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7岁听力障碍儿童中的适用性分析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0-03-13 09:50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听力障碍是最常见的先天性感觉障碍, 会对语言、人际交往和学业等造成终身影响。听力障碍儿童 的心理社会问题发生率较高,包括情绪障碍(如焦虑、抑郁)、行为问题(如多动)和社会
听力障碍是最常见的先天性感觉障碍, 会对语言、人际交往和学业等造成终身影响。听力障碍儿童 的心理社会问题发生率较高,包括情绪障碍(如焦虑、抑郁)、行为问题(如多动)和社会问题,与正常儿童相 比存在一定的困难[1-3]。而国内目前针对听障儿童情绪 行为有效的评估工具较为缺乏,研究证实可用于听障 儿童情绪行为的评估工具主要有Meadow-Kendall 听障儿童情绪社会性评估量表(Meadow-Kendall Social- emotional Assessment Inventory, SEAI)、儿童行为问卷(Achenbach's Child Behavior Checklist, CBCL)[4]、Con‐ ners 父 母 症 状 问 卷 (Parent Symptom Questionnaire, PSQ) 和 Conners 教师评定量表(Teacher Rating Scale, TRS)[5]。SEAI 针对听障儿童开发与应用,缺少国内常模;CBCL 包含 113 个条目,评估繁琐,数据分析时需要分年龄段、性别计算不同的因子分, 同时与PSQ、TRS 一样,问卷中包含有不适合听障儿童的条目内容,如“CBCL 条目 65 不肯说话”“PSQ 条目 15说谎或说些无中生有的事”“TRS 条目12 好争吵”等,需研究者进行鉴别。
1材料与方式
1.1一般材料
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便捷提取甘肃伤残人康复医院3~7岁听障少年儿童85例,在其中男孩儿52例,小女孩33例;3~5岁少年儿童57例,5~7岁少年儿童28例,均值(53.86±1.78)月。均合乎1997-WHO听障等级分类规范[9]。
列入规范:①年纪3~7岁;②人工耳蜗嵌入或配戴助听;③法定监护人对本研究方向知情人愿意并签定有关文档。清除规范:①高并发别的阻碍病症;②别的缘故不可以参加本科学研究。本科学研究经甘肃伤残人康复医院伦理道德联合会准许。
1.2方式
1.2.1调查方法
选用当场调研,问卷调查统一派发与收购,调研前召开工作会议,向父母和老师表述评定量表填好的方式和常见问题,掌握少年儿童状况的父母填好SDQ,老师填好SEAI。填好全过程中,填好者的疑惑由学术研究开展解释。6星期过后,便捷提取14名听力障碍少年儿童父母再度填好SDQ。收购问卷调查高效率为100%。
1.2.2测量仪器
SDQ现有25个内容,致力于分辨少年儿童的个人行为和心态难题。共包含5个系数和艰难总成绩,在其中5个系数各自是心态病症、品性难题、注意力不集中/留意缺点、伙伴关联和亲社会行为;艰难总成绩包含前4个系数。25个内容所有选用按Likert3级记分:0分,彻底不符;1分,有点儿合乎;2分,符合实际。在其中第7、11、14、21和25内容为反方向计分。艰难一部分总成绩越高,心态个人行为难题越比较严重,总成绩≥19分成心态个人行为出现异常;亲社会发展系数总成绩越高,积极主动个人行为越大[6,10-11]。
SEAI由Meadow[12]定编,杜巧新等[13]开展汉化版汉语翻译与信效度科学研究,用于评定学龄前儿童听力障碍少年儿童社会发展心态工作能力,信效度优良。该评定量表內容包含49个内容,5个份量表:社交媒体沟通交流个人行为、欲望个人行为、生长发育难题、抑郁逼迫个人行为和听力障碍有关内容,选用1分(符合实际)、2分(基础合乎)、3分(基础不符)、4分(彻底不符)四级得分法,成绩越高意味着心态社会发展男性性功能就越好。
1.3统计学分析
选用SPSS21.0对搜集的数据信息开展剖析。选用Cronbachα指数对样版內部一致性开展评定。选用相关性分析点评SDQ的重测信度。将SDQ各份量表与SEAI各份量表各自开展Spearman相关性分析以点评其效标效度。诊断率以百分数(%)表达;SDQ年纪、性別的诊断率差别用选用χ2检测(1≤T<5时,选用效正卡方检验),SDQ各份量表评分的年纪和个体差异选用秩和检验,SDQ与SEAI评定量表中间的有关应用Spearman相关性分析。显著性水平α=0.05。
2.1信度
SDQ内容与问卷调查总成绩、各系数与问卷调查总成绩的內部一致性Cronbachα指数各自为0.669、0.724。各内容与相对系数的Cronbachα指数为0.275~0.657。见表1。
心态病症、品性难题、注意力不集中/留意缺点、伙伴相处难题、亲社会行为及总产量表的相关系数各自为0.611、0.798、0.543、0.639、0.807、0.898(P<0.05)。
2.2构造效度
SDQ各层面与总产量表的相关系数(r=0.522~0.637)超过层面间的相关系数,除亲社会行为与别的层面,及注意力不集中/留意缺点与伙伴相处难题外,均呈显著性差异成正比(P<0.05)。见表2。
2.3效标效度
