径。现阶段, 贵州省已取得脫贫攻坚阶段性胜利,但接下来,要深入推进精准扶贫工作,关键 还在于贫困主体能更进一步参与到这场规模化、市场化的农业产业结构变迁的全 过程。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将更利于提升电商精准扶贫的“造血 功能”。
3.3.2贵州省电商扶贫亟待精准化
贵州省农村贫困现状主要表现为贫困人口基数大,贫困程度深,贫困区域分 布不均,农村致贫因子复杂,扶贫攻坚难度大等特点。|贵州省贫困农村自然条 件较差、经济基础薄弱,随着贫困问题向纵向演化,贵州省已然成为我国脱贫扶 贫主战场。2018年,经省扶贫办公开透露,贵州省仍有65个贫困县,其中14 个深度贫困县,贫困人口达104.4万,占全省贫困人口 1/3。更具体一点来讲, 贵州省还有20个极贫乡镇,2760个深度贫困村。

图3. 2 2013—2017年农村贫困人口规模及贵州占比(单位%)
注释:数据来源于2017年贵州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统计局登载的改 革开放40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五。
2018年全年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48万人,比2017年全年多减少45万,贵 州省贫困发生率已下降至4.3%[李进:地方政府运用商业保险精准扶贫现状及对策研究[D].贵阳:贵州大学,2017.] [注释:数据来源于人民日报,题为《贵州:“四场硬仗”聚焦脱贫攻坚》‘http://www.sohu.com/a/299423080_362042,发布时间为 2019 年 3 月 6 日.],脱贫攻坚成果显著。但65个贫困县中,大都是 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的地区,该地区所生活的大多都是文化水 平低、劳动技能差的贫困群众和特殊困难群体,可以想象之后扶贫难度之大。如 上图3. 2所示,2013年底至2016年底,贵州省农村贫困人口规模占全国农村贫 困人口总规模逐步降低,但2017年年底该占比反弹至9. 2%,其全国占比趋势线 稳占9%。据此,到2020年,贵州省要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 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贵州省更应积极探索更为有效的扶贫开 发模式,以提高扶贫实效。
3.4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的现实可能性
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实现很大一部份是由农产品电商生 态所具有的内在特征决定的,与其他生态系统相似,其具有以下三方面特征:
第一,农产品电商生态系统是一个动态开放的系统。与大多数生态系统类 似,其同样置身于一定外部资源环境当中。而农产品电商生态作为一种特有的渠 道系统,需要时时刻刻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交换。如果没有被大众消费者 认可的可交易生态农产品,农产品电商生态将没有可靠的资源输出,单纯依靠“工 业品下乡”的农村消费红利并不具有电商精准扶贫可持续功效,其最终不能成为 电商精准扶贫的可靠路径。
第二,农产品电商生态系统是一个多兀共生的系统。农产品电商生态本质上 遵循一种市场化发展的路径,也就需要有更加公平合理的市场竞争环境,以防出 现任何市场垄断行为,从而保障系统内各主体能够真正分享到全产业链中的价值 增值效益。生态农产品生产构成主体复杂,同时消费者对农产品需求偏好也千差 万别,生态产品供应链难以由单一主体独自完成。而生态农产品与农产品电商耦 合化发展更加有利于通过发挥各主体比较优势,细分市场,更好满足农产品个性 化需求。
第三,农产品电商生态系统是一个协同共进的系统。生态农产品电商具有与 其他各耦合“物种”非简单组合的协同共进属性,这种属性既是保证生态农产品 电商在传统农产品流通中保有核心竞争力的支撑所在,也是“物竞天择”原则之 下各农产品电商产业链条优胜劣汰的内在准绳。一方面,生态农产品电商借助其 有效便捷的信息传递优势更好满足生态农产品与广大消费者的个性化选择,增加 生产者和消费者剩余,提升扶贫效能。另一方面,生态农产品电商的信息流有助 于生态农产品生产者压缩流通环节,降低信息搜寻等成本,为相关利益主体实现 价值增益。
综合分析,贵州省生态农产品发展潜力巨大,而电商精准扶贫正在贵州贫困 地区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具有现实可能 性。农产品电商生态并不是以一种独立的产业形态出现,生态农产品借助电子商 务所具有的巨大产业带动力、近市场性以及更直接的导向效果等优势顺利上行是 农产品电商快速发展的要诀。贵州省生态农产品要有效对接整个大市场,电商精 准扶贫中农村电商要立足于农村,进而投身于精准扶贫的实现,这都有赖于生态
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
当耦合理论应用于经济系统领域,它便赋予了研究两个能够相互影响、互相 促进系统之间耦合的可能性和合适性I。农村农产品电商要取得突破性发展,必 须依赖农产品上行。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农产品消费者对绿色健康无污染的 消费诉求持续增加,消费者生活方式(支付方式)的转变为生态农产品销售与农 产品电商主动寻求结合提供了便利,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便具有了现 实可能性。经验证明,贵州省正大力发展的茶叶、精品水果、中药材、食用菌等 系列生态农产品,将更加契合生态农产品电商的发展态势。
1 Anna Dubois, LarsErik Gadde. The construction industry as a loosely coupled system: i mplications for productivity and innovation [J]. Construction Management and Economics, 2 002, 20(7):621-631. 「
4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影响因素分析
