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从业者工伤保险制度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5-04 17:42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经济论文
伴随“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崛起带动了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以“网约车”为 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渐入人们视野。共享经济为大众提供生活便利,增加了更多的就 业岗位。互联网平台
摘要
伴随“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崛起带动了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以“网约车”为 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渐入人们视野。共享经济为大众提供生活便利,增加了更多的就 业岗位。互联网平台下的灵活用工使劳动者拥有更多灵活工作时间和自由工作状态, 不再拘束于固定工作地点,同时兼有更多就业选择,不再拘泥于传统劳动关系。然而, 由于其在工作过程中面临诸多职业风险,共享经济从业者因工作原因遭受人身伤害 的案件不断增多与赔偿和救济制度缺乏的矛盾愈演愈烈,但现行工伤保险制度却无 法对他们的作出有效的应对与保护。虽然有人提出可以用商业保险解一时之困,但工 伤保险制度的非营利性、社会性、保险性等都是商业保险不能替代的。因此,如何让 工伤保险覆盖共享经济从业者,是新业态对工伤保险制度的挑战。
一方面,传统工伤保险制度仍将劳动关系认定前提一以贯之,导致多数从业者 因无法与雇主之间形成“劳动关系”而无法进入工伤认定程序。即使认定了劳动关系, 也因共享经济从业者的灵活的工作时间与工作地点无法适应现行工伤认定要素中的 “时间”与“空间,,要素,导致认定难度的极大增加。另一方面,极大的工作自由与弹性 选择形成的多重雇佣关系加大了保险缴费难度,造成实际的工伤保险缴费主体缺失 以及待遇支付主体的空白。
基于工伤保险之“保障沖勺性质,应适当阻隔传统工伤保险与劳动关系之间的关 联,将共享经济从业者纳入工伤保险制度的保护范围之中。具体到制度构建上,共享 经济平台作为最大受益方应当承担缴费主体责任。费率设计可结合平台所处行业风 险大小以及各地区工伤保险基金收支等情况,实行“行业差别费率"和“浮动费率讶目结 合模式。在工伤认定方面,简化工伤申请提交材料,弱化工伤认定要素中的“时间要 素,,与"空间要素为从业者适当地降低工伤认定难度。对于工伤补偿主体的确定, 原本由用人单位支付的工伤补偿部分,现由工伤保险基金予以支付,并采用当地政府 最低工资标准作为补偿标准。在工伤补偿范围中,因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与一次性医疗 补助金的获取需以劳动关系解除为前提,但共享经济平台与从业者之间存在劳动关 系认定模糊甚至不存在劳动关系的可能,因此,此部分补偿不适用,对于工伤补偿中 按月支付的部分采用一次性补偿的方式。
(―)研究背景及意义
1.选题背景
伴随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互联网+”相继催生出一次又一次经济变革,在各 种新业态经济兴起之时,“共享经济”尤为引人注目。2017年国务院《“十三五” 促进就业规划》、《关于进一步做好促进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与国家发改委印发《关 于促进共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都强调将共享经济的发展放在首要位置,重点加 强对灵活就业和新型就业形态的支持,研究和完善新就业模式和社会保障制度,切实 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可见,我国政府为加强共享经济的发展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政 策法规为其奠定了基础。