心态病症、艰难总成绩与SEAI各系数均成正比,品性难题与SEAI各系数除欲望个人行为外均成正比,注意力不集中/留意缺点与生长发育难题、听力障碍有关内容成正比,伙伴相处与抑郁逼迫个人行为成正比(P<0.05);亲社会行为与SEAI各系数均无关联性(P>0.05)。见表3。
2.4SDQ评定诊断率及年纪、个体差异
共验出伴心态与个人行为难题的少年儿童19例,诊断率22.4%,诊断率在年纪中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除小女孩亲社会行为诊断率高过男孩儿外,其他各层面诊断率性別中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见表4~表5。各份量表评分年纪中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见表6。性別中间评分除小女孩亲社会行为评分小于男孩儿外,其他各层面无显著性差异(P>0.05)。见表7。
3探讨
针对信度检测,一般规定信度指数在0.6左右[14],SDQ在听力障碍少年儿童检测中内容与问卷调查总成绩及各系数与问卷调查总成绩的Cronbachα指数各自为0.669、0.724,伙伴关联份量表信度较低,与许文兵[15]的科学研究結果一致,信度检测結果与过去基本一致[16]。效度检测中层面与总成绩的有关超过各层面的有关,各层面间基础有关,具备不错的效度。因为样本数的限定,针对效度研究法单一,在将来的科学研究中应扩张样本数,进一步科学研究。
听障少年儿童因为生理学缺点,对其社交媒体、感情和认知能力发展趋势造成长远的危害[17-18]。听阻碍少年儿童普遍现象心理健康问题,心理状态个人行为难题发病率为20%~40%[19]。个人行为难题发病率为0~77%[20],约为一切正常少年儿童的2~3倍[21]。虞银香等[22]的科学研究数据显示,听力障碍少年儿童个人行为难题的诊断率为26.42%。杜巧新等[4]应用CBCL诊断率为20.0%~23.3%,应用SEAI的诊断率为36.5%~61.5%;应用PSQ和TRS各自评定,数据显示听力障碍少年儿童个人行为难题诊断率各自为26.67%和53.33%[5]。本科学研究中应用SDQ对听力障碍少年儿童心态个人行为开展评定,数据显示心态个人行为总艰难诊断率为22.4%,与世界各国过去报导一致。
应用SDQ对不一样年龄层、性別的听力障碍少年儿童评定显示信息,除社会意识形态外,其他心态个人行为难题的发病率无显著差别,这与杜巧新等[5]的科学研究結果一致,而现阶段针对少年儿童心态个人行为难题在年纪、个体差异层面的科学研究仍存有异议[4,23-25],因而,将来必须对听力障碍少年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优化,并对于实际难题开展细腻深层次全方位的科学研究。在社会意识形态层面,小女孩的亲社会行为难题诊断率高过男孩儿,将会由于小女孩较男孩儿更加比较敏感,感情更为细致,可以随便发觉周边环境,而周边衣食住行自然环境异常的眼光,促使他们更非常容易挑选躲避。
SDQ与SEAI关联性科学研究说明,两评定量表中间关联性不错。SEAI是现阶段国内唯一对于听力障碍幼儿心理评定评定量表,具备优良的信效度[13],故将SDQ与SEAI做关联性科学研究,为此来判断SDQ在学龄前儿童听力障碍少年儿童心态个人行为评定中的运用使用价值。SDQ是一个简洁明了、便于实际操作的问卷调查,国外被广泛运用[26],且在听力障碍少年儿童的科学研究中也是很多的累积[27],并被觉得能够 为临床医学大夫出示听障幼儿心理作用水准的第一次整体印像[28]。在我国于2006年将SDQ导入后在一切正常少年儿童中普遍应用,寇精东等[29]将其运用于留意缺点注意力不集中阻碍少年儿童中,获得优良的实际效果。
总的来说,SDQ一样适用在我国学龄前儿童听障少年儿童,能够 做为听力障碍少年儿童心态个人行为的评定专用工具。但本科学研究只对于学龄前儿童听力障碍少年儿童开展讨论,下一步将扩张样本数,对各年龄层听力障碍少年儿童做进一步讨论,研究部署中国对于听力障碍少年儿童常模。在中国对听力障碍少年儿童精神卫生难题欠缺系统软件全方位的点评与干涉,还应高度重视,提升相关层面的人才的培养,以推动听力障碍少年儿童的全方位康复治疗。
[参考文献]
  [1] Fellinger J, Holzinger D, Sattel H, et al. Mental health and qual‐ ity of life in deaf pupils [J]. Eur Child Adolesc Psychiatry, 2008, 17(7): 414-423.
  [2] Netten A P, Rieffe C, Theunissen S C, et al. Low empathy in deaf and hard of hearing (pre)adolescents compared to normal hearing controls [J]. PLoS One, 2015, 10(4): e0124102.
  [3] Niemensivu R, Roine R P, Sintonen H, et al.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hearing-impaired adolescents and children [J]. Acta Otolaryngol, 2018, 138(7): 652-658.