要探索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笔者认为有必要对生态农 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影响因子进行实证分析,以便更好的判断生态农产品与 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状态,分析系统耦合中所存在的缺陷,从而建立适合贵州发 展的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促进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 耦合可持续发展。
4.1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变量设计与研究假设
4.1.1评价指标选取原则
迄今为止,因为学术界对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测度指标体系还没 有建立起来,所以本文旨在结合已有相关理论文献以及按照经验法则建立生态农 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测度指标体系。本文中的研究对象是客观存在的,为取 得实证效果的合理性,指标建立前提也需符合客观性原则、系统性原则以及可操 作性原则。
第一、客观性原则。客观的测度指标体系构建是最终实现研究目标的关键原 则,指标的数量及层级选择要取决于前人的理论研究成果及实际研究的需要。层 级和指标不宜过多,防止指标涵义上的不清晰造成被调查对象的误解进而影响数 据的可信度。
第二、系统性原则。测度指标体系的建立应紧紧围绕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 扶贫耦合内容展开,而耦合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要从耦合系统的各角度出发,建 立能够全面反映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的过程体系。
第三、可操作性原则。要得到有效的实证结果,必须取得可以套用模型的有 效数据,所以构建测度指标体系必须具有可操作性。指标除了能够真实映衬内容 本身外,也要避免人为因素产生测量误差,如保证指标结果能够通过合理的渠道 获得。
4.1.2指标体系的理论构建
本文旨在构建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机制,首先对生态农产品与 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影响因子进行实证分析,以便更好的判断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 准扶贫的耦合状态。而结构方程模型可以处理多个潜变量的关系,进而估计整个 模型与数据拟合的程度,其包括测量模型和结构模型两个基本模块。I由此笔者 将上文梳理的文献并结合经验法则,再结合实地调研中详细了解的情况加以概括 归纳,将基础设施、外部环境、生态农产品、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以及扶贫效率 五大因素作为模型路径假设潜在变量,其中,基础设施因素主要体现在道路与信 息两方面,外部环境体现在经济、政治、人口结构三方面。基础设施作为耦合系 统的显性资源,外部环境作为耦合系统的隐性保障,基础设施与外部环境均作为 外衍变量,生态农产品、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以及扶贫效率作为内衍变量。
第一、外部环境与耦合系统
外部环境因素是指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过程中所需的外部助力。 在本文中,主要包括农村经济状况、政策资金支持以及农村当地人口结构。而政 府在生态农业产业化发展中作用突出,要大力发展生态农产品,蔡跃台(2006) 彳指出应对从事生态农产品生产的相关主体,如农户与农业企业都应该给予资金 等支持,以切实降低农产品生产成本。以美国为经验,政府设立的交易监督、信 息安全、隐私保护等法律法规,同样可以有效保证农产品市场主体行为的规范 (Carlos, 2010)\同时,外部环境对农产品电商发展的影响也不容小觑。胡拥 军(2015) [1程开明•结构方程模型的特点及应用[J].统计与决策,2006(10):22-25.
2蔡跃台.丽水生态农产品发展现状及对策分析[J].安徽农业科学,2006(21):5700-5701.
3 Carlos Enrique Carpio. Implementation of an Evaluation Frame work for the Market Ma ker National Network[R]. Fed-eral-State Marketing Improvement Program Agricul-tural Mar -keting Service,U SD A ,2010.
4胡拥军,高庆鹏•国外农产品电子商务的发展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经济研究参考,2015(28):6 -10.
5Antle, J.M., 19 83/Infrastructure and Aggregate Agricultural Productivity international Evidence",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ultural Change, Vol.31, pp.609-619.]等多数学者认为,政府与电商企业合作,政府对农村电商的引导政 策都将对农村电商深入农村意义重大。
由此,本文做出假设H1:外部环境对生态农产品有直接正向影响
H2:外部环境对农产品电商平台有直接正向影响
第二、基础设施与耦合系统