根据《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显示,2018年 我国提供共享经济相关服务的从业人员人数约为7500万人,比2017年增加500万 人。共享经济的快速发展催生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为劳动者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 与此同时,这些从业者的工伤问题也引发高度关注。以快递与外卖为代表的服务行业 相关从业者其交通事故率呈爆炸式增长,已达到高度敏感状态。2018年两会致党中 央提案《关于重视“双创”环境下新业态从业人员工伤保险缺失问题的提案》,提出 要尽快落实共享经济从业者的工伤保障问题。因此,为解决这一问题,人力资源与社 会保障部提出将适时启动再次修订《工伤保险条例》,将此类群体纳入工伤保险制度 之中。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共享经济这一个代表经济转型方向的新型 产业形态会得到完善的法律的保护,而这其中相关从业人员的工伤待遇保障也不应 该缺位。事实上,共享经济平台欲想持续发展,离不开相关从业人员权益的保护。将 共享经济从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适用范围不仅利于降低劳动风险,推动共享经济的 持续稳定的发展,而且可以降低整个市场的风险,符合工伤保险设立的初衷。
2.选题目的
共享经济作为新经济模式中的代表其拓宽了灵活就业市场,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 反观,共享经济下衍生的新型用工形式有别与传统用工,呈现出工作时间弹性化,劳
动契约模糊化以及职业场所虚拟化等特征,对劳动关系的认定增加了难度。而传统工 伤保险保险制度以劳动关系一以贯之,致使此部分群体在工伤保障上缺位,进而造成 整个灵活就业的市场保护的缺失。因此,国家提出从不同层面上对共享经济从业者权 益给予保护,对与从业者签订劳动合同的平台企业提供法律依据,同时及时落实相关 的就业扶持政策。国家在宽容地对待灵活就业市场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的同时,亟需 健全相关法律制度为从业者提供合法权益保护。但目前,由于国家对此类人群的劳动 保障缺乏法律层面的顶层设计,同时也未能消除从业者的后顾之忧,这不仅会带来逆 向选择与道德风险,长期而言还会制约共享经济的发展。鉴于此,如何弥补共享经济 从业者工伤保障缺失甚至空白局面,并在不损害其灵活性的同时,将共享经济从业者 纳入工伤保险制度是未来劳动与社会保障法未来的研究重点。
3.选题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1)理论意义
共享经济下从业者权益保护问题在国内外是各类学者与机构的关注焦点,但国 内目前关于共享经济下工伤保险的研究文献稀少,文献基础薄弱,对于共享经济下 从业者工伤保险制度还没有系统、完整的学术研究。国外对于平台下从业者权益保 护这一方面已经逐步开始重视并相对提出解决方案,但还多拘泥于设立中间主体, 从劳动法上给予保护。因此,为解决这一群体的工伤保障问题,首先应当先分析出 其阻碍原因,再结合工伤保险制度本身,为共享经济从业者工伤保障提供一些思 路。
(2)现实意义
共享经济下灵活就业群体的大量出现,冲击了传统的劳动与社会保障模式。这 一传统模式过于依赖劳动关系,其工伤保险只适用于工业化背景下的就业人群,极 大造成灵活就业群体工伤保障的缺失,使劳动法律规范保护体系严重滞后于弹性化 的劳动力市场环境,这与国家大力倡导发展灵活就业的市场的政策相悖。较于发达 国家,我国现阶段共享经济的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线下”劳动力的供给 相对充足且成本不高,而在当前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平台企业的价值获取更多的是 依靠主营业务来吸引大量消费者以及用户所取得的数据,其从中带来的广告和增值 服务,而这一功劳非共享经济从业者莫属。是故,提高共享经济从业者的保护水 平,对共享经济从业者工伤保险制度进行构建,于从业者而言,内心更有安全感和 归属感。于平台企业而言,不仅可以保障其得到稳定的劳动力供给,更有利于分散 共享经济平台的工伤风险,对共享经济的良性发展具有强大的推动作用。
(二)国内外研究综述
1.国内研究现状综述