Antle(1983)[6Ahmed, R. and H. Mahabub, 1990, Developmental Impact of Rural Infrastructure in Ba ngladesh, Research Report 83.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Washington, D.C. pp.12-34.]最早运用实证分析了道路、信息基础设能够促进农产品产出的 增加。乡村交通基础设施对农产品生产的作用在于降低生产成本,提升生产效率 (Ahmed、Hossaim, 1990) [7Fan,S.,P.Hazell,S.Thorat.Govemment Spending, Growth and Poverty in Rural India[J].Ame 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2000, 82(4):1038-1051.],这种投资对农产品产出具有推动作用,特别在相 对贫困的地区这种边际产出更为明显(Fan, 2000) J随着农村基础设施的不断 发展完善,为贫困地区创建了电商参与的基本条件,同时也能够促进生态农产品 生产和销售(李杰,2018) 1。从现有文献研究中,国内多数学者认为农村基础 设施对农产品电商的影响巨大,基础设施同时又成为阻碍农产品电商发展一道瓶 颈障碍。
由此,本文做出假设H3:基础设施对生态农产品有直接正向影响
H4:基础设施对农产品电商平台有直接正向影响
第三、耦合系统内部关系
就农产品电商发展本身而言,其具有发展的内在动因和外在影响因素,农产 品电商与生态农产品之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庞大体系,而农产品电商要寻求发 展,农产品生产也得紧跟步伐,其核心也即在于农产品上行中的产业链、价值链, 而非单纯的供应链。以具有地理标志的农产品为例,这类农产品具有极高的增值 效应、溢价效应,农产品地理标志将更加容易成为消费者选择的网购对象从而提 升农产品电商自身收益,而地理标志农产品一旦认证成功,相关主管部门也将加 强对农产品品质监管,严厉打击电商市场上妄想以假乱真的现象,从而从根本上 促进农产品电商的长远发展(鲁钊阳,2018) o [李杰.我国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对贫困地区的减贫效应研究[D].西安:西北大学,2018.] [鲁钊阳•农产品地理标志在农产品电商中的增收脱贫效应[J].中国流通经 济,2018,32(03):16-26.]要显著提高在贫困地区的农产 品电商扶贫效应,首先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在于怎样发展好生态农产品和怎样提高 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程竹,2016) [3程竹.云南省农村电子商务扶贫的问题及对策研究[D].昆明:云南农业大学,2016.]O
由此,本文做出假设H5:生态农产品对农产品电商平台有直接正向影响 第四、农产品电商平台与扶贫效率
扶贫的不止于物质上的脱贫,更在于精神与思路上的贫困摆脱。农产品电商 精准扶贫是农村农民帮扶项目中的重要一环,在扶贫理论分析中也已然被众多学 者所关注,农村当地政府与第三方组织也越发积极参与到项目的决策与实施过程 中去。从现有文献中来看,绝大部分学者都认同发展农产品电商在农村扶贫中的 积极作用,如林广毅(2016) [林广毅.农村电商扶贫的作用机理及脱贫促进机制研究[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 院,2016.]分析了电商扶贫可以通过发展农产品电商增加农 民收入、提升农民自身发展能力、降低生产生活成本等途径实现农村脫贫减贫; 从扶贫机制角度,牟秋菊(2017) [牟秋菊•电子商务助力农村精准扶贫探析——以贵州省为例[几农业经济,2017(07):48・50.]从市场角度分析农产品电商打破市场限制、 提升农村贫困主体市场参与能力、降低市场交易成本三路径实现扶贫脫贫,甚至 也有部分学者尝试用定量分析方法直接验证了农产品电商发展中所存在的增收 效应。
由此,本文做出假设H6:农产品电商平台对扶贫效率有直接正向影响
笔者在前人理论分析的基础上,再结合实地调研中详细了解的情况加以概括 归纳,将基础设施、外部环境、生态农产品、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以及扶贫效率 五大因素作为模型路径假设潜在变量最终绘制成本文假设的因果模型图,参考图 4. Io

4.1.3结构方程模型设定
结构方程模型的基本原理在于假定潜变量(隐变量)间的因果路径后,每个 隐变量分别用一组可测变量(显变量)来表示,通过验证可测变量间的协方差,从 而可以估计出线性回归方程间的系数,再在统计上检验所假设模型与实际研究目 标是否契合,如果模型适配度指标都达到标准,则说明假设模型中的路径假设是 合理的。而结构方程模型是由测量方程和结构方程两部分组成的,在一般的方程 模型中我们可以用三个矩阵方程式表示,如下所示
测量方程:x = Ax +6 (1)
y = Ayn + £ ⑵
结构方程:n= Bn + r (3)
其中测量方程反映的是潜在变量(隐变量)与可测变量(显变量)之间的关 系,在上式中(1)式代表外生潜变量方程,(2)式代表内生潜变量方程。x表 示外生显变量,是由m个外生指标组合形成的m*l矩阵,y表示内生显变量,是
由n个内生指标组合形成的n*l矩阵;g代表外生隐变量,H代表内生隐变量; 人乂反映x与g之间的回归系数,也叫m*p因子负荷矩阵,而Ay反映y与%之 间的n*q因子负荷矩阵;8和£分别代表x和y的m*l、n*l测量误差矩阵。
对于结构方程中的结构方程反映的是潜变量之间的关系,(3)式中矩阵B表 示内生潜变量之间的q*q效应系数矩阵,「则表示外生潜变量与内生潜变量之间 的q*p效应关系矩阵,匚表示结构方程q*l误差项矩阵。
本文中根据模型路径假设及量表设计,以上式子中的m、n、p、q取值分别 为 6、 10、 2、 3o
4.2问卷调查简介
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协调水平大小并不单纯体现在具体的量的 变化上,更需要相关研究主体本身对调查内容所应有的理性认知加以体现。所以, 本文指标评价所遵循的是客观与理性认知评价相统一的原则,使用传统的调查问 卷等方式获取量化数据I。
4.2.1问卷设计
可测变量是用来衡量潜在变量的指标,可以直接反映潜在变量。所以本文针 对5个潜变量的可测量变量进行设计,并依据最终决定的可测变量进行问卷设 计。在本文中采用Likert5量级度量方法,例如,对可测变量农产品生长条件的 问题设计:您认为农村电商发展对能力提升影响的程度?调查对象对此从1-5打 分,“1分代表非常低,5分代表非常高”。为充分考虑问卷反映的综合性、可 靠性,问卷设计好之后笔者请相关领域专家教授对调研问卷进行审阅并提出修改 意见,在此基础上进行了项目增减。同时,为保证问卷样本数据的的信度和效度, 笔者在前期在贵州省个别贫困县做了问卷前测,根据调研反馈的结果再次对问卷 做出相应调整,从而将调查问卷内容最终确定下来,参考下表4.1。
反映潜变量外部环境的可测变量用当地的发展环境、当地政府、第三方组织 等的支持力度、从事农产品电商的人才状况三个因子,笔者将其概括为农村经济 环境、政策环境、人口结构。
反映潜在变量基础设施的可测变量用农村网络基础设施的方便程度、乡村道 路建设、物流通畅程度、农村最后一公里状况三个因子,笔者将其概括为网络设 备、乡村道路、信息资源。
反映潜变量生态农产品的可测变量用生态农产品生产管理的标准化程度、生
1张晓丽.农村电子商务评价指标体系构建研究[J].农业经济,2016(3):123-125. 态农产品附加值增益大小、生态农产品质量,口碑状况三个因子,笔者将其概括 为生产集约度、产业化程度、品牌效应。
反映潜变量农产品电商平台的可测变量用电商交易平台的信誉状况、电商平 台资金运转,债务负担、电商平台提供市场信息状况三个因子,笔者将其概括为 信用体系、资金流、信息流。
反映潜变量扶贫效率的可测变量借鉴周莉莉、苗银家等研究中所提出的农民 直接分享的农村电商发展成果、在电商参与中收入增加、在农村电商发展对能力 提升、在农村电商发展中生产生活成本的削减程度四个因子,笔者将其概括为溢 出效应、增收效应、能力提升、节省开支。
4.2.2调查过程
此次调查研究时间为2018年6月初-2018年9月初,主要环节为设计调查 问卷表、实地走访并收集问卷、统计和分析调查表。考虑到样本收集的针对性和 代表性,同时考虑到调研时间的有限性,笔者首先通过浏览网络信息了解现代高 效农业示范园区建设分布以及贵州电商进农村示范县的分布情况,最终选择贵阳 市、毕节市、安顺市以及黔东南地区四大区域,将清镇市、修文县(区)、织金 县、大方县、黔西县、紫云县、岑巩县、麻江县、三穗县作为最终调研目标地点, 其中各个县(区)共取调查问卷30份。在调研过程中,被调研对象主要是当地 与农产品电商有联系的农业经营主体、当地农业龙头企业、农业合作社等相关利 益主体。
4.2.3调查问卷回收结果
本文实地调研时间跨度将近3个月。总共发放调研问卷270份,回收问卷 257份,在问卷数据管理中发现其中22份问卷缺乏真实度,故将其从问卷数据 文件中剔除,最后实收有效问卷235份,实际问卷样本回收率达91.4%o在全部 调查群体中男性、女性占比为51.3: 48.7,年龄主要集中在岁到36-54岁,占 全部的64. 7%o受教育程度集中在初中、小学文化,两者占比高达73.5%,只有 5. 4%为大专或本科学历,且多为合作社等第三方组织或企业有关责任主体。符合 农村人口结构现实。
4.3实证研究部分
4.3.1样本数据的科学性检验
1.数据的信度检验
为测试问卷调查的可靠性及有效性,需进行内部一致性检验,也即同质性 检验,其检验方式通常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删减评测变量后观察内部一致性Q系 数的前后变化,若删减后的系数变小,且仍大于等于0. 80,说明量表同质性高, 具有较高的信度。另一种是通过判断潜变量内部一致性Q系数与总量表内部一致 性Q系数。本文采用一般系数Q系数(即Cronbach,s Alpha),根据Devellis (1991) |的观点,判断问卷可信度要结合分量表(即潜变量)与总量表Q系数 值,分量表的a系数最好大于0. 70, 0. 65至0. 70尚可接受,而总量表的a系数 最好要大于0. 80, 0. 70-0. 80尚可接受。总体上来说,Q系数越大,问卷信度越 高。本文基于问卷所得数据用SPSS21.0软件进行a系数可靠性分析,最终得到 汇总结果如下,参考表4. 2o
从表4. 2可以看出,外部环境的信度为0. 827,基础设施的信度为0. 777, 生态农产品的信度为0.772,农产品电商平台的信度为0. 804,扶贫效度的信度 为0.811,6个变量的信度值均在0. 70以上,而总量表a系数为0. 846,大于0. 80, 且大于所有潜变量Q系数值,因此我们可以认为问卷的信度是比较好的,本文初 始假设路径适用于此研究分析。
2.数据的效度检验
首先通过KM0样本充分性测度和巴特莱特球体检验,看数据是否可以进行因 子分析。依据Kaiser[ Kaiser,H.F.(1974).Little Jiffy,Mark IV.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34,111-1 17.] (1974)的观点,KM0在0.90以上,表示量表极适合进行 因素分析;若KM0在0. 8-0. 9之间,表示适合进行因素分析;若KM0在0. 7-0. 8 之间,表示尚可进行因素分析;若KM0在0. 6-0. 7之间,表示勉强可进行因素分 析;若KM0在0. 5-0. 6之间,表示不适合进行因素分析;若KM0在0. 5以下,表 示非常不适合进行因素分析。另外,Bartlett's Test of Sphericity的统计值 显著性概率小于等于显著性水平时,可以做因子分析。
本文问卷是在参考了相关文献的问卷量表的基础上设计的,因此问卷具有较 高程度的内容效度,所以本文将重点放在结构效度的分析上,采用的方法是因子 分析法。即对所得数据分别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以初步确定其构建结构。
从表4. 3可以看出,通过对16个项目的相关矩阵的Bartlett球形检验
(Bartlett? s Test of Sphericity),得到 Bartlett x 2=1688. 019, p<0. 001, 说明问卷的16个项目之间存在共同因素,有必要对此相关矩阵进行因素分析; 同时,计算取样适当性度量值KMO (Kaiser-Meyer-Olkin),结果KM0二0. 768,大 于通行的0.5标准,当KM0值越大时,表示变量间的共同因素越多,这就说明样 本的充足度很好,适合于进行因素分析。
本文采用常用的主成分分析法,以特征根大于1为标准来截取因素。对5 个项目进行因子抽取后,最终提取5个因素,从表4. 4看出5个因素累积解释总 变异的70.786%,远大于50%的可靠解释界限,可以较好解释大部分的方差。因 素分析结果也是可以接受。因此进一步说明,本文的共同因素分析是比较可靠的。