“共享经济”概念最早出现于1978年,随着互联网在二十世纪末期的的高速发 展和广泛普及,以及国外共享经济商业模式的发展,快速带动了国内共享经济的发 展。国内学者和商业机构对共享经济的相关研究不断增多,并于2012年迎来井喷式 增长。国内学者对“共享经济”的相关研究主体多集中于“闲置资源”和“互联网平 台” o凌超、张赞(2016)提出在共享经济中“互联网平台”是不可缺少的要素,体 现在商品、服务、数据或技能等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在不同个体间的共享,这种经济 模式的核心在于以网络数据技术为枢纽,将产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剥离,从而实现资 源的拥有者和需求者之间在使用权上的共享。而郑志来(2016)认为共享经济的核心 因素为“闲置资源”。他指出共享经济以网络等第三方平台为依托,通过将供给方闲 置资源使用权的暂时性转移,来实现生产要素的社会化,从而实现高存量闲置资源在 需求方的使用下体现价值,提高了使用效率,提升了其经济价值。从相关概念来看, “闲置资源''作为共享经济的特征之一并予以单列其已显示出其独立性,在使用权经 济中虽然未强调其行为对象一定是闲置资源,但让渡使用权的这一行为已经凸显出 暗藏在闲置资源中的价值。
共享经济相关概念界定o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各种新经济形式,除了“共享经济” 之外,“零工经济”、“按需经济”等其他各种经济也频繁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零 工经济” 一词于2009年首次在《The Gig Economy》一文中出现,主要是利用互联网 和移动技术快速匹配供需方,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领域。主要包括 群体工作(线上)和经应用程序接洽(线下)的两种工作形式。从宏观上看,按需经 济属于零工经济的一部分,它是指由科技公司创造、通过即时提供商品和服务满足消 费者需求的经济活动1。克林顿•希拉里曾在2005年竞选演讲中提出,“零工经济” 泛指“共享经济”,实质上两者大有不同,只是有所重叠,其主要区别在于共享经济 是共同享有,主张通过组织之间的异类资源或共同资源共享互补来实现共享价值,包 括涉及实体资产的服务或体验购买;而零工经济在于自由职业者提供的服务往往是 无形的,是有时限、由个人交付的服务,且多为获得需求信息后主动采用上门服务的 方式,零工是任何领域内的一种持续时间不确定工作,其大多劳动者在采用兼职的形 式。由于本文聚焦新经济模式下从业人员的工伤保障制度研究,研究范围限定于存在 用工争议的经济平台,其中有争议的经济平台的主要核心须以“人”的参与,并提供 不定时的劳务服务。共享经济对闲置资源的分享包括实物资源和无形资源两种,零工 经济是劳动者通过提供短暂的劳动与零散的服务而形成的一种零工模式。零工经济 可以看作是对劳动力的共享,是共享经济的一部分,而按需经济又是零工经济的一个 子集。具体而言,共享经济的外延更广,包括范围更大,所有利用互联网技术平台实 现资源高效利用,广泛分布的分散个人汇集的“平台+从业者”模式都属于共享经济 用工模式,无论全职或兼职工作者都可以统归于共享经济下的从业者。
关于共享经济对就业的影响。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新的就业形式,其中一方面, 不少研究者针对就业形式的特征提出新的讨论。张成刚(2016)主要从两个不同方面 对共享经济带来的“新型"就业形式进行论述,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从生产力角度来 看,当前以新科技革命和新产业变革为主要特征的工业革命正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兴 起,劳动力与劳动者作为生产力的基本核心要素,两者在相互作用之下而实现了虚拟 与实际生产模式相结合的新型就业方式。从生产关系角度而言,它是基于互联网的快 速创新发展、市场交易便利性、交易成本下降以及社会公共消费的转型而出现的去平 台化、去劳动关系化的新型就业模式。与此同时,企业管理者也在与时俱进,同样地 在用崭新视角去衡量不同价值之间的关系。这种新用工模式不要求劳动者与工作岗 位之间像传统产业模式下那样紧密结合。劳动者无需在固定的工作地点办公,拥有更
|喻晓马,卢卫著:《零工经济一一重塑商业模式世界正在进入零工经济模式》,经济管理出版社,2018年, 第88页.