从表4. 5可以看出,旋转后的成分矩阵中第一个因素的中KI、K2、K3、K4 具有较重要的影响力,同时都是扶贫效率维度;第二个因素的中XI、X2、X3具 有较重要的影响力,同时都是外部环境维度;第三个因素的中Yl、Y2、Y3具有 较重要的影响力,同时都是基础环境维度;第四个因素的中LI、L2、L3具有较 重要的影响力,同时都是农产品电商平台维度;第五个因素的中Zl、Z2、Z3具 有较重要的影响力,同时都是生态农产品维度。根据Tabachnick与Fidell(2007) 的建议,当因素负荷量大于0.71,此时因素负荷量的状况甚为理想;当因素负 荷量大于0.63时,此时因素负荷量的状况为理想;当因素负荷量大于0. 55时, 此时因素负荷量的状况为比较好;若是因素负荷量小于0.32,此时因素负荷量 的状况为不理想。在本文的五个因素中,因子载荷均在0.55以上,说明因素符 合量较好。
综上所述,此次问卷具有较好的构建效度。
4.3.2模型的拟合评价
本文首先基于Amos22. 0软件平台对假设路径进行样本拟合,根据学者Hair1 等人建议,在考察模型拟合优度指标是否达到适配标准之前,应先审核模型参数 是够存在违规估计现象,结果发现拟合路径结果中没有负的误差方差存在,且达 到显著水平,标准化参数均小于1,可以进行模型拟合优度检验。一般而言,卡 方自由度比值小于3时,表示模型的适配度较佳(Carmines&Mclver, 1981) 2O Steiger (1989)认为RMSEA值小于0. 05时,表示模型有良好的适配度,吴明隆 (2013)建议GFI、AGFI、NFI、TLI、CFI、IFI大于0. 9表示模型适配度较好。 然而从拟合结果中发现(参考表4.6),初始模型X2/df的值3.087, RMSEA的 值为 0. 094, GFI 的值为 0. 878, AGFI 的值为 0. 836, NFI 的值为 0. 820, CFI 的 值为0. 869, IFI的值为0. 871, TLI的值为0. 845, PNFI的值为0. 697, PCFI的值 为0. 739o可以看出,所有拟合优度指数均没有达到标准。笔者进一步检查路径 系数估计值,通过判断P值发现路径分析中基础设施对农产品电商平台并无明显 的直接正向影响关系,经检查发现假设H4得不到数据支持。从理论上讲,基础 设施对农产品电商的发展不具有显著直接影响效应,我们可以从宏观的角度来理 解这个问题,在农村电商发展中基础设施主要包括网络基础设施及交通基础设施 3,这与当地政府及电信企业的投入有很大关系,是一种外部效应。而农产品电 商平台是农产品电商发展的内部反映,如阿里系农村淘宝“千县万村”计划,京 东提出的“3F”战略,云集推出“百县千品”项目。
5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构建
在农村,农产品电商精准扶贫要取得突破性发展,必须依赖农产品上行。而 实证结论证明,生态农产品对农产品电商具有显著可信赖的天然耦合路径关系, 进而助力于贵州贫困地区脱贫扶贫目标的实现。经过实地调研,结合实证探讨发 现,生态农产品和电商精准扶贫间的松散耦合是个动态演化的整体行为,也是一 种多层次、多主体的耦合行为,要继续将这种精准扶贫方式在广大贫困地区扩散 开来,需要建立好,运行好以下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以保证生 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影响因子间协调有序发展。
5.1耦合动力机制构建
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动力机制构建是一项系统、复杂工程,根 本要义在于以农产品电商为精准扶贫手段,助力贫困主体精准有效解决贫困面 貌,增加贫困主体获得感。其涉及耦合主体、耦合环境、耦合资源、耦合载体等 多种要素。在各种内外力有效合成下,以切实保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在 耦合发展过程中有充足动力推动其朝向良好态势发展。
5.1.1培育农村贫困耦合主体电商发展意识
在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系统耦合内部很容易出现内源动力缺失问题, 也即贫困农户为主的耦合主体电商运营能力不足,难以发挥出电商精准扶贫的应 有之意。此窘境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农村居民作为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 耦合推动的重要耦合主体,虽然农产品电商进入门槛不高,但贵州省农村居民整 体文化素质还普遍低下,特别是贵州贫困落后地区更是如此。耦合内源动力主要 涉及耦合主体电商发展的意识层面,很难通过任何强制措施进行干预。从长远来 讲,要培育系统耦合主体电商发展意识,应看到小农户要顺利对接上整个生态农 产品消费大市场还有许多功课要做。
首先,应改善当地农村人才结构,就地培养出更多具有新思维、新理念、新 技术的新型职业农民。要充分认识到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迫切性,加快教育培训 制度的探索与构建,紧抓支持政策的制定与落实。其次,耦合主体的电商发展意 识从本质上关乎到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的可行性与持续性。要建 成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互动机制,进一步培育和发展农业产业化联合体,鼓励 建立农业产业协会和产业联盟,从而有效提高农村贫困耦合主体的电商发展意 识。
5.1.2提升生态农产品耦合资源质量
与培育耦合主体电商发展意识这一内源动力类似,提升生态农产品耦合资源 质量这一驱动力也取决于耦合系统内部,其关键在于生态农产品能否标准化、规 模化生产,从而进一步提升生态农产品品牌效应,形成整个系统健康耦合的驱动 力。农产品电商精准扶贫作为新型扶贫模式,需要通过与生态农业这一产业高度 融合才能显现其精准扶贫的高效能。在农村经济中,生态农业与农产品电商具有 联动效应,生态农业的高效发展成为农产品电商产业化发展的重要保障。现阶段, 农产品电商精准扶贫能否提升贫困农民的获得感,重点也就在于生态农产品这一 耦合资源的质量提升。
在标准化生产层面,要加快建设并优化市、县、乡三级农产品质量安全检验 检测体系,扩宽“三品一标”认证产品范围,切实保障农产品生产标准。产品流 通销售层面,可以委托当地相关企业整合产品资源,雇佣专业人才团队对农产品 进行统一整理、包装及推广,从而更好的形成品牌效应,提升产品的商品化程度 和品牌知名度。
在产业链延伸层面,要更加突出生态农产品所具有的前后向关联特性。生态 农产品初级产品难以适应跨地区的远距离交易,对生态农产品进行精加工才能够 更好发挥产业链规模效应。本产业进行深加工也将催生农产品电商产业链条的延 伸,拓宽两子系统耦合路径,进而促进农产品电商产业链条的不断细化和深化, 从而在此过程中能够吸纳更多的农村劳动人口,增加农村就业机会。
5.1.3优化基础设施耦合载体
从实证结果来看,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对生态农产品发展直接影响效应最大。 良好的基础设施有利于生态农产品集中化、产业化、规模化生产。生态农产品不 同于日常工业用品,其对保鲜、运输的要求比较高。产区离服务点太远将造成运 输上的不便,比如时间过长将增加农村末端物流运输成本甚至影响运输产品质 量,两方面影响都将导致农户难以分享耦合红利。而基础设施对农产品电商的发 展不具有显著直接影响效应,但其间接影响效应较高,完备高效的基础设施是农 产品电商高速发展的先行条件。从贵州省情来看,优化基础设施耦合载体成为生 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顺利耦合的关键环节,将形成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 贫耦合发展的重要推力。
首先,要建立健全乡村道路基础设施。贵州贫困山区覆盖面广,而贫困居民 分布较散,交通基础设施成为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的绊脚石。要 完善乡村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机制,必须改变现有基础建设“自上而下”供给模式, 加强政企合力,共同合作,形成农村基础设施多元化供给主体,加强各主体在耦 合过程中的利益联结效益。
其次,贫困山区网络信息基础设施亟待优化。贵州贫困地区信息基础设施薄 弱,信息通信网络建设水平存在区域间不平衡问题。政府、电信企业等相关主体 应通力合作,加大整合资源力度,优化贫困农村地区信息网络布局,提升联网质 量,构建信息和网络资源共享机制,降低耦合相关主体间的信息鸿沟。
5.1.4营造耦合发展良好外部环境
贵州农产品电商扶贫仍处于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发展模式,生态农产 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所须具备的外部环境还有待完善。从实地调研发现, 相关政府部门对电商运营能力的缺乏造成电商扶贫事业的顶层设计与实际运作 机制相脱轨。部分政府主体对电商精准扶贫的深刻内涵还不全面,在电商精准扶 贫指导工作中没有发挥出指导监督作用。所以,要推进系统耦合发展,要做到政 府不盲目,制度要兜底,达成政府治理目标与手段的统一。
在系统耦合发展过程中,政府要出台落实更具操作性的配套政策。从具体实 施来看,首先,要确保政府与第三方组织、企业间的互动关系要协调好,这样将 提升电商精准扶贫的资源利用效率,加强农村贫困主体的参与积极性,推进贫困 对象真脱贫、脱真贫。在电商精准扶贫政策方面,扶贫对象认定不能仅限于建档 立卡贫因人口,也应包括耦合扶贫参与中的困难企业,企业与农户是共赢关系的 互动主体。其次,在电商精准扶贫项目中,政府与贫困耦合主体间的互动关系既 有一定的可能性,又有一定的必要性-农产品电商的发展将拉近农产品生产与 广大消费者需求的距离,贫困耦合主体在能够保证自主性参与的条件下,其生产 积极性将空前提升。而当地政府应积极优化通信、物流基础设施,并建立好电商 培训体系,为农户更好利用农产品电商积极赋能,也即形成一种农户赋能、政府 背书的信任与被信任关系,这种多元主体间的互动机制将进一步促进扶贫目标的 实现。2
5.2耦合运行机制构建
5.2.1创新以市场为依托的资源高效利用模式
政府包揽式耦合发展缺乏成熟的市场化运作机制,难以真正形成以市场为依 托的资源高效利用模式。许多贫困地区引入农产品电商“徒有其表”,市场化的
1宋齐农村扶贫中政府与农民的合作关系研究[D].兰州:兰州大学,2016.
2冷飞翔.多元治理视角下电商扶贫微观体系及作用机制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17. 耦合运作机制难以完善,相关电商服务网点耦合主体仍主要依赖政府政策和“股 东输血”方式“苟延残喘” O
要充分发挥市场在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中的决定性作用。围 绕目标市场需求,进一步加强市场研究,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组织力量对具有本 地特色的生态农产品市场特点、市场评价进行全方位剖析判,根据市场反馈针对 性改进,选准优势产品进行高效种植。利用市场经济手段,依靠贫困地区生产经 营主体,提高市场竞争力和产销衔接能力,有效联结农户和基地,规避市场风险, 促进产业持续发展和农民增收致富,在市场化的耦合发展基础上取得新突破。
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主要是要解决农村贫困地区市场参与 问题,将生态农产品市场的导向作用通过以互联网为依托的农产品电商平台发挥 出来,其核心也就是实现农村居民提升劳动能力、增加收入。农村地区受地理等 环境限制,生态农产品销售渠道有限、销售范围偏窄,容易出现生态农产品供给 与需求错配的矛盾。而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发展的产物,其具有跨地域交易属性, 要发挥好农村电子商务平台的作用,拓展生态农业产业市场容量,带动当地传统 企业主动实现“互联网+”战略布局,加快企业电商转型发展。随着交易范围的 扩大,生产商(农户)、分销商、零售商直接与消费者对接,也即实现市场扩容, 减少流通环节,从而降低交易成本,提高市场价格定价权,促进农村生态农产品 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健康发展。
5.2.2加强多方位协同合作运行机制
5. 2. 2. 1发展以公益性为根本定位的耦合引导主体
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其涉及到农产品生产产 业链、农产品流通供应链及农产品消费价值链,全链条必须紧密协作、形成合力。 要发展以公益性为根本定位的耦合引导主体,充分发挥其资源、渠道及服务优势, 致力于挖掘偏远贫困地区优质生态农产品,合力塑造生态农产品品牌效应,突出 精准导向,促成各地区生态农产品产销对接,提升内生发展动力,助推贫困山区 生态农业结构转型升级,为贫困山区精准扶贫做出持久贡献。