加灵活的工作时间以及松散的工作组织,解决了劳动者“时间荒”的问题,实现了家 庭与工作之间的平衡2。这种以多重用工关系为表现的多元化工作模式越来越受到广 大青年的青睐,自由与兴趣成为他们选择工作时的重要考虑因素,或许这种非传统用 工形态于他们而言是一次新的“人性的解放”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互联网经济下 众多平台为劳动力市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并推动了灵活就业市场的发展。但这 种灵活用工模式造成了我国劳动市场僵化与灵活过度并存的局面,直接影响了整体 劳动关系的协调性。
关于共享经济对用工法律关系的影响。当前社会充斥着新经济形态是否对劳动 关系带来影响的讨论热潮。“网络劳工”这一概念最先由邱林川(2009)提出,他指 出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除了原有的劳动问题以外,也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为了解 决这些问题需要从劳动的本源出发来落实劳动者主体性问题。也有学者韩树杰(2015) 提出“轻雇佣”的概念,强调对人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在这种用人理念的影 响下,劳动者与消费者都呈现出新的特点与变化。劳动者不再具有强依附性,其工作 更加独立自主,消费者不再单纯通过消费享受服务,其实质已参与到交易与管理过程 之中。彭倩文和曹大友(2016)基于控制角度认为平台与网约车司机之间是劳务关系。 以常凯、王天玉(2016)为代表的学者认为劳动关系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经济对劳动法 的冲击而发生改变,更无从谈起“从属性”的改变,我们不应被现实中呈现出的从属 性外观所蒙蔽。如今灵活用工趋势发展势不可挡,应适当改变劳动关系认定标准,尽 管共享经济从业者拥有较大自主权,但依然应当根据实际用工关系被认定为劳动关 系化现实中,由于现行法律规制对新经济时代下劳动者保护的“空隙”甚至“滞后” 给予用人单位足够空间通过规避法律来剥削劳动者以此降低企业用工成本5,具体通 过“以民事关系掩盖雇佣关系”与“以非标准劳动关系掩盖标准劳动关系”两种方式
2唐鑛,李彦君,徐景旳:《共享经济企业用工管理与〈劳动合同法〉制度创新》,载《中国劳动》2016年第14 期,第42页.
3袁文全,徐新鹏:《共享经济视阈下隐蔽雇佣关系的法律规制》,载《政法论坛》2018年第1期,第122页. “张焰著:《劳动合同法适用法律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10页.
5见前引3.
来形成“隐蔽雇佣关系6”以此增大劳动者工作中的风险,使之处于更加弱势地位。
关于共享经济对从业者劳动保护及社会保障的影响。劳动关系作为劳动法领域 中最基础的概念,其存在的意义在于解决如何在法律适用的视角下合理规划劳动法 所保护的劳动关系的范围。互联网创造出的新就业形态,其工作岗位与雇佣形态复杂 多变,传统劳动关系理论与立法已经难以适应与解释共享经济时代下的新型用工方 式〈法律为了更好的倾斜保护共享经济下的从业者,同时不阻碍灵活用工形式的发 展,应当与时俱进。部分学者(李悦,班小辉,201力认为我国劳动法的适用必将面 临一个扩张的趋势,在通过国外对劳动者保护路径的选择以及论证之后,突破现行劳 动立法对“要么完全保护,要么完全不保护”的二元框架,主张将“平台+从业者” 这种新型灵活用工形式设置为中间类型主体纳入劳动法框架中给予倾斜保护。陆胤 (2016)则建议打破劳动关系的捆绑,将多种用工方式纳入的社会保险的统筹范围, 以灵活的社会保障体系作为基础,这样劳动者无论与平台建立怎样的用工方式都将 得到充分的保障。
关于共享经济从业人员的工伤保障方面研究。实践中,共享经济从业者在参加工 伤保险问题上受到诸多阻碍。首先工伤保险制度的参保须以劳动关系为前提,共享经 济下从业者在大多以灵活、弹性或自我雇佣的形式存在,难以与平台之间形成劳动关 系。根据“雇主缴费”原则,由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缴费主体,但由于共享经济从 业者大多没有法定意义上的用人单位,因此缺少缴费主体,若突破个人不缴费原则, 由从业者个人参保的方式将对现行工伤保险管理模式和经办方式而言无疑是一个巨 大的挑战;对于弹性、灵活化的工作时间与工作地点导致从业者遭受工伤难以调查取 证,加大了工伤认定难度[董保华:《“隐蔽雇佣关系”研究》,载《法商研究》,2011年第5期,第112页.] [秦国荣:《网络用工与劳动法的理论革新及实践应对》,载《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4 期,第57页.] [*张军:《新业态从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难点及对策建议》,载《中国医疗保险》2017年第6期,第58页.]。对于共享经济从业者通过何种途径享受工伤保障这一问 题,学界对此有三种不同的观点:其一,在基于平台风险角度考虑基础上,结合共享 经济下从业人员灵活就业特性将共享经济从业者直接纳入现行工伤保险制度。对于 存在劳动关系的固定员工按用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将不符合传统劳动关系特点的 从业者以共享经济平台为单位参加工伤保险。如果双方是合作关系,可以通过约定, 由平台或者自己购买意外伤害保险的方式来转嫁风险。其二,借鉴德国、英国等国家 的经验扩大工伤保险被保险人范围,并根据谁受益谁担责的角度来说由用人单位承 担工伤保险缴费义务,改变现行工伤认定标准和程序。其三,以王全兴(2018)为代 表学者建议建立灵活从业者的职业伤害保险,具体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再 委托商业保险公司经办。其认为共享经济从业者的灵活就业性质决定了其难以适用 正规就业者的参保机制,需要建立适合灵活就业者的参保缴费机制。此种观点为当前 主流观点,但笔者认为,工伤保险是集强制性、非营利性、便捷、预防和补偿功能为 一体的保险制度,是以营利性为目的的商业保险不可替代的。