要发展系统耦合引导主体,一是要实施名优生态农产品品牌塑造工程。并非 所有的地区都适合种植生鲜蔬菜或水果,也并非所有地区种的果树都必须是火龙 果。要确保各个贫困县都具有当地特色的绿色健康生态农产品作为品牌塑造、宣 传对象,引导贫困主体淘汰低附加值农产品,积极种植名优生态农产品,建成适 合耦合发展的生态农产品耦合产业经济带。二是实施农产品电商扶贫赋能战略。 电商企业始终要把电商业务与扶贫事业结合起来,有必要成立以国有完全控制的 综合性电商服务企业,做好服务群众、服务企业、服务中心、服务决策“四个服 务”,从而积极参与到整个扶贫事业中去。要积极创新电商扶贫新模式,在经济、 技术各方面鼓励贫困地区有网点开设带头人。联结龙头电商企业、电商人才、相 关协会组织、农村金融机构开展贫困主体网店一对一对接服务。建立高效帮扶机 制,带动贫困主体参与系统耦合的全过程,充分发挥农产品电商助力精准扶贫的 独特优势,从而提高经营效率,增加经济效益。三是建立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 扶贫耦合联动考核机制。不能为了盲目地发展电商而发展电商,而忽视了与扶贫 的联系。既要保证生态农产品电商的发展,又要看到农产品电商为农户带来的扶 贫效益。
5. 2. 2. 2推动耦合系统与旅游等产业一体化发展
单一系统主体驱动的协同合作机制难以系统解决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 贫系统耦合发展中协调合作问题。也就是说,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 展中系统多方位推进更利于耦合协同发展。目前,贵州省电商扶贫模式还较为单 一,要紧抓“电商+产业+扶贫”发展模式这个长效机制,不断提高农产品电商扶 贫的精准度和实效性。
首先,作为服务农村实体经济的新形式,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 展正以前所未有的变革速度重塑产业链格局,推动农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践。 要实现电商、物流产业园区,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与休闲观光旅游产业逐步一 体化发展,共同推动生态农业、旅游业与电商产业一体化发展,从而真正形成“耦 合面”,即形成企业集群与产业集群的高层级耦合形态,将生态农产品上行中供 应链、产业链、价值链全面打通。在此基础上,耦合系统产业链间的糅合、延伸 为农村经济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助力于农村精准扶贫目标的完成。
其次,农产品电商产业与生态农业、旅游产业多产业融合发展要以促进农产 品电商产业溢出效应增强为准绳-具体表现为资金融通等系列配套服务的补充 和完善,电商产业资金融通体系的建立和完善将进一步吸引企业积极布局,最终 这种溢出效应应表现为将扶贫资金向真正有需求、能用“活”的贫困对象精准引 流。农产品电商的发展进程中要进一步促进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善,同时再带动大 批农产品加工、包装、网站维持、设备维修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进而提升 农村剩余劳动的吸纳能力。
1王亚男.电子商务与县域特色产业创新联动机制研究[D].石家庄:河北经贸大学,2018.
5.3耦合激励机制构建
5.3.1促进耦合过程信息共享与反馈
农村所存在的农民整体素质偏低、农业生产信息闭塞等条件,长期造成贫困 耦合主体信息不对称现象,制约着农业主体生产的积极性,传统输血式或造血式 减贫难以让扶贫对象积极参与到农产品市场中来从而容易导致农村经济陷入 低水平发展陷阱。而农产品电商本身具有良好的信息反馈机制,使生态农产品的 “柠檬市场”特性转向近市场化。一方面,在生态农业产业化发展中,要积极实 现产业间信息共享,缩短生态农产品价格与生态特性被确认周期,$从而加快生 态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的建立,引导更多的贫困对象转变为生态农产品市场的参 与主体。另一方面,农产品电商平台通过集中收集、分析消费者需求反馈信息, 如发挥好贵州大数据产业的先天优势,合理运用社交网络。为适应消费者日益多 样化个性需求,促进农业生产方式向市场需求推动式转变,从而增加消费者黏性。 通过信息共享,引导农村金融机构资金向耦合系统精准引流,奠定生态农产品与 电商精准扶贫可持续耦合发展的机制基础,同时也要形成一整套耦合系统干预、 反馈、调整的循环管理机制框架,确保各子系统间能够顺畅实现物流、价值流和 信息流等的相互交换作用,以提高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的质量和 运行效率。
5.3.2完善耦合主体利益联结机制
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既不能单纯为发展当地生态农业而盲 目耦合,也不是单纯为迎合当地农产品电商下沉农村而耦合,其最终目的还须确 保扶贫实效。所以,既要注重生态农产品上行,发展农产品电商,又要把促进贫 困耦合主体扶贫成效作为考核系统耦合成果的标尺。
现阶段,贵州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发展想象空间巨大,由于政府 包揽式电商精准扶贫模式中,各地区片面追求“高大上”的电商发展,容易造成 耦合主体中的相关企业主体与贫困农户主体在价格谈判地位中差异悬殊,贫困耦 合主体缺乏市场价格定价权,在耦合发展中利益出现倾斜,贫困耦合主体处于被 动跟随地位。
政府应当充当好耦合控制主体的身份,为各类市场主体公平、自由的参与市 场提供配套服务,获取相应回报,让市场机制在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资源 1周海琴•农村电商助力农民反贫困的机理与效果研究[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2012.
2李文东,杨立冈鲁明中•生态农产品生产激励机制的经济分析[J].生态经 济,2005(10):175-178.