2.国外研究现状综述
共享经济的概念研究。共享经济的来源可以追溯到朋友与家庭成员之间共享的 古老时期。早在1978年,共享经济的概念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教授Marcus Felson与伊利诺伊大学Joel Spence教授在其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出,后共享经济的概 念进一步被阐述得益于马丁 •威茨曼教授。伴随共享经济不断发展,各国学者结合自 身学科研究并利用不同专业术语来解释共享经济的概念。Tephany (2015)认为共享 经济是将利用率较低的闲置资源重新整合,并通过在线的方式使其所有权价值降低9。 而Belk (2014)则将消费者视为合作者(collaborators),强调共享经济是利用协调或 跟配资源的方式从而获取费用或补偿的一种经济模式1°。享有“共享经济鼻祖”之称 的Robin Chase认为共享经济可以简单归纳三个要素,即过剩产能、技术提升与支持 和公众广泛参与三者结合从而形成共享经济。哈佛大学教授Nancy Koehn对共享经济 的定义为这是一种经济参与者之间直接进行交易与服务体系。普华永道在《The Sharing Economy: Consumer Intelligence Series》报告中指出,认为共享经济对社会资 源具有重新配置的作用,其实质上是允许经济参与者将闲置资源通过转化为社会化
Tephany,A.The Business of Sharing: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and Making it in the New Sharing Economy. Palgrave Macmillan,Houndmills,Basingstoke,Hampshire, New York,2015.
D Belk R.You Are What You Can Access: Sharing and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Online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2014.
的服务方式获取收入。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Fraunhofer IAO)在报告 《Sharing Economy in Urban Environments^中提出,共享经济是通过技术或平台使个 人和公司的产品、服务和体验相互共享的经济模型I】。
关于共享经济下劳动关系认定的研究。大陆法系国家基本上是采用从属性认定 标准。德国依据“人身依赖性”为认定标准。德国学者W杜茨认为“劳动法是关于 劳动生活中处于从属地位者的雇佣关系的法律规则的总和% ”日本劳动关系认定则 以“使用从属性”为依据来判定劳动者的身份。英美法系国家主要利用“控制说”界 定劳动关系,重点强调雇主对雇员的“指挥命令特性”。英国法院在著名的Yewens v Noakes案的判决书中将“控制"一词解释为“雇员必须按照雇主下达的指令来完成工 作,其中涵盖工作方式与工作方法二随着共享经济模式的快速发展,用工形式逐渐 发生了变化,用工关系的认定成为当下难题。雇佣关系法律界定的范围也在不断扩 大。国际劳工组织报告(ILO )《雇佣关系范围》(The scope of the employment relationship ) 指出应明确法律适用的范围,理清雇佣关系的范围,缩小法律与现实之间的差距13。 Michael Blanding (2015)认为共享经济模式下企业更像是独立的专业人士集团,通 过同一个平台连接到客户,而非传统企业那样雇用劳动者% Reid Hoffman提出联盟 策略构建互联网时代雇主与员工之间的关系NicholasDebruyne (2015)在《Uber Drivers: A disputed Employment relationship in Light of the Sharing Econo my》一文中探 讨了优步司机是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的问题时,指出美国各州法院目前对此的认定 不一% MeganCarboni (2016)则提出需要引入一种新的用工关系,从而平衡共享经 济模式下的利益和需求V。
关于灵活就业人员工伤保障研究。现下美国劳动关系也在互联网浪潮中呈现出
^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城市环境中的共享经济》,《用户声誉:在共享经济中建立信任、保隐 私》,(2015) [2018-12-12]. https ://www. sohu. com/a/163223608_742314
I?[美]W杜茨著:《劳动法》张国文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02页.