整合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一方面,要建立权益保护制度,明确企业、合作社、农 户等耦合主体在产业链、利益链中的份额,帮助贫困群众稳定获得订单生产、劳 动务工、政策红利等多渠道收益。引导企业充分发挥信息优势和市场优势,杜绝 操纵价格、损害贫困耦合主体切实利益现象。引导农户主体树立市场参与及契约 精神,增强规划参与权与耦合收益分配的谈判能力,更大程度上增强获得感。另 一方面,要拓宽完善的利益联结机制视野,利益联结机制不拘泥于耦合参与利益 主体间单纯的“分蛋糕”问题,要把提升贫困耦合主体参与耦合全过程积极性放 在完善耦合主体利益联结机制的突出地位,如提升贫困耦合主体的组织化程度, 引导其分层发展,分类发展,强者带动弱者,更好提升贫困耦合主体的耦合参与 能力。
6结论与展望
6.1主要结论
本文的主要结论有:
第一、本文运用SPSS21. 0统计软件对调研数据进行信度与效度检验。首先, 外部环境、基础环境、生态农产品、农产品电商平台、扶贫效度变量的信度值均 在0.70以上,而总量表Q系数为0. 846,明显大于各个潜变量Q系数值,证明 问卷的信度是比较好的。其次,通过对16个项目的相关矩阵的Bartlett球形检 验,并计算取样适当性度量值KM0得知可以进行因素分析后,采用常用的主成分 分析法说明了此次问卷具有较好的构建效度。综合判断,研究样本数据科学,测 量方程路径分析中,各潜变量能被相应可测变量解释,故而证明本文中所设计的 量表是有效的。
第二、本文运用AM0S22. 0软件建立结构方程模型并对初始假设路径进行拟 合发现假设路径H4 (基础设施对农产品电商平台具有直接正向影响)没有获得 显著性支持,而其他假设外部环境对生态农产品有直接正向影响(H1)、外部环 境对农产品电商平台有直接正向影响(H2)、基础设施对生态农产品有直接正向 影响(H3)、生态农产品对农产品电商平台有直接正向影响(H5)、农产品电商 平台对扶贫效率有直接正向影响(H6)均得到支撑。通过拟合修正后的结构方程 模型路径效应分析,可以得到:
1) 农产品电商要取得突破性的发展,电商扶贫要实现精准化,关键还在于 注重生态农产品上行。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具有耦合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2) 贵州农产品电商仍处于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发展模式,贵州省还 有待营造更好的农村电商发展环境、改善当地人才结构、培养相关主体电商意识, 从而取得更好的农村经济收入,增进贫困地区发展水平;
3) 参与的相关主体存在信息不对称,特别是对于长期从事农产品生产的贫 困户来说,政府包揽式电商扶贫并不能激发大部分贫困农业主体的社会参与度, 甚至发生电商扶贫利益倾斜,电商扶贫扶而不准,要拓宽电商精准扶贫的想象空 间仍然巨大;
4) 贵州省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持续加强促进农村网络覆盖率显著提高,农 村物流体系进一步强化,从而促进农村生产力的发展。但基础设施在农村存在发 展不平衡倾向,贫困山区基础设施普遍落后于经济基础占优的农村,这种不平衡 发展将影响农产品电商参与积极性。
第三、生态农产品和电商精准扶贫间的耦合是个动态演化的整体行为,也是 一种多层次、多主体的耦合行为,要继续将这种扶贫效应在广大贫困地区扩散开 来,需要建立好、运行好以动力机制、运行机制、激励机制相统一的生态农产品 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以进一步加大生态农产品上行力度,切实提升农村贫 困地区精准扶贫效能。
6.2研究不足与展望
6.2.1研究不足
第一、本文系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机制,在实证分析中 虽然涉及到层级因素间互动关系检验,但在可操作性上,由于农产品电商作为新 兴业态出现,还没有连续真实、完整衡量农产品电商发展指标的统计数据出现, 所以对电商精准扶贫的指标测量甚至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程度与耦 合协调度测量无法具体实施。
第二、本文主要针对贵州省生态农产品与农村农产品电商发展展开调研,因 时间、研究重点的把握需要,虽然深入贵州省多个地区的乡镇,但主要还是在有 现代高效农业产业园支撑的农村地区,对于更需要政策帮扶的极贫乡镇,可能电 商发展更加落后,希望以后可以深入这些地区开展更深入的研究。
6.2.2研究展望
本文经历实地调研、思索和撰写等阶段,笔者对农村农产品电商助力精准扶 贫有了更深入的认识。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机制的建立对指导生态农 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更进一步取得良性耦合发展具有深刻意义。但从目前研究实 际来看,关于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耦合的研究还不够,再者大多数研究还 停留在单方面定性分析农产品电商阶段,容易将生态农产品发展与农产品电商发 展关系相割裂,不利于促进两者健康发展。因此,笔者认为非常有必要在此研究 课题上继续进行研究,以便探索出更利于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准扶贫的耦合路 径,同时对精准扶贫的实施更具有指导意义。通过本论文研究,笔者认为以后还 可以从研究方法层面继续深入研究:从研究方法上,要想让生态农产品与电商精 准扶贫耦合发展取得关键性的突破,需要建立更加精确的耦合测度量化体系,集 中于电商精准扶贫的测度,更加精确反映出日后工作的重心,才能突出脫贫作用 机理,从而构建出更加系统完善的耦合机制。只有这样才能调动农村各反面因素, 推动两者融合发展,为农村贫困地区赋能。
参考文献
[1](印)阿马蒂亚森著,王宇,王玉文译.贫困与饥荒[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1.
[2]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组织.《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人类发展与扶 贫,1997》——总论[J].科技导报,1998(9) : 59-61.
[3]弗朗西斯斯图尔特,保罗斯特里登.发展的新战略:贫困、收入分配与增长 [J]•牛津经济学论文,1976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