13ILO. The Scope of the Employment Relationship, International Labor Conference 2003.
14Michael Blanding.Who is Boss in the Sharing Economy?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Aug. 17,2015.
15[美]里德•霍夫曼,本卡斯诺查,克里斯叶著:《联盟:互联网时代人才变革》(路蒙佳译),中信出版社,20 15年,第76页.
16Nicholas Debruyne.Uber Drivers.A Disputed Employment Relationship in Light of the Sharing Economy,2017. L Megan Carboni. A New Class of Worker for The Sharing Economy„2016.
新形态,美国劳工部前代理部长Seth D.Hanis就共享经济从业者的保障问题提出, 应在“雇员”与“独立合同工”之外建立“独立从业者=这样不仅可以避免“一刀切J 遏制灵活就业市场,同时此类劳动者在受到伤害时可以得到法律保障。从全球不同国 家与地区来看,关于如何解决灵活就业人员工伤保障这一问题时,绝大多数国家的解 决方式是通过雇员和雇主之间的民事侵权诉讼或设立该群体的工伤保险。Alex Grey
(2002)在对加拿大社会保障体系的研究中阐述到,如果灵活就业人员能够因为政府 减少对就业保险的控制从而获得更多的社会救助方式,那么将对就业率的提升,就业 环境的改善产生深远的影响叭美国的文森特R.约翰逊教授指出,美国的雇员如果遭 遇工伤损害,且因为这些职业或所患职业病不属于劳工补偿法规定的类型,则遭遇工 伤损害的雇员可以直接通过民事侵权诉讼起诉雇主19。美国学者贝纳德・L.威布、亚 瑟・L.福里特纳以及杰罗姆•特鲁品(2003)指出,美国劳工补偿法的出台对于保障 劳工权益具有重要意义,在该法律出台之前通过民事侵权诉讼来争取权益的劳工很 少有能最终获胜的,而且通过诉讼的方式来解决,他们还需要忍受复杂的诉讼程序和 昂贵的诉讼费用20。在如何选择工伤保险保障和民事侵权责任上,英国皮尔逊委员会 进行的一项统计显示,当遭受工伤事故或者职业病时,选择工伤保险还是民事侵权责 任,二者的成本相差较大,侵权法和社会保险法获得赔偿的成本比值大致在8.5:1, 该项调查的结果说明基于社会保险法的工伤保险这种方式无论对于用人单位还是雇 员都有好处,更有利于保护灵活就业人员。英国福利国家理论的建立者William Beveridge (1984)提出国家应当将社会保险作为一项推动国家和社会进步的重要措 施,社会保险如果完善且运转良好,既能对保障社会成员的生活起到重要作用,也将 能很好的降低贫困人口,实现国家脱贫目标21。
笔者通过对从2003年至今的文献统计,有关工伤保险论文共计9144篇,且从 2003年往后数量呈逐渐上升趋势,以此凸显出我国内学者对工伤保险制度研究的重 视。但是“繁荣”之下,仍呈现出诸多问题:首先,先进的建制理念尚未得到重视, 现行的建制理念滞后于现实发展。随着当前产业结构调整和共享经济的发展,灵活就 业人数的不断增加,我国工伤保险制度与经济社会的转型并未保持一致。国内关于研 究共享经济时代下从业人员如何适用工伤保险的学者屈指可数,当前的研究现状并 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需要;其次,能为政策制定提供理论支撑的创新观点较为欠缺, 全局性的系统研究需要加强。研究工伤保险的文献不少,但是学者往往会抱着一个问 题不放,观点的一致性较高,新的学术成就较少。工伤保险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具 有内在的运行规律机制,它不但依赖于一定经济社会环境,同时也与一定的劳动政 策、社会政策等密切相关。因此,对工伤保险的制度研究不能就工伤保险而研究工伤 保险,应当与一定的宏观环境、政策措施、法律法